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升级中 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跪

小说:系统升级中 作者:老身 更新时间:2021-02-25 22:46: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而就在尹寂涵碰触到珠子的时候,那颗珠子突然爆射出异常绚丽的光芒。随即只见天边照射出来一条光幕。

  那个光幕很大很大,就像是一座大山上倒垂而下的瀑布一般。

  在尹寂涵等人错愕的情况下,光幕绚丽的光芒逐渐暗淡,将里面的情况显现了出来。

  在光幕之中,有一个老头子,他静静的盘膝坐着。

  而在那满头白发的老头子出现之时,尹寂涵他呆住了,凌雪也呆住了,甚至就连刚刚反应过来的秦灵在这一刻也呆住了。

  因为那个老头,就是他们等待了整整几日的家伙啊!

  然而,那道光幕里的顾烨依旧如先前那般的面无表情,看来是刚好ai托管时的那一天。

  里面的顾烨只是盘膝的坐了一会儿,便走了。

  很快,光幕里面开始回顾ai顾烨的所作所为,不仅记录了如何击败死亡怨芽的过程,就连同邪夷极尽生死的场景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但,这颗珠子所记录的远不止这些,其中最令人窒息的莫过于最后收尾的那只凭空出现的巨大怪手!

  而这很显然是顾烨遗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通报了!

  光幕在通报完这一切之后便携带着珠子爆碎而消失了。

  当然,细心的凌雪早已准备好了记忆水晶记录了这一切。

  “师父他居然跟这么多恐怖的对手作战,而我们却呆在宗门里无动于衷!”秦灵白皙的手指握成拳状,幸好秦灵平时注重修剪指甲,所以如此紧握拳头倒是没有让指甲渗透进血肉之中。

  啪!

  在这个时候,一声巴掌的脆响在这广袤的土地上响荡起来。

  却是尹寂涵他对自己打了一巴掌,而且这一巴掌很显然是动用了修为的,直接将他嘴上的那层黑色面皮给打碎了!

  随着尹寂涵对着自己打了这么个一巴掌,原本还想要劝解他的凌雪在这时也只得叹了口气。

  “走吧,这是师父留给我们的通报,在师父没有醒过来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凌雪就这样扛着自己师父的石像走了。

  不是她不想用灵力托着走,主要是她想要跟自己的师父贴切一点,哪怕这只是一具石像。

  当然,如若顾烨没有化成石像的话指不定得要占点便宜。

  而看到凌雪步履蹒跚的背着顾烨石像一步步的走着,尹寂涵心中也有些沉重。

  他不敢再去碰那个石像,因为是他致使师父变成了这个模样。所以他内心的愧疚感是不会允许他如此做的。

  更何况,在顾烨闭上眼前的那个眼神就像是一把刀,无时无刻不在扎他的心。

  秦灵漫无目的的跟着走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乱乱的,从师父被自己的大师兄谋害变成石像再到凌雪说师父他只是睡着了并没有死,她都很难理的清哪跟哪。

