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70章 我哥是申白浪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70章我哥是申白浪

  “轰!”

  一声巨响,如装甲车一般的骑士十五世横冲直撞,直接就撞进了雄狮信贷的办公楼里。s.xs321.

  门里还有个想出来看情况的小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向着自己冲来,整个人瞬间就被撞得吐血飞出,生死不知。

  “有人找茬!兄弟们抽家伙!”在大厅里坐着抽烟打牌的雄狮信贷的员工们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然后大吼了起来。

  正常公司的员工哪里会随身携带刀具?但他们不同,一下就拿出了十几把片刀来。

  齐昆仑推开车门,跳下了车,陈惊梦也紧随其后,一下跳出。

  “一个不留。”齐昆仑眉宇间一片冷酷之色,扫了一眼指示牌,而后就往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方向走去。

  陈惊梦护卫在他身边,冲上来的第一个让她一把捏住了手腕,而后一个撞肘砸进胸膛里,当场被砸得胸腔凹陷,哼都没哼一声就飞出去了,撞得一旁的常青树连着花盆一同翻倒在地。

  第二个刚到近前,陈惊梦就先抢前一步踏出,一脚撩在此人胫骨之上,把对方踢得身体往前扑腾,凌空瞬间,她手掌如刀,啪一声切在了此人的咽喉之上。此人咽喉部位的软组织被切得粉碎,全部堵塞在了喉管里面,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喉咙,脸一下憋成了酱紫色,没多久就被活生生憋死了过去。

  第三波人是两个一起上的,陈惊梦再次往前踏出,轻而易举避开两把片刀,而后两手探出,摁住这两人的脑袋,互相一碰,一声闷响,两人的脑袋直接变形,身体立刻软倒……

  齐昆仑走到二楼楼梯口的工夫,十多个提着片刀的打手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整个大厅里一片死寂,连哼声都听不见。

  杀人如剪草的陈惊梦脸色冷酷,跟着齐昆仑快步上了二楼。

  一到办公室门口,齐昆仑只是将大门狠狠一踢,而后大门便仿佛被炮击了一般轰一声飞出,砸进了办公室里去。

  “来这么快?!”申白河吃了一惊,手里还捏着葛玲玲的衣领。

  葛玲玲的衬衣的扣子全部都在撕扯当中被崩碎了,里面就剩一件贴身的白色小背心,她此刻满脸惊容,手足无措。

  申白河看到齐昆仑来了,不由松开了葛玲玲的衣领,站起身来,笑道:“看来你很着急看这个现场直播嘛!”

  齐昆仑看到狼狈而且正在啜泣的葛玲玲,神色阴沉得仿佛此刻天上的黑云一般。

  “既然来了,那就坐下来聊聊吧!”申白河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下面的十多个小弟没能把对方拦下来,那就证明对方不简单。

  他转过身来时,陈惊梦看到他那被高高顶起呈帐篷状的西裤,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寒芒与厌恶。

  而后,就见陈惊梦如闪电一般掠出,抬起一脚,砰的一声撩在对方的裆部上!

  “啊!!!”

  申白河一声惨叫,身体都被这一脚踢得跳了起来,在空中猛然夹住双腿,歪着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他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惨兮兮的哼声,捂着自己应当是碎了的裆部在地上像爬虫一样蠕动着。

  齐昆仑大步走到了葛玲玲的身旁,将她从沙发上一把抱了起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她的身上,柔声道:“哥来了,别哭,别怕……”

  葛玲玲默默流着眼泪,一句话都没说,整个人好像呆傻了一样。

  “我……我大哥是铁刀会的龙头……申白浪……”申白河断断续续地说道,身体在地上蠕动着。

  他此刻痛得快要死过去一样,脑子里却还闪过对方不按规矩出牌的念头,按理来说,应该是先报身份,然后交涉一番才对。但是,对方一上来就直接对他下了狠手,这个短发美女上来的那一脚,直接就让他断子绝孙。

  齐昆仑将葛玲玲紧紧抱在怀里,只觉得怒不可遏,但想到若让对方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过便宜。

  齐昆仑伸手擦着葛玲玲的泪水,轻声道:“玲玲,没事了,我在这儿。”

  “昆仑哥?”葛玲玲失魂落魄地抬头看了齐昆仑一眼,好像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一样。

  “是我。”齐昆仑笑了笑。

  “哇!”葛玲玲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就痛哭了起来,眼泪一下就湿润了他里面穿着的衬衫。

  齐昆仑这个时候才松了口气,刚才葛玲玲那种痴痴傻傻的状态明显不对劲,这会儿大声哭出来了,反倒是让他放心了。

  不过,他的眼角在这个时候,却也不由自主扭曲了起来。

  申白河喘着粗气,痛得爬不起来,只能断断续续地威胁道:“我大哥是申白浪……你们……你们敢这么对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陈惊梦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如爬虫一般的男人,眼神当中掠过丝丝杀意,她也是女人,自然能明白女人的弱势,以及那种被人欺凌的痛苦。不过,好在莫安妮报信及时,她和齐昆仑来得也快,申白河只是扯破了葛玲玲的衣服而已。

  齐昆仑抱着正在哭泣的葛玲玲,转头对陈惊梦道:“帮我妹妹出气!”

  陈惊梦二话不说,在申白河的惨叫声当中提着他的头发就把人给抓了起来。

  “我哥是申白浪……”申白河一再重复着这句话,“你们知道我们铁刀会在风城有多少会员吗?你们知道招惹铁刀会是怎样的下场吗?”

  陈惊梦不语,抓着他的脑袋,对着办公桌的边角就是狠狠一撞!

  “砰!”

  申白河的鼻梁破了。

  齐昆仑轻轻拍着葛玲玲的后背,柔声道:“没事了,只要我在,就没人能欺负你。”

  “砰!”

  说话间,申白河的脸再次与桌面亲密接触。

  “我哥是申白浪,你们不能动我……”申白河虚弱无比地说道。

  “砰!砰!砰!”

  申白河的脸已经是满脸开话,鼻梁粉碎,眼珠子都差点被砸出来。

  “我哥是申白浪啊!”申白河一边哭着一边虚弱地提醒着,他觉得,这些人像是听不懂人话一样。

  一般他只要说出这样的话来,对面不管是谁,要么是肃然起敬,要么是被吓得直接在他面前跪下。

  但这一次不同,他不断重复这句话,反而不断挨揍。

  “砰!”

  “我哥……”

  “砰!”

  “申白……”

  “砰!砰!砰!”

  申白河直接软倒在了地上,整张脸都被血给糊住了,眼皮已经肿胀得睁不开了。

  陈惊梦眯了眯自己的眼睛,而后哼了一声,这样的人,简直死不足惜!

  齐昆仑已经安抚好了葛玲玲的情绪,转头看了陈惊梦一眼,道:“让张志刚过来,把人带走,定罪之后,化阉!”

  所谓化阉,便是化学阉割,是华国针对这类罪犯而特别定制的一项法律,为的就是减少这类事情的发生。

  申白河这只能算未遂,不过,他要是欺负的别人还好,但欺负的是葛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