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05章 重要情报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05章重要情报

  陈惊梦对于齐昆仑能够将钢铁吞下,而后吐出伤人的功夫很是好奇。s.xs321.

  面对陈惊梦的好奇,齐昆仑便开口讲解道:“人的身体是很奇妙的,内脏是人体的发动机,练功,练筋骨皮,自然也要练到内脏。境界到了,内脏便会强大,我吞吃钢铁下去,喷吐出来时,通过肠胃蠕动为动力,自然就可以伤人。”

  陈惊梦忍不住惊叹了起来,道:“那齐帅的肠胃岂不是仿佛炮膛一般强悍,真是不可思议!”

  “古时候楚霸王项羽少年时就力能扛鼎,古代名将,动辄使用几十上百斤兵器,而今人力,谁能轻易做到?明朝时候,王阳明于中军炼气,一声长啸,震动三军,放到如今,又有谁能做到?”齐昆仑神色平静地说道,“很多东西,只不过是失去了传承而已。”

  说完这些,齐昆仑便闭口不,留给陈惊梦自己细细消化。

  而今现代化作战,比拼的都是科技武器,个人武力对于大规模的战争来说,已经是不足一提了。不过,若真的能将功夫练到宁长生这类人的境界,那也是非常恐怖,可以威慑百万雄兵了!他尽管不可能杀光百万雄兵,摧毁飞机大炮,但他能够悄然斩杀三军统帅,一国首领,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也正是为什么,尽管齐昆仑战无不胜,华国方面却还是对他的身份严防死守一般保密的原因。

  三十年前,统领华国大军的那位大元帅,正是死于斩首。

  这样的亏,吃过一次就已够了,绝对不能再犯下同样的错误第二次。

  陈惊梦正在开车,忽然就看到后面有一辆车闪灯了三下,而后打出左转弯灯靠边停车的信号。

  “齐帅?”陈惊梦皱了皱眉,低声问道。

  “靠边。”齐昆仑转头看了一眼,而后淡淡说道。

  陈惊梦立刻靠边停车,后面那辆车也跟着停下。

  只见后方的驾驶室打开,戴着墨镜的高挑美女从车里走了下来,快步到了这辆车旁,拉开车门就上了车来。

  “齐先生!”吕嫣然摘下自己的墨镜,而后恭恭敬敬地喊道。

  陈惊梦转头看了一眼,而后打开车门下车,在车旁守候。

  齐昆仑微微颔首,而后平静地说道:“你这么明目张胆来找我,莫非就不怕许佳人发现?”

  “徐家已被先生压服,那位汪家大少被先生一枪打爆了裆部,最近表姐已经是焦头烂额……她现在,已经不在风城,所以不会太关注我的。”吕嫣然小心翼翼地说道,然后拉开自己的风衣外套,从里面取出一张折叠成正方形的文件来。

  吕嫣然的风衣里面是一件半透明的白衬衣,扣子只扣到胸腔下沿,这一拉开风衣,里面美景自然让人尽收眼底。

  齐昆仑对于吕嫣然的这点小聪明不屑一顾,甚至懒得开口,只是从她手里接过文件。

  吕嫣然不由失望,但也不气馁,半个身子靠了过来,一只小手小心翼翼撑到齐昆仑的腿上,轻声细语地说道:“若非有紧急情况,我也不会冒着这样的危险来找先生您了!”

  齐昆仑缓缓打开文件,扫了一眼,不由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齐鸿先生出事之前一段敏感时期内的通话记录。”吕嫣然软绵绵地道着,胸膛磨蹭在齐昆仑的肩膀上,“这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调查到的东西!”

  吕嫣然身为许佳人的表妹,恐怕知道一些事情的内幕,她要调查,也有着手的方向。

  齐昆仑眉头深皱,看着上面的通话记录,甚至都没有在意被吕嫣然“揩油”,冷冷问道:“这些通话记录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号码出现得最多,这个号码的主人,是华南银行的总行长,但这位总行长,在齐鸿先生出事前三天,因为醉驾把车开进了湖里,被活活淹死。然后这个号码,据我调查,是一个国土安全局特工的号码……还有出现得比较多的这个号码,更是前一任风城鹰眼部部长,他同样在齐鸿先生出事前的三天死了,死因是出卖国家安全并且反抗抓捕。”吕嫣然道着。

  “而这个国土安全局特工的号码,你应该认识,他叫于,是你同学于笑容的父亲,他与妻子在齐鸿先生出事前被国土安全局的叛谍割喉。”吕嫣然指着之前提及的一个号码说道。

  齐昆仑听到这里,眼中不由闪烁起了寒光来,与齐鸿联络密切的几个号码的主人,全部都死于非命,这非常奇怪!

  由此可见,齐鸿在之前一定是掌握了什么,或者是参与到了某件大事当中去,这才会被灭口!表面看上去齐鸿是被许佳人逼死的,但最根本的死因,或许还是因为这暂时不知道的原因……

  感受到齐昆仑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吕嫣然不由一个哆嗦,往后退了退,没敢再靠在他的身上。

  片刻之后,齐昆仑这才恢复平静,看着吕嫣然道:“吕小姐调查出这些东西,辛苦了。”

  “应当的。”吕嫣然乖巧无比地说道,在齐昆仑的面前,不敢有半点的花巧语,哪里有半点风城“交际花”的模样。

  平日里,她跟那些男人,能够谈笑风生,天南地北都可以说道说道,但是唯有面对齐昆仑,她只敢就事论事,就连想办法勾引对方,都要找准时机才行。

  齐昆仑平静道:“就凭你查出的这些东西,我可饶吕家一命。不过,当时参与此事的那些人,还是要死!”

  “是。”吕嫣然缩了缩脖子,敬畏地答应道。

  不过,她的内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终于得到了齐昆仑的正式承诺!最起码,吕家可以保证在这一场齐昆仑的复仇风波当中,不被伤及根基,只要把当初几个跳得凶的人交出去处理完事。

  “相比于寻思着怎么穿衣服,你多想想怎么给我一些有用的消息,似乎更能让我对你器重。”齐昆仑将文件放进兜里,而后随手拉了拉吕嫣然的衬衣领子,往里面看了一眼,但脸上,却没有半分的表情。

  吕嫣然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有些尴尬,脸色发红起来,看齐昆仑那毫无波澜的神情,心里不由暗骂:“是不是男人啊你!”

  齐昆仑松开手来,问道:“许佳人离开风城,到哪里去了?”

  吕嫣然脸色通红地低头扣着自己衬衣的扣子,心里尴尬无比,嘴上却还得回答这个问题:“那位托卡列夫的大儿子已经到了燕京,不日将赶到狮城,表姐过去是准备迎接的事宜。”

  “你之前说到汪家,汪家与许佳人有往来?那么,他们与此事有关?”齐昆仑问道。

  “当年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汪家的确是许家的一大助力,他们对许家比较关照……”吕嫣然终于手忙脚乱把扣子全部给扣上了。

  忽然间,吕嫣然看到齐昆仑的身体一抖,一只手就向着自己抓来,这瞬间,让她疑惑,莫非齐昆仑这个家伙,对穿得一本正经的女人比较情有独钟?穿得稍微情趣一些,反而不合胃口?

  齐昆仑一把揽住吕嫣然,又猛然推出一掌,轰的一声,车门直接飞出!

  吕嫣然下意识抓住齐昆仑的手臂,这才骇然发现,这个男人的肌肉,在这一刻,竟仿佛钢筋打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