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19章 家庭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9章家庭

  齐云被送往恒久医院接受治疗,此刻,齐昆仑虽然心中愤懑,但更挂怀的,却是父亲的伤势与母亲的身体健康。s.xcmxsw.

  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医院赶了去。

  他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虽然谈不上疲倦,但而今找到了父母,还是让他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很快,车就开到了恒久医院来,齐昆仑下车之后,略微摇晃了一下身体,松软筋骨。

  破军在医院门口等到了齐昆仑,见他来后,便上前低声说道:“齐帅,王家的人在我们走了之后就立刻到那里跪着去了,怎么处理?”

  “不必管。”齐昆仑漠然道。

  正走入医院,齐昆仑就看到王九阳正笑眯眯地站在那里,身旁跟着张威。

  齐昆仑恍若未见,王九阳却主动冲上前来,猛然站直,对着齐昆仑敬礼,说道:“卑职王九阳,见过齐帅!”

  齐昆仑停住,略微抬了抬手,道:“稍息。”

  王九阳绷紧的身体立刻松活下来,而后笑呵呵地说道:“齐帅,卑职有眼不识泰山,大水冲了龙王庙,还请齐帅千万不要见怪!卑职这里,已经给白师长诚挚道歉,并送上厚礼了,白师长也表示愿意原谅卑职。”

  齐昆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表示。

  “那是你们的事情。”破军则是开口说道。

  王九阳立刻笑道:“萧将军说得没错,这是卑职与白师长的事,不该来打扰齐帅的。”

  王九阳昨天说是不准备管王家与齐昆仑的恩怨了,但是,他毕竟是从王家出来的,这种事若是不管,那以后不得被人戳脊梁骨?而且,王家的人可都是他的血亲,若真是被齐昆仑一怒之下清算了,那他的颜面扫地不说,以后在军中恐怕也混不下去了。所以,思前想后,他最终还是来了。

  “不过……”王九阳话锋一转。

  齐昆仑脸上没有表情,只是这样看着王九阳。

  王九阳小心翼翼道:“齐帅,卑职的家人在卑职不在这段时间,做了些让齐帅不愉快的事情,这让卑职深感抱歉!”

  齐昆仑依旧没有开口。

  王九阳立刻苦笑起来,道:“齐帅要追究的事情,卑职一定让家人来给个交代。另外,齐帅能不能通融一二……卑职在军中多年,未曾回家,所以也不知道这些混账在风城到底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齐昆仑伸手从王九阳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放到嘴边。

  王九阳立刻点头哈腰掏出自己的火机,一下打燃,用左手护着火苗凑到齐昆仑的嘴边来。

  齐昆仑点燃之后,这才说道:“把王家的主事者叫来吧。”

  “多谢齐帅!”王九阳松了口气,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就怕齐昆仑对王家要赶尽杀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士忽然上前,怒声道:“喂,这里不准抽烟,难道不知道吗?墙上的字,你不认识吗?!”

  王九阳听到这里,顿时就要发火了。

  齐昆仑却是笑了笑,然后把烟头一下掐灭,道:“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向你赔礼道歉。”

  护士哼了一声,道:“下次注意点啊,别让我抓到!不然的话,以后都不欢迎你。”

  说完这话之后,这才转身离开了。

  齐昆仑随手将烟扔进了垃圾桶里去,扫了一眼王九阳,道:“晚点带他过来。”

  王九阳再次敬礼,说道:“卑职这就去把舍弟叫来,向齐帅赔罪。”

  齐昆仑只是摆了摆手,而后大步上了楼去。

  破军打量了王九阳和张威两眼,也跟着离去。

  一向身经百战的张威,在这个时候,有一种仿佛坠入冰窖的感觉。

  若是破军对他动手,他连反抗的想法都生不出来……这个人,太恐怖了!

  “爸他怎么样了?”

  齐昆仑看着熟睡的齐云,没有打扰,只是轻声询问罗红梅情况。

  罗红梅擦了擦眼泪,道:“刚刚来的医生检查过了,说是立刻研究手术方案,问题应该不大。”

  齐昆仑松了口气,拥抱了一下罗红梅,道:“妈,这几年,孩儿不孝,让你们二老吃苦了。”

  罗红梅拍着齐昆仑的后背,道:“没事,没事……好孩子!看到你平平安安,妈就很高兴了!你大哥,想必也会很高兴的……”

  齐昆仑听到这里,眼眶都不由红了起来,他一生铁血,戎马十年,心早就如同坚铁,但而今听到母亲提及已故的大哥,却是心绪难平。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画画……孩子,你一定要找到画画啊!”罗红梅忽然泪奔道。

