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1章 地狱无门偏来投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1章地狱无门偏来投

  进入病房当中,就看到伤痕累累的蔡强正躺在床上。s.xcmxsw.

  看到蔡强被打得几乎不成人形,齐昆仑的手指都不由紧了紧。

  “强子,你醒了!”蔡韵芝上前拉着蔡强的手指,难过地说道。

  “姐,我没事儿。”蔡强勉强地说道。

  齐昆仑在一旁坐下,说道:“强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吧。”

  于是,蔡强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齐昆仑说了一遍。

  蔡强是今天打车来医院的时候,遇到了司机绕路,而后就与司机发生了一点小冲突,结果不小心把司机身上的一个什么护身符给打碎了,然后司机张口就讹他一千万。

  蔡强是个年轻人,可不是那种息事宁人的脾气,自然不肯吃这个亏,于是,双方就扭打了起来。

  结果那司机一下就喊来了好些人,蔡强只能跑路,一路跑到医院里来,门口的士兵把那些人都给拦了下来。

  之后的事情,齐昆仑便从视频里全部都看到了。

  “他们是故意讹我的,我现在想了想,那辆出租车,好像在我家门口停了挺长时间……”蔡强虚弱地说道,“而且,那什么护身符也不是我打碎的,根本就像是司机故意给摔到地上去的。”

  齐昆仑听完,点了点头,问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吗?”

  “他们是恒通出租公司的,这个公司我知道。”张君雅气愤地说道,“这群人打着出租公司的幌子,实际上就是一群黑社会!暗地里放高利贷,开赌场什么的,而且还没少讹诈外地旅客。我们风城的名声,就是被这群人渣给败坏了的!”

  齐昆仑问道:“还能具体一点吗?”

  “只知道他们的老板叫吴文涛,好像跟风城某个大家族有关联,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张君雅摇了摇头,说道。

  齐昆仑听明白之后,不由拍了拍蔡韵芝的肩膀,道:“你好好照顾强子,这事儿我来处理就好,不用为我担心。”

  蔡韵芝本想说点什么,但看到齐昆仑的眼神之后,便把话吞了回去,点了点头,道:“好!”

  “当然了,你也要注意休息,福利院,还需要你来打理呢。”齐昆仑笑道。

  没等蔡韵芝回话,齐昆仑便转身离开了病房,转过身后,他满脸的笑容瞬间消失,仿佛变成了一块万年坚冰!

  “君雅,你也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的话,立刻联系我们。”蔡韵芝转头对张君雅说道。

  张君雅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让她感觉到有些害怕了。

  齐昆仑回到急救室的门口来,齐云还在进行抢救中。

  “来龙去脉都已经了解了,让白炫发动手下的士兵,把那个政治处的上校给我抓过来!”齐昆仑对破军冷冷地道。

  “我已经提前安排他去了。”破军立刻说道。

  齐昆仑正要再指示些什么,一群人忽然就从走廊尽头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吴文涛。

  “你就是齐昆仑?!”吴文涛懒洋洋打量着齐昆仑,觉得这人也没什么奇特的,搞不明白赵金为什么会被他给收拾了。

  齐昆仑冷眼看了过去,吴文涛立刻自我介绍道:“我是恒通公司的总经理吴文涛!来这里,是找你讨债的。”

  齐昆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眼神更冷了些。

  吴文涛自顾自地说道:“你兄弟蔡强,打碎了我手下一个玉符,那玉符是经过高僧开光,而且是古物,价值千万。现在,赶紧把钱拿出来吧!”

  “冥币要不要?”破军在这个时候冷冷开口。

  “还真是不识相啊,嘿!”吴文涛嗤笑一声,“仗着有白炫撑腰了不起?他来了,也得被老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齐昆仑现在的心思都放在齐云身上,要报仇那也得等到齐云平安出来了才行,所以,他只冷冷地道:“滚。”

  吴文涛呸了一声,骂道:“还敢嚣张,兄弟们,抄家伙把急救室给我砸了,让他全家死绝!”

  罗红梅过了三年窝窝囊囊的生活,下意识就要去求饶,却被破军一把搀扶住。

  “阿姨,这些人渣,由我来收拾就可以了,我保证齐叔不会被他们给打扰到的。”破军猛然一步向前,如同一座大山般巍峨,立在了走廊中间。

  吴文涛的手下冲上去,一个照面就倒一个,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而且破军一动手那就是骨断筋折,根本毫不留情!

