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13章 谭家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13章谭家

  莫安妮没有想到谭桃居然如此的肆无忌惮,以前,谭桃虽然也整过她多次,但看在莫浩然的面子上,怎么也不敢太过分。s.tingfree.

  而这一次,莫浩然回到政治处当中就背了处分,政治生涯一下就跌落到了谷底,谭桃要抓着这个机会收拾了莫安妮,恐怕,莫浩然为了保全自己,也不会站出来说什么。

  “你这是违法犯罪,我会告发你。”莫安妮惊恐道。

  “你知道什么人最喜欢把法律挂在嘴边上么?”谭桃看着莫安妮,戏谑地问道。

  “……”莫安妮一未发,脸上流露出恨意来。

  “那种没有用的人,就喜欢把法律挂在嘴上。但他们不知道,法律,其实只是为他们这种人而设立的,管不到我们这类人的头上来。”谭桃得意地笑道。

  莫安妮一阵绝望,自己这会儿可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莫非真的要被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睡一晚,然后拍下那些恶心的照片吗?

  谭桃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声音:“立法院的人要是听到你这话,会把你的舌头给拔出来!”

  听到这声音之后,莫安妮的脸上忽然流露出喜色来,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向前走来的齐昆仑。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谭桃怒喝道。

  “法律,是天下人的法律!”齐昆仑神色冷漠地道着,“而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法律!”

  谭桃冷笑道:“那你有本事就用法律来制裁我试试啊!你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贱人打昏,然后扔进房间里去……”

  拦住莫安妮退路的那个彪形大汉立刻就要动手,一个掌刀对着莫安妮修长的脖颈就切了过去!

  但是,陈惊梦的动作却更快,一下闪到了近前,一只手抬起,捏住了大汉砍过来的掌刀。

  “我最恶心的,就是强迫别人去做这样的事情。”陈惊梦的身体往前一靠,肩膀顶在此人的咯吱窝下,往上一抬,就听咔嚓一声,此人立刻惨叫出声,整条胳膊都被卸了。

  卸了此人的胳膊之后,陈惊梦的手向上一抬,一把按住了对方的下巴,而后前脚一迈,别住此人的脚跟,手上再一用力,此人立刻摔翻在地,后脑与地面重重碰触,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直接昏迷了过去。

  谭桃见陈惊梦只是一个照面就干翻了自己的保镖,脸上不由流露出惊讶之色来。

  莫安妮趁着这个机会,直接一溜烟就跑到了齐昆仑的身旁来,一把抓住齐昆仑的衣袖,道:“齐先生,救我!”

  齐昆仑看了她一眼,平静地说道:“不必担心。”

  莫安妮意识到齐昆仑准备帮她,顿时重重松了口气,差点软倒下来,她也彻底放松了,有齐昆仑这样的人出面,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吕乾见几乎要到嘴的美人飞走了,不由气得暴跳如雷,冷冷地说道:“齐昆仑,你是在找死!”

  齐昆仑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便扫了他一眼,道:“你认识我。”

  吕乾冷笑道:“我怎么能不认识你,最近风城被你搅得乌烟瘴气,我想不认识你都难!不过,你嚣张的日子,也差不多到了结束的时候。”

  吕乾就是吕家的人,他之前是绝对不敢在齐昆仑的面前这么嚣张的,毕竟,吕华的双腿都被打断了!他今天之所以敢正面叫板,那是因为他已经从许佳人那里得知了一些具体的消息,觉得收拾掉齐昆仑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再有就是,身边这位学姐的背景,可是非同一般,绝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哪怕是有一个政治处主办当干爹的莫安妮,都要被她逼得走投无路。

  谭桃面色阴沉下来,大步就向着齐昆仑这边走来,走到近前,说道:“你会死得很惨,我保证!”

  莫安妮轻声说道:“她是燕京谭家的人……”

  谭桃仰面看着齐昆仑,脸上有难以形容的怒意,忽然,她跳了起来,一个巴掌对着齐昆仑的面颊就抽了过去!

  齐昆仑身高一米八出头,谭桃也就一米六左右,要抽他的耳光,还真得跳起来!

  “哼!”

  齐昆仑却是冷哼一声,一脚就踹了出去。

  谭桃的身体还在上升途中,腹部就挨了一个正踢,顿时觉得肝肠寸断,整个人都往后飞了出去。

  在剧痛传来的瞬间,她脑海当中还闪过这样的念头:“他怎么敢对我动手?他怎么可能对我动手?莫安妮这贱人已经告诉他我是谭家的人了,他还敢踢我?!”

  “啊……”

  谭桃落地之后,捂住自己的肚皮,蜷缩成一团,发出痛苦的嘶吼声来,眉头纠结在一起,眼泪鼻涕一块儿往下掉,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

  吕乾看到这一幕,不由吓了一大跳,指着齐昆仑的手都颤抖了起来,颤声道:“你你你……你居然敢打桃子学姐!你知道桃子学姐是什么人吗?她是燕京谭家的人!谭家你知不知道,那个一门三上将的谭家!”

  莫安妮也不由惊呆了,她本以为齐昆仑会跟谭桃好好说话,当个和事佬来解决此事,但她没有想到,齐昆仑一脚就直接把谭桃给踢飞了!

  “这也,太霸道了……”莫安妮心中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不过,却也感觉到一种由衷的佩服。

  谭桃被这一脚踢得几乎断气,在地上蜷了半天才缓过气来,嘴角处流淌出血丝,她一扭头,阴毒无比地看着齐昆仑。

  “我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打过!”谭桃嘶哑地说道,语气当中充满着浓浓的怨毒,让莫安妮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浑身起发冷。

  齐昆仑却是满脸的冷漠,双手插在衣兜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还蜷缩在地的谭桃,仿佛在看着一只想要挡住大象去路的蝼蚁。

  “谭家一门三上将,却生出个这样的草包女儿?!”齐昆仑语气冰冷地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吕乾怒道:“你敢这么说话,你死定了!用不着许佳人表姐出手,你就要命丧黄泉!”

  “聒噪!”陈惊梦皱眉,猛然一步上前,抓住吕乾的脑袋,对着墙壁就是一撞。

  砰的一声闷响,吕乾的整张脸顿时桃花灿烂起来,鲜血横流,鼻梁都被撞歪了,痛得哼哼唧唧起来。

  不过,吕乾却还是非常硬气,捂着脸半蹲在地,狰狞道:“齐昆仑,你将失势,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他自忖许佳人给齐昆仑准备好了撒手锏,而齐昆仑今天又得罪了谭桃,已是必死无疑,所以再没有半点畏缩,要跟齐昆仑硬顶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