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85章 不该恨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85章不该恨

  看到虞人的脸色变得不大好,齐画不由疑惑。s.xcmxsw.

  虞人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放,怒气冲冲地道:“你自己看吧,这些王八蛋,真是恶心人!”

  齐画凑上去一看,只见社交媒体上的几个热点新闻居然都是关于耍大牌的,而那个女主角,正是她!

  “冯墨也太恶心了吧,名气没多大,这就开始耍大牌了!”

  “不愿意参加义演?这种明星,支持她干什么!烂人一个。”

  “我算是瞎了眼了,以后粉转黑,我还特意冲着她来的呢,结果人都没见到,恶心!”

  看到这些评价之后,齐画的脸色都不由有些发白。

  齐昆仑看了一眼,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这种新闻,明显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就是要搞齐画!齐画没能登台,是因为跟杨哲有了矛盾,而且,有人故意在背后推手,甚至让她不得不背负天价违约金。现在,又搞出这样的热点来,明显就是要把她彻底抹黑,让她没有半点退路!到时候,哪怕她把事情真相全部曝光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了。

  虞人冷冷地说道:“肯定是徐扬那个贱人搞出来的事!等回头我退圈了,再慢慢收拾他这个王八蛋。”

  齐画不由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道:“公道自在人心,算了……我不想为这样的事情而生气了。”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齐昆仑摇了摇头,说道,“有时候你就得去争,如果不争,就会被人欺!”

  说完这话之后,他将手里的一根竹签往桌面上一扔,噗的一声,竹签竟然刺破了桌面,穿透了过去,死死钉在上面。

  这一幕,看得虞人不由瞪大了眼睛,然后拿起一根竹签往桌面上戳去,却是一声脆响,把竹签给弄断了。

  又尝试了两次,全部以失败告终之后,虞人这才好奇道:“怎么弄的?教教我?”

  齐昆仑却是没有搭理她,只是看了齐画一眼,道:“回头我会把你的合同给买断,你要是真的喜欢这个行业,我会把后续的都为你安排好。”

  齐画看了齐昆仑一眼,摇了摇头,想要从清水娱乐公司里把旗下艺人的合同买断,那价格太高昂了,而且,他们也不一定会卖!

  清水集团的前身可是清帮,这个集团辖下的娱乐公司,业内也没有人敢招惹,旗下的一些艺人有的被压迫过头了,奋起反抗,但都没落得一个好结果。

  齐昆仑看她摇头,却没有说什么,主意他已经打定了,齐画就是再反对也没有作用。

  “今天,跟我回去?”齐昆仑看着齐画,问道。

  “不了,再等等吧……”齐画却是拒绝。

  “他们很想你。”齐昆仑叹道。

  齐画微微摇头,她想把最近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再回家,免得到时候牵连到家里人,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得知自己的爷爷奶奶而今都还尚在人世,这让她由衷感觉到高兴,最起码,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齐昆仑见她自有主见,也就没有勉强,说道:“我会托关系帮你解决目前对于你的恶意舆论。”

  齐画没有拒绝他的这个好意,因为,她想要在娱乐圈长期立足下去,那就必须要有一个良好的名声。而今的舆论对她太过不利,如果不把这个名声给挽回来的话,她以后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趁着齐画去上厕所的当空,虞人便道:“这件事多半是徐扬那厮搞出来的,我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针对墨墨。”

  齐昆仑神色却是平静,道:“再等等吧,等到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会收拾残局的。”

  “就怕到时候你不一定兜得住。”虞人瞪了他一眼,“事情真的大了,可就不好收拾了。”

  “再大,我也能收拾。”齐昆仑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这几个字来,而后,又一根竹签被他钉穿了桌面。

  如果是还没消除误会的话,虞人肯定觉得这厮装b装得太过头,但今天听到齐昆仑说的这番话,却是只感觉到一种霸道,仿佛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他办不到的事情一样。

  “此事,你得盯紧一点,不要出现什么意外。”齐昆仑道。

  “你麻烦我,就用这顿烧烤把我打发掉了啊?”虞人却是冷笑一声,用竹签刺着盘里的烤鱼,面带不屑。

  齐昆仑无奈一笑,道:“当然不会,等事情办完了,大小姐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全包了,这样可好?”

  “这还差不多,有点诚意嘛,我才会心甘情愿帮你办事!”虞人笑吟吟地说道。

  齐昆仑忽然手机响了起来,见是国防部打来的,他只能歉意道:“出去接个电话,可能时间有些久,你和画画先吃着。”

  虞人嗯了一声,说道:“你尽快吧,别是没钱买单跑路就行咯!”

  齐昆仑摇头苦笑,出去接电话去了。

  齐画从洗手间回来,见齐昆仑不在,下意识就道:“我……嗯……他人呢?”

  “说是接个重要电话,一会儿就回来。”虞人说道,“墨墨,你刚才准备喊他什么?你叔?”

  齐画瞪了虞人一眼,道:“我不认他!”

  虞人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之隐,你又何必抱着过去的事情不放呢……”

  “我爸死了。”齐画缓缓说出这四个字来。

  虞人一怔,然后说不出话来,的确,这种事情,她非当局者,不理解对方的心情,出口安慰会显得站着说话不腰疼。

  就在这个时候,破军忽然推门而入。

  “你谁?!”看到破军之后,虞人和齐画都不由一惊,这个黑大个给人的视觉压迫力太强了。

  破军看了齐画一眼,平静道:“你不应该恨他,他回风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二老还有你的下落,怀疑你遇难时,他甚至整晚都没有合过眼。他知道家里的事情时,手里还有一场战事没有彻底处理完,急火攻心之下,他几乎是吐着血把事情做完的……而后,马不停蹄就赶回了风城。”

  齐画听到这些话,眼圈不由微微发红,道:“我不想听这些!”

  破军的手里,还有一个小盒子,他拿了出来,放到齐画的面前来,将之打开。

  里面是几个石雕,总共雕了四个人,齐画辨认得出,其中一个是自己的父亲齐鸿,另外两个是她的爷爷奶奶,最后一个,则是她。

  “这是他花了很长时间做出来的石雕,在北岛之战的一场小战役中,你的石雕不慎落在了敌占区,他冒着生命危险将之取回,为此,他身负重伤,休养了足足一月才能下床。”破军冷硬无比地说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然后是里面的衣服。

  虞人不由惊道:“耍流氓啊?!”

  齐画捏着石雕没有说话,她的眼神当中,充满着忧伤,她的确恨齐昆仑,恨他在家族遭难的时候,竟没有半点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