  “画画她在哪里?”齐昆仑问道。

  齐画,齐鸿的女儿,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只比他小了几岁,平时从不称呼他为叔叔,总是管他叫昆仑哥。

  齐鸿还曾笑着说齐画这么叫可是乱了辈分,但大家都没有在意。

  罗红梅流泪道:“我不知道,我愧对鸿儿啊!当初我们正准备逃离风城,但在半路遇到了杀手截杀,逃脱之后,我们就失散了……我打听过,画画应该没被许家的人给抓到,只是现在不知道流落到了哪里去。孩子,你一定要找到她……”

  “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齐画的!她,可是我齐昆仑的侄女!”齐昆仑沉声说道。

  罗红梅欣慰地笑了,说道:“妈相信你,你一定会找到她的,把她平平安安带回到我们的身边。”

  齐昆仑很清楚,齐画失踪已有三年,想要找到,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会去做,哪怕是把整个世界都翻过来,也一定要找到齐鸿唯一的骨血!

  罗红梅拉着齐昆仑的手絮絮叨叨了许久,直到齐云忽然一声闷哼,醒了过来。

  “爸,孩儿不孝!”齐昆仑当场给齐云跪下,重重磕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齐云一怔,然后大笑着道,“老子还没入土,不要给老子磕头!”

  齐昆仑握住齐云的手,郑重道:“爸,齐家所受的一切,我都会一分不少地向他们讨回来!”

  “好孩子,此一时,彼一时……我们,还是离开风城吧。”齐云的眼眶一红,说道。

  齐昆仑却是自信一笑,说道:“爸,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轮到那些欺负你们和害死大哥的人还债了。”

  罗红梅对齐云道:“老齐,你还不知道,昆仑他出息了,他现在可是堂堂将军,一方元帅!”

  “什么?!”齐云大吃一惊,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齐昆仑认真地点了点头,道:“爸,您放心吧,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你们讨债来的!”

  “诶……”齐云却是忽然叹息了一声,“讨债不讨债的……你大哥已经去了,老头子现在想的,就是你能平平安安,还有画画也能平安无事……”

  齐昆仑平静道:“老爸你安心养伤,我会去找画画的,别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我敢保证,从今以后,无人再敢动我们齐家人一根毫毛!”

  齐云微微点头,老泪纵横。

  等到他情绪平静下来之后,齐昆仑这才坐下,一家三口,在一起聊了起来。

  了解到父母这三年来的处境之后,齐昆仑心中更加自责,天大地大,哪里又有自己的家大?家若没了,一身一心,又何处安放?

  齐昆仑也略微避重就轻地说起了自己这十年来的经历,罗红梅听得眼圈发红,道:“孩子你吃苦了。”

  “这点苦算什么?比起爸妈你们受的苦,不足挂齿。”齐昆仑自责道。

  齐云欣慰道:“看到昆仑你有了这样的出息,想必鸿儿也能含笑九泉了!就连老头子我,哪怕现在死了,都会觉得死而无憾!有儿如此,夫复何求?”

  “爸,您别这么说……以后咱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齐昆仑急忙说道,虽然他不迷信,但也不想听到这样不吉利的话。

  齐云哈哈大笑,道:“什么狗屁的生子当如孙仲谋,我看,应当是有子当如齐昆仑啊!”

  看到二老的心情好转,齐昆仑也感觉到由衷高兴。

  “昆仑,你这些年有去查过自己的身世吗?”齐云忽然问道。

  “没有!”齐昆仑的脸色一僵,生硬地说道。

  罗红梅看气氛不对,便拍了拍齐云,而后说道:“昆仑就是咱家的孩子,还查什么查?老齐你是老糊涂了!”

  齐云也是无奈一笑,没有再说。

  一家三口,又说起当年的一些事情,只不过,遍插茱萸少一人,一种淡淡的悲伤,还是弥漫在整个病房当中。

  待了一阵之后,齐昆仑让父母好好休养,便带着破军离开,他要即刻安排寻找齐画的事情,这件事,不能耽搁!

  与此同时,正在病房里的赵金拨通了一个电话。

  “文涛,帮我办件事,我要整那个永心福利院的人,还有一个叫齐昆仑的家伙!”赵金冷冷道。

  “赵总你直接找我手下张俊就行,具体的他会安排,我现在刚准备上飞机,正要赶回风城来。”与之通电的吴文涛说道。

  赵金说道:“好,此事办成,我必有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