都市超级战神 第17章 怒火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7章怒火

  老头儿大吼一声之后,立刻气得昏迷了过去。s.tingfree.

  踩着他的那人不由笑道:“这老头儿还真硬气,嘿嘿,有风骨啊!不过可惜了,风骨又不能当饭吃……”

  话还没说完,他就猛然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了一下一样,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而后,他才看到,一只大手正抓在自己的脑袋上!

  他甚至来不及看清楚抓他那人的模样,就觉得自己的后脑与地面亲密接触了起来,而后,密密麻麻的骨裂声和血浆迸溅之声入耳,接着,他彻底失去自己的意识。

  齐昆仑满手是血地半弯着腰站在那儿,五指之下摁着的,是这人的半边脑袋,另外半边,已经与地面撞得粉碎!

  他的双眼赤红,布满杀机。

  刚才,他听到了齐云的那一声大吼,下车之后,立刻就看到了这让他怒火攻心的一幕。

  纵是齐昆仑副手的破军,在这一刻也不由头皮发麻,如此愤怒的齐昆仑,他从未见过!

  “昆……昆仑?”罗红梅看到齐昆仑之后,不由一怔,下意识地喃喃道。

  齐昆仑摁死一人之后,第二人立刻就伸手去掏自己的匕首,但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摸到刀柄上,齐昆仑就已经到了近前来,三体式架子一拉,右手抬起,猛然下劈!

  一记虎形劈拳结结实实落在此人的脑袋上,而后,此人的脖子到脊骨一带都开始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声来,整个脑袋,噗一声被拍进了胸腔里去,看上去就好像是被砍了脑袋一样。

  这股劈拳的劲儿还没有消散,所以,尽管已经死了,但人却还是死死站在原地,仿佛被钉住了的钉子一样。

  齐昆仑连杀两人之后,将自己披着的大衣一下解开,盖到了齐云的身上,而后将他抱起。

  “说吧,你想怎么死?”齐昆仑冰冷至极的目光落到了主使者许世海的身上。

  许世海感觉自己仿佛瞬间坠入了冰窖当中一样,手脚冰凉,连血液都仿佛被冻结住了一样,舌根都忍不住打起了卷。

  破军赶紧上前,从齐昆仑的手中将齐云接过,老头的身上虽然很脏,但他一点也不嫌弃。

  同样,他也感觉到愤怒,自己与齐帅守疆戍土,斩杀敌酋,保护的就是这样的一群人渣?

  齐昆仑大步走到罗红梅的身前来,将她搀扶起来,道:“妈,孩儿不孝,来晚了……大哥被人害死,就连你们也被这群人渣欺负!”

  说完这话之后,他直接跪倒在了罗红梅的身前。

  “昆仑……你是昆仑吗?”罗红梅老泪横流,伸手抚摸着齐昆仑的脸颊,仿佛在做梦一样。

  齐昆仑感觉到,母亲的手掌很是粗糙,上面多了许多老茧,这让他的心脏都不由一阵抽痛。

  罗红梅向来养尊处优,几十年来,双手上都没有任何粗粝的地方,但这许多年不见之后,没想到,她竟经历了如此之多的苦难与风霜。

  “是我,孩儿不孝!”齐昆仑咬牙道,重重一个头磕了下去,砰的一声,地面碎裂。

  罗红梅急忙扶住齐昆仑道:“孩子,好孩子……起来说话,起来说话,别跪着了。”

  许世海趁着齐昆仑与罗红梅说话,就挪动脚步想要悄悄离开。

  “再动一步,我让你立刻死!”破军忽然开口,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爆发寒光,杀意滔天。

  许世海嘴唇哆嗦,齐昆仑一上来就连杀两人,他已经被吓破了胆子,此刻,连挪动脚步的勇气都没有了。

  齐昆仑站起身来,轻声说道:“妈,你跟爸先到医院去,我来解决剩下的事情。”

  “孩子……别……我们现在立刻离开风城吧。”罗红梅颤声说道,“你大哥被害死了,画画也失踪了,我不想再失去你这个儿子。”

  齐昆仑沉声道:“我这次回来,就是为咱们齐家讨债来的!妈,你不用担心我,儿子能处理好这些事情!”

  罗红梅还要说话,破军却道:“阿姨,我们先到医院去,这些人渣,齐帅一根手指都能收拾了,您不用担心。”

  “齐帅?”罗红梅愣了一下,看向齐昆仑,“孩子,你当上元帅了?”

