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16章 打回去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16章打回去

  这大冷的天,但郝光荣此刻却是满头大汗,里面的衬衣都被汗水给润湿了。s.xcmxsw.

  “没……没有文书和密令。”郝光荣咬着牙,战战兢兢说出这句话来。

  齐昆仑冷冷地哼了一声,道:“让人过来!”

  郝光荣答应一声,急忙拿出手机去给华南州军事管理部的部长马光奇打电话,他拨号的时候,心里已在哀鸣,自己好不容易得到提携,当了师长,结果这回直接一脑袋撞铁板上去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马少将,我已经见到谭小姐了。”郝光荣说道。

  “你动作挺快,我这边也快到了!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打谭家的大小姐,真是活腻了!”马光奇恨恨地说了一声,“没事找事做!”

  “那什么,马少将……”郝光荣想要给马光奇说这里的具体情况。

  “等我到了说,五分钟!”马光奇道,直接啪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谭桃此刻没顾得上找齐昆仑的麻烦,而是怒斥着被自己扇了一巴掌的文职军官,道:“你再说啊?你再把刚才的表情做出来给我看看啊?”

  文职军官满脸通红,但是却不敢回应,敢怒不敢。

  齐昆仑在这个时候走了上去,冷冷道:“中尉。”

  “是的,齐……先生!”文职军官急忙回过头来,身体站得如同标枪一般挺拔。

  齐昆仑缓缓道:“若被人打了,我是怎么教你的?”

  文职军官想起齐昆仑在北岛之战当中至今回想起来都还让人热血沸腾的讲话来,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打回去!”

  谭桃听到这话之后,对着齐昆仑冷笑,道:“你觉得他敢吗?”

  齐昆仑没有理会她,而是就这么看着这个文职军官,淡淡道:“还要我教你?”

  文职军官咬了咬牙,二话不说,转过身去,对着谭桃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一声脆响,谭桃被他抽得后退了两步,眼冒金星,更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谭桃回过神来,眼中流下泪水,激动而又怨毒,好像一条被激怒了的眼镜蛇,愤怒地叫道:“你敢打我?!”

  谭桃一步上前,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回到了文职军官的脸上!

  文职军官挨了一巴掌之后,狠狠皱眉,又是一巴掌甩了回去!

  谭桃让这一巴掌打得脑袋一晃,而后一屁股就箕坐在了地上,痛得大哭了起来,嘴里却还在不停地警告道:“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上军事法庭,我要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谭桃抽了他两巴掌,他回了两巴掌。

  不多不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但谭桃是个女人,抽出去的力道显然不如男人,总体来说,可能还是吃亏的。

  莫安妮看着这一幕,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谭桃平日里仗着她的背景没少欺负人,别说是抽人嘴巴子了,就是让人跪下自己抽自己的事都干过不少。而今,谭桃让这个军官抽了两个大嘴巴子,嘴角都涌出血来,她看着就觉得非常解恨!

  不过,她却也有些隐忧起来,因为,谭桃被收拾得这么惨,到时候谭家要找后账,肯定会找上她!若是齐昆仑在那个时候因为某些原因收手妥协,那她恐怕将死无葬身之地。

  郝光荣看得也是脸颊连连抽搐,被打的人,可是谭家的千金小姐啊!谭家,一门三上将的谭家啊!

  那些二十四师的士兵们,看着也是觉得非常解气,他们本是来帮谭桃的,但因为齐昆仑,最后反而站到了对立面来。

  而今仗势欺人的谭桃被反抽回去,简直大快人心!

  “我饶不了你们,谭家饶不了你们,呜呜呜……”谭桃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痛哭着,眼泪水一个劲往下掉,但在场的人,却是没有一个同情她的。

  陈惊梦不屑地瞥了谭桃一眼,微微摇头,她最是看不起这样的人。

  正因为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她才毅然投入军中,靠着自己的力量,打拼到了如此地位!

  她不想别人提及她就是:陈惊梦,燕京陈家的那个!

  谭桃在地上边哭边打着电话,又一次拨通了自己家人的号码,哭哭啼啼地道:“你们是不是想让我被人打死?风城的这些兵痞没有一个帮我的,反而还跟着外人一起欺负我!再这样,我不活了……”

  “什么?好大的胆子!桃桃你别着急,杨芝龙也在风城,我这就让他过去。”谭桃的父亲显然也是吃惊,“你把电话给那人,我跟他说话。”

  谭桃抬头看了一眼齐昆仑,将手机举起,咬牙道:“我爸找你!”

  齐昆仑却是接都没有去接,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谭桃,那冰冷的目光,让谭桃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阵颤抖起来。

  “抓起来,关禁闭室,提交军事法庭。”齐昆仑伸手指了指谭桃,对着身旁的士兵下令道。

  “是!”两个士兵二话不说,上前就要去抓人。

  谭桃的父亲在那头听到,不由又惊又怒,隔着电话大吼了起来:“你们敢动我女儿的一根毫毛,我谭虎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谭桃也吓呆了,她没有想到剧情居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发展,按照她经历过多次这种事的经验来看,应当是齐昆仑被这群如狼似虎的士兵一顿暴揍,然后跪在自己面前求饶,顺带着把莫安妮给狠狠收拾了才对。但现在,她甚至搬出了自己的父亲来,对方都不屑一顾,竟然要直接抓捕她,甚至提交给军事法庭!

  “攻击军官,罪无可赦。”齐昆仑冷漠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让本帅亲自动手?!”

  那几个士兵如梦初醒,急忙抓人,谭桃的手机跌落在地,让齐昆仑一脚踩了个粉碎。

  他后面那句话,是说给谭虎听的。

  谭虎听到那话,只是一怔,没有多想,怕是要过一阵才能回过神来。

  整个华国,将领如云,但又有谁,够资格自称一声——本帅?!

  谭桃挣扎着哭叫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些人渣!”

  齐昆仑神色如冰,不疾不徐地说道:“你说法律对你这类人没用?那我就要看看,到底有没有用!”

  “带走!”齐昆仑一挥手,背过身去。

  两个士兵架着哭叫不停地谭桃就大步离开,谭桃尽管挣扎得厉害,但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