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23章 我本是散淡的人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23章我本是散淡的人

  齐昆仑今天的心情,总体来说还算不错。s.xcmxsw.

  回到家之后,他送蔡韵芝回房,帮她做了腿部按摩之后,守着她入睡。

  等到蔡韵芝睡下了,他才从房间里出来,接通了一个已经连被他掐了三次的号码。

  “齐大将。”对方开口就说道,“久仰了。”

  齐昆仑没有在乎对方对自己的称呼,尊敬他的人,往往称呼他为齐帅,但一些不喜欢他的人,有时候不得不打招呼,大多便用“齐大将”这三个字来称呼。齐昆仑是五星大将,也是黑龙军大元帅,这么称呼他,也没错,只不过,会显得生疏。

  齐昆仑平静地说道:“阁下是谁?”

  “老夫谭光耀。”对方自报家门。

  “原来是谭老将军,久仰大名。”齐昆仑听到这个名字,并不意外,显得很平静。

  谭光耀,就是谭桃的爷爷,谭家的第三位上将!而今,虽然已经退下多年了,但是影响力却依旧在。谭光耀也是干过一些了不起的事情的人,他隶属于潜龙军系统,曾经率领北洋舰队跟东岛国干过一仗,几乎打散了东岛国一个舰队的编制。

  齐昆仑说久仰大名并不是恭维,而是实实在在,当初学习军事战术的时候,没少研究谭光耀对自家海军的排兵布阵。

  谭光耀咳嗽了一声,道:“大家都是军人,向来心直口快,老夫也不跟齐帅含糊其辞,齐帅应当知道老夫为何打这个电话?”

  齐昆仑随手从茶几上的雪茄盒里抽出一根雪茄,拿在手里把玩着,淡淡道:“是的。”

  谭光耀忽然肃然道:“那么,齐帅打算怎么处理我家孙女?”

  “谭小姐说法律对她没用,我觉得这话不中听,我想试试。”齐昆仑说到这里,眯了眯自己的眼睛,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仗着权力就胡作非为的人。

  要是别人,自然对谭桃无可奈何,但齐昆仑若真的要将谭桃提交军事法庭进行起诉,那谭桃恐怕不关个二三十年出不来!

  谭光耀听到这里,暗暗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孙女算是把齐昆仑给得罪惨了,要想让齐昆仑放过她,恐怕得付出很沉重的代价了……谭家一门三上将的荣光,也将因为这件事而被狠狠削减。

  “我这个当爷爷的做得不好,隔代亲,小孩子被我宠坏了,在外面做出这些不好看的事情来,我这里,先给齐大将告罪。”谭光耀尽管也恼火自己孙女被打,但嘴上却不得不客客气气,不敢拿那种老前辈的架子,毕竟,此事关乎自己孙女的未来。

  齐昆仑平静道:“子不教,父之过。此事,与谭老将军的关系不大……不过,谭老将军是该管一管家风了,而不是一直关心自己留在军部里的办公室。”

  谭光耀虽然退了下来,但在军部的办公室却一直保留,他也保留着一个荣誉高参的名头。

  谭光耀听到这里,脸色都阴沉了下来,果然,齐昆仑狮子大开口了!

  这是要让他舍弃在军部的影响力,彻彻底底退下来啊!

  他们这些老的不彻底退下来,那就等于是挡着“少壮派”年轻将领们的路,而齐昆仑又是“少壮派”的领头羊,谭家这次犯到他的手里,他不搞谭光耀搞谁?

  “也好也好,老夫最近身体也一直力有不逮,对很多工作都有心无力咯,明天就写辞呈!”谭光耀说道。

  “呵呵……老将军是老当益壮呢!”齐昆仑客气了一句,他虽然厌恶这些退而不休的老人,但是却也敬重对方打得东岛国舰队编制散掉的功绩。

  谭光耀缓缓道:“希望有朝一日,齐大将到了退休年龄,也能安安心心退下来。”

  齐昆仑听到这话,却是神色如常,道:“一切荣耀,归于人民。”

  谭光耀无力地笑了笑,道:“好,我到时候会在九泉之下看着齐大将的。”

  说完这话之后,谭光耀已经把电话挂了。

  两人根本没谈到怎么具体处理谭桃,但彼此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

  谭光耀老老实实退下来,把办公室让出来,齐昆仑高抬贵手,放过谭桃一马……这就是这个电话的结果。

  想来,谭桃经过这一次撞铁板的经历,以后也不会再嚣张了,更不会胆大包天到再去找莫安妮的麻烦。

  至于谭家之后怎么报复,怎么找回排面?齐昆仑压根不在乎,他们若再敢犯到自己手里,那他下口只会更加凶猛,咬下来的肉,只会更加鲜血淋漓!

  谭光耀打完这个电话之后,便无力地坐倒在了沙发上。

  一旁的谭虎忍不住问道:“爸,齐昆仑怎么说?”

  “你都听到了,何必再问。”谭光耀摆了摆手,平静道。

  “您真的要把那办公室让出去?”谭虎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小叔再有两年就要退了,到时候……”

  谭光耀却是摇头,道:“算了,这是为了小桃子。而且,彻底退下来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够进一步激化我们这些老家伙和那位年轻大将之间的矛盾,届时,有他手忙脚乱的。这个时候退下来也是好事,如果这位年轻大将的权力更一步膨胀,彻底对全国进行清算,我们谭家,也可以因为我这次妥协而避过去。”

  谭虎的面色发白,有些恼火谭桃这个没脑子的闺女,也很心疼属于谭家的权力将就此落入他人的掌控之中。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想救谭桃,那就只能做出妥协!

  政治世家并非是全都无情,谭桃是自谭光耀以来谭家三代唯一的女孩,自幼就是掌上明珠。

  齐昆仑那边,放下电话后,点燃了雪茄,缓缓抽了起来。

  战场上的交锋枪林弹雨,危险万分;政治上的交锋处处陷阱,如履薄冰!而且,后者更加费脑,他现在正考虑着谭家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影响,如果因此激起所有老派人物的一致对外,那他也会很头疼。

  “好在已经搞定了赤塞,十年之内,赤塞都不会有扰攘之力。而且,那一大后手,还未动用……”齐昆仑叹了口气。

  一双冰凉的小手忽然按到了他的太阳穴上,齐昆仑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不过,却始终没有阻止。

  正是陈惊梦在帮齐昆仑按摩,缓解他的头疼。

  齐昆仑若有所思,道:“回头,你给陈总部去个电话,让他从陈家里选个合适的人出来,接替谭光耀的办公室。”

  陈惊梦一怔,然后微微点头,道:“是!”

  齐昆仑甩手就将一张大馅饼扔到了陈家的头上,她并不意外,这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她在齐昆仑手底下办事,而是齐昆仑与陈家渊源深厚,而且陈家也一直都是力挺他的盟友。

  看着一边品尝雪茄一边思考的齐昆仑,陈惊梦不由陷入沉默,脑海当中,只闪过一道唱词来——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啊!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