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71章 咬文嚼字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71章咬文嚼字

  陈惊梦摸出手机就往风城警署打电话了,齐昆仑要弄死申白河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但不能这么便宜了他。s.xs321.

  申白河既然对女人做这么恶心的事情,那就让他当太监,一辈子碰不了女人好了。

  陈惊梦刚刚那一脚或许也已经完成了法律的使命,但齐昆仑还是觉得不够解气。

  “你再哭,我可就心碎了!”齐昆仑不由摇头苦笑。

  “昆仑哥,他……他没得逞,你不要嫌我。”葛玲玲忽然说道。

  这话听得齐昆仑一怔,然后他搂着葛玲玲的肩膀往外走去,柔声安慰道:“怎么会呢?我永远都护着你。”

  葛玲玲却是哭得更伤心难过了。

  齐昆仑擦着她的眼泪,叹了口气,说道:“没人敢嫌你,真要有人嫌你了,那你就来找我,我永远不会。”

  葛玲玲抬起头来,脸蛋有些微微发红,深深看了齐昆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你说的!”

  齐昆仑苦笑了一声,没有回应,只是搂着她往楼下走去。

  申白浪接到了有人到自己弟弟的雄狮信贷来闹事,并且打死了十几个打手的消息之后,便火速赶来。

  齐昆仑一下楼,正好就撞见了从大门外走进来的申白浪。

  申白浪看到齐昆仑之后,不由一怔,然后怒道:“是你!”

  他上次在慈善会上被蔡青绾让国土安全局的人给扣了整整一天才放出来,可以说是丢尽了脸面,大家都知道申会长是捞偏门的,但有谁敢点名道姓说他手脚不干净的?不过,上次蔡青绾非但说了,还让人把他给扣了……而且,申白浪这边也不敢报复人家,毕竟,那是国土安全局,而且,蔡青绾的背景也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柳宗云那种传说中的人物,他虽没见过,但也知道人家碾死自己跟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分别。

  齐昆仑只是冷冷看了申白浪一眼,没有说话。

  申白浪不由寒声道:“我弟呢?”

  齐昆仑帮葛玲玲把披在身上的外套扣子给扣紧了,说道:“玲玲先上车休息会儿,一会儿,我跟你回公司去收拾那伙杂碎!”

  葛玲玲乖乖点了点头,打开车门就直接上车了,那满地的死人,让她有些心惊肉跳,也不敢在这里多待着。

  “我问你话,你听不见?!齐昆仑!”申白浪一步就走到了齐昆仑的面前来。

  申白浪出道以来如彗星崛起,手里不知道有多少地头蛇、过江龙的冤魂,这一发怒起来,不可小觑,一股气势立刻压迫而来,让跟在他身边的几个骨干都不由暗自心惊。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申会长如此动怒了!

  不过,申白浪的这点怒气对于齐昆仑来说,却是直接被视而不见了。

  要知道,最高领导曾经几乎指着齐昆仑的鼻子劈头盖脸骂娘都被他给无视过,一个申白浪,又算得了什么?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道:“你教出了个好弟弟!”

  申白浪又惊又怒地道:“你要是把我弟怎么样了,我要你全家人陪葬。”

  “你也不是没试过,成功了吗?”齐昆仑眼皮都没抬起来一下,拿出烟盒来,抖出一根烟放到嘴里点燃,漫不经心地说道。

  “出来混,要讲诚信!你如果真的动了我弟,那我这次说杀你全家,那就一定杀你全家!”申白浪咬牙切齿地说道。

  “啪!”

  齐昆仑二话不说,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上去,打得申白浪脑袋一偏。

  申白浪刚转过头来要骂娘,齐昆仑又一个嘴巴子抽了下去,打得申白浪的脑袋又是一偏。

  申白浪的那些保镖顿时火了,还有骨干们也都纷纷暴怒,一个个要动手拿武器。

  “别动!人家可是能把徐三爷的师父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猛人,你们动手,是想我死吗?”申白浪却是很明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动武,不然的话,齐昆仑就有了打死自己的理由。

  齐昆仑没有说话,又是啪啪两个耳光抽在申白浪的脸上,抽得他面皮青肿,口鼻出血。

  堂堂铁刀会的会长,竟被人当众之下抽了四个耳光!

  申白浪脸色狰狞,用狠毒的眼神看着齐昆仑,一句狠话都没再说出口。因为,通常只有咬人的狗,才不叫!

  “打你,不是因为你说狂话,是因为你教出了个好弟弟。”齐昆仑收回手来,摘下香烟,随手抖掉烟灰。

  申白浪只是笑了笑,说道:“齐先生给我的教训,我记住了!不过,齐先生应该也听过一句话,打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是打我亲弟。”

  申白浪转头对着一个跟随自己的骨干挥了挥手,然后这个骨干就拿着手机到一旁去打电话去了。

  刚吩咐完,就看到一个短发女子提着自己仿佛变成了死狗一样的弟弟从二楼的楼梯处走了下来,这让申白浪的脸色一下变得更加难看。

  陈惊梦正提着申白河的衣领,将他拖到了楼下来之后,直接往骑士十五世的引擎盖上一扔。

  申白浪的脸颊都是一阵抽搐,气得快要吐血,申白河是他的亲弟,因为父母走得早,所以申白河非常得他疼爱。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平日里惯着申白河太多,申白河才会如此的胡作非为……

  “哥,帮我报仇啊……”申白河醒过来,因为肿胀的眼皮,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他们说,要把我交给警察定罪,然后化阉我……”

  申白浪听到这里,几乎怒不可遏了,如野兽一般呼哧呼哧喘气,狠狠一拳就捶在了骑士十五世的车门上,砰一声闷响,车门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这车很贵的,维修费你得出。”陈惊梦面无表情地说道。

  “呵呵……”申白浪狰狞地笑了笑,没有理会陈惊梦的这番话,“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把我弟打成这样,居然还想把他化阉?好,好得很啊!今天,我倒想看看,哪个警察能把他带走!”

  齐昆仑道:“他不当人,化阉不合适。惊梦,你觉得怎么用词比较恰当?”

  “畜牲嘛,当然要用骟咯!”陈惊梦听到齐昆仑问自己,不由一愣,然后耸了耸肩,如此回答。

  申白河听到这话,气得双眼一翻,差点昏死了过去。

  申白浪也好不到哪里去,狠狠吐出一口浊气来,摸出手机,转过身去,自己也拨了一个电话。

  “喂……孟少,我老申呐,这里出了点事,请你过来主持一下公道。”申白浪说道。

  “风城这一亩三分地,还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孟少诧异无比地说道。

  “这不是遇到扎手的点子了吗,对方有官方背景,我没办法啊!”申白浪苦笑道。

  “哦!那我这就过来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找你麻烦,这几天你招待得挺不错的,也该回报回报你。”孟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