  十来个人,眨眼工夫,就已经全部倒地了,每一个最轻都是骨折,重的直接脑震荡昏迷了。

  “黑大个下手挺狠啊!”吴文涛看到这一幕,不由吓得退后了两步。

  他带来的这些手下都是比较能打的了,但没有想到,面对此人时,居然一个照面都撑不过,全部被一招放倒,这让他感觉到失算了。

  齐昆仑只是盯着手术室那盏红通通的大灯,他只希望,下一秒,这盏灯立刻变成绿色的。

  破军走到了吴文涛的面前来,冷漠道:“跪下,认错!”

  吴文涛脸色一下涨红起来,说道:“不要以为你能打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给你们撑腰的白炫,见到我都要客客气气。”

  “萧将……先生,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在这个时候,白炫忽然出现了,“我的手下随时待命,可以出发!”

  看清楚现场状况之后,白炫又是一怔,自己才离开一会儿,这里又发生了什么状况了?

  吴文涛看到白炫来了,不由松了口气,冷着脸笑道:“白师长,你的这两个狗腿子还真是凶神恶煞啊,把我的人都给打伤了!你看看,怎么处理吧!”

  “狗……腿子?!”白炫一怔,然后吓了一跳,冷汗都差点出来了,他可不敢这么认为。

  破军没有理会,只是盯着吴文涛,再重述了一遍,道:“我不会说第三遍,跪下,认错!”

  吴文涛嗤笑一声,压根没有搭理,只是看着白炫,道:“白炫,当初你被我舅舅收拾得还不够是吗?你这么纵容你的狗腿子跟我这样说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白炫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上来,一脚就踢在吴文涛的膝弯上,就听噗通一声,吴文涛当场跪下了。

  “干!白炫你他妈的想死了,你一个小小的师长就敢对我动手!”吴文涛脸色涨红,怒声吼道,他根本没有想到白炫会突然对自己动手。

  在他的想象当中,理当是白炫立刻上前狠抽那个能打的黑大个几个大嘴巴子,然后叫齐昆仑的家伙马上到前面来点头哈腰给他点烟道歉,顺带着把一千万老老实实给了。但这结局,与他想象的却是截然相反!

  白炫立刻一个大嘴巴子抽得吴文涛眼冒金星,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两位先生说话?给我跪稳,不然我现在就弄死你!”

  吴文涛咬牙道:“好啊,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你完蛋了!老子现在就叫人来,扒了你这身师长的皮,到时候,再慢慢玩死你。”

  白炫看了一眼齐昆仑,想询问他的看法,但破军却道:“齐帅在等齐叔的情况,不要打扰。”

  “卑职明白!”白炫立刻说道。

  跪在地上的吴文涛已经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而后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老杨,赶紧过来一趟,老子在恒久医院这里被人干了!白炫这个废物居然敢跟我翻脸,你过来扒了他的皮。”

  “嗯?你又到恒久医院去了?”

  “刚刚听说姓齐的回来了,所以过来看看。”

  “你把电话给白炫!”

  白炫接过电话,就听对面的杨季烈说道:“白师长,我是军部政治处上校军官杨季烈,我奉劝你现在最好客气一点,不要滥用你的权力,你身为军人,动手殴打华国公民,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是会被开除军籍,甚至上军事法庭的!”

  “傻b!”白炫皱着眉说了一句,啪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如果是平常,政治处的人找到他,他肯定得恭恭敬敬,但现在,这个杨上校惹到了齐昆仑的头上,那就是死路一条。

  别说是政治处了,就算是议会的大佬,也不敢跟齐昆仑拍桌子叫板。

  吴文涛看到白炫的嚣张行径,不由冷声道:“你现在就狂好了,一会儿,你会知道后果的!”

  白炫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他的面前去,漠然道:“跪稳一点,你要站起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萧将军,那个政治处的杨季烈马上就会过来,用不用卑职派人去抓他了?”白炫轻声问道。

  “他要投阎罗殿,那就让他来好了。”破军面无表情道,声音更是无情,带着丝丝杀意。

  齐昆仑,齐帅!那是他破军这辈子最尊敬最佩服的人,而今,齐昆仑的父母遭难,朋友被群殴。发生这种事情,他感觉到自责,同样,也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滋味。

  任何胆敢冒犯齐帅的人,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白炫右手轻轻敲击左胸,行了军礼,道:“卑职随时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