  齐昆仑重重地点了下头,道:“儿子没让你们失望……剩下的,就都交给儿子来解决吧。爸的身体,不能拖下去,你们先到医院去接受治疗。”

  “好好好,好孩子……你注意安全。”罗红梅颤颤巍巍地说道,然后依依不舍地上了车去。

  破军将齐云放置在后座上,而后开车,前往医院,当务之急,还是二老的身体。

  许世海强迫着自己恢复了冷静,而后咬牙道:“不许走!”

  不过,破军根本没有理会,扬长而去。

  齐昆仑掏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掉自己额头上的灰尘,缓缓向着许世海走了过去。

  许世海连退了两步,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知道你们这是在得罪什么人吗?”

  “我只知道,你马上就是个死人了。”齐昆仑的嘴角微动,脸色冷漠如冰。

  他脚步敲击地面所产生的声音,在许世海耳中听来,仿佛死神吹响的号角一般,让人战栗!

  许世海怒吼道:“我是许佳人的堂弟,你敢杀我,那就是在跟许家作对!你是在找死!你是在自寻死路!”

  “许佳人?我跟她的账,会慢慢算的。”齐昆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不由冷笑,“你们许家上下,一个人也逃不掉。”

  他走到许世海的面前,许世海吓得一屁股就坐倒在地,而后手脚并用,屁股跟地面一阵磨蹭,整个人往后挪动。

  齐昆仑胸中怒火燃烧,双眼铮亮,冷声道:“你刚刚欺负我父母的时候,是否想过会遭报应?”

  “你们逼死我大哥,侵占齐家家产,还不满足?”

  “你们在他死后狂泼脏水,污蔑他的人格,甚至不让人给他上坟烧纸,还不满足?”

  “你们将我父母逼得落难贫民窟,我父亲双腿残废,还不满足?”

  “你们许家,罪该万死!”

  齐昆仑从未像而今这般愤怒,他说出的话,每一个字,都仿佛如同雷震。

  他忽然伸出手来,就要制裁许世海。

  但是,正在此时,一辆轿车忽然疾驰而来,如一枚炮弹般撞向了齐昆仑!

  齐昆仑的身形在这个时候猛然一摇,头、肩、身、手、腰晃动,如风吹大树百叶摇,右手抬起,猛然一记八卦磨掌就硬生生对着引擎盖摁了下去!

  “轰!”

  “嗤嗤嗤——”

  一声巨响,而后整辆车被齐昆仑生生摁在了身前,接着就是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传来刺耳无比的声音,一阵阵黑烟冒出。

  齐昆仑的神色不变,五指之上再一用力,引擎盖忽然轰的一声碎裂开来,里面的引擎也七零八落,与车身脱离,整辆轿车,当场废在原地!

  “这是人吗?”许世海目瞪口呆,手脚瘫软,整个人如同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

  齐昆仑眯着眼睛站在原地,而后车门打开,四个大汉从里面钻了出来。

  “海少爷,我们来晚了,万分抱歉!”

  许世海看到是自己的人之后,不由松了口气,道:“妈的,你们也知道你们来晚了!老子差点就死在这个齐家余孽的手中。”

  许世海有了底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对着齐昆仑怪笑道:“你知不知道很多人都是死于话多,刚才你本可以杀了我,但就是因为你话太多,错过了这个机会!现在,你可没机会了!”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我改变主意了!”

  “呵呵,改变主意了?知道害怕了?现在害怕,未免太晚了一点!”许世海嚣张道,“你要是想我放你一马,那就立刻把老乞婆和老乞丐给老子抓回来,然后当着我的面把他们打死!这样,我可以放你一马,甚至,让你当我的走狗。”

  许世海虽然是许家的人,但他最近一直都忙于搜捕齐云与罗红梅,总是在外奔波,所以跟许家的联系并不是很频繁,还不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错了。”齐昆仑淡淡道。

  “我错了?”

  齐昆仑点头。

  “呵呵,我哪里错了?”许世海冷笑。

  “我只是觉得,杀了你,或许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下半辈子都为今天所做的事情忏悔。”齐昆仑从兜里摸出了皮手套来,慢条斯理地戴上,把上面的皱褶抚平。

  他的动作优雅,好像一名艺术家,像一个高雅的钢琴师。

  许世海狞笑道:“这个时候了还敢在我的面前说大话,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四个大汉也是跟着冷笑,显然不觉得齐昆仑能一个人解决掉他们四个。

  他们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物,他们四人,不知道解决了许家多少麻烦的敌手。

  “在风城,是条龙,你要盘着!是头老虎,你也要卧着!因为,这是我们许家的风城!”许世海高声说道。

  四个大汉,同时亮出了手里的四把细长的唐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