  但这也不能怪她,主要是在以前任务基本都是顾天伤交由尹寂涵和凌雪去干的,唯独她一人须得陪着顾天伤那老变态。以至于她涉世不深,对于世上的许多事情都只是一知半解。

  就这样,三个人,一个背着沉重的石像,两个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个魔族的领地。

  而在这个领域的极远处有着不少强大的魔族盯着这里。

  由于前几天的巨掌轰击,以至于周边无数魔族和凡间修士死去。这里的动静实在是太过巨大,不少实力强劲的魔族赶了过来。

  但这些实力强劲的魔族始终都不敢靠的太近,只好在远方互相交谈的看着。

  这些实力强劲的魔族高手足足有十几个,但唯有一个魔族是骑着一头魔马在远观尹寂涵他们的情形的。

  “阿迪克大王,他们好像要回去了,我们真的不去看一看吗?”在那骑着魔马的魔族身旁一个魔族将领走过去俯身道。

  而那个叫做阿迪克的魔族只是微微抽下了自己头顶的黑色兜帽,充满邪气的气息在这一刻外露而出。

  然而就在他暴露出自己的气息时,原本正在行走的尹寂涵只是微微一顿步,随即一股更加庞大的气息直接向后冲击而去。

  阿迪克的气息如同巨蟒一般,邪恶气息刚一吐露出来就能使人浑身难受。而尹寂涵的气息则如同莽龙一般,直冲云霄直接将阿迪克这个强劲魔族的气息震散。

  “圣帝强者!?快!速速禀报阿沙斯大人!”阿迪克猛然一惊,连忙转身朝着旁边的几个魔族喊道。

  那几个魔族闻同时一惊,随即连忙往回跑去。

  “所有魔族听令!撤离!”阿迪斯没有在看的想法,而是直接选择了回去。

  因为现在的他就算是十个加起来也不会是一个圣帝强者的对手!

  “阿迪斯大人,我们就这么回去?这可是在我们的地盘,区区一个凡人修行者就敢如此嚣张,我们不给他点颜色是不是有丢魔族颜面?”一些不解的普通魔族说话道。

  砰!一声强烈的爆炸声响起,阿迪斯只是微微一抬手,那名刚刚说话的

  而就在尹寂涵碰触到珠子的时候,那颗珠子突然爆射出异常绚丽的光芒。随即只见天边照射出来一条光幕。

  那个光幕很大很大,就像是一座大山上倒垂而下的瀑布一般。

  在尹寂涵等人错愕的情况下,光幕绚丽的光芒逐渐暗淡,将里面的情况显现了出来。

  在光幕之中,有一个老头子,他静静的盘膝坐着。

  而在那满头白发的老头子出现之时,尹寂涵他呆住了,凌雪也呆住了,甚至就连刚刚反应过来的秦灵在这一刻也呆住了。

  因为那个老头,就是他们等待了整整几日的家伙啊!

  然而,那道光幕里的顾烨依旧如先前那般的面无表情,看来是刚好ai托管时的那一天。

  里面的顾烨只是盘膝的坐了一会儿,便走了。

  很快,光幕里面开始回顾ai顾烨的所作所为,不仅记录了如何击败死亡怨芽的过程,就连同邪夷极尽生死的场景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但,这颗珠子所记录的远不止这些,其中最令人窒息的莫过于最后收尾的那只凭空出现的巨大怪手!

  而这很显然是顾烨遗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通报了!

  光幕在通报完这一切之后便携带着珠子爆碎而消失了。

  当然,细心的凌雪早已准备好了记忆水晶记录了这一切。

  “师父他居然跟这么多恐怖的对手作战,而我们却呆在宗门里无动于衷!”秦灵白皙的手指握成拳状,幸好秦灵平时注重修剪指甲,所以如此紧握拳头倒是没有让指甲渗透进血肉之中。

  啪!

  在这个时候,一声巴掌的脆响在这广袤的土地上响荡起来。

  却是尹寂涵他对自己打了一巴掌,而且这一巴掌很显然是动用了修为的,直接将他嘴上的那层黑色面皮给打碎了!

  随着尹寂涵对着自己打了这么个一巴掌,原本还想要劝解他的凌雪在这时也只得叹了口气。

  “走吧,这是师父留给我们的通报,在师父没有醒过来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凌雪就这样扛着自己师父的石像走了。

  不是她不想用灵力托着走,主要是她想要跟自己的师父贴切一点,哪怕这只是一具石像。

  当然,如若顾烨没有化成石像的话指不定得要占点便宜。

  而看到凌雪步履蹒跚的背着顾烨石像一步步的走着,尹寂涵心中也有些沉重。

  他不敢再去碰那个石像,因为是他致使师父变成了这个模样。所以他内心的愧疚感是不会允许他如此做的。

  更何况,在顾烨闭上眼前的那个眼神就像是一把刀,无时无刻不在扎他的心。

  秦灵漫无目的的跟着走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乱乱的,从师父被自己的大师兄谋害变成石像再到凌雪说师父他只是睡着了并没有死,她都很难理的清哪跟哪。

  但这也不能怪她,主要是在以前任务基本都是顾天伤交由尹寂涵和凌雪去干的,唯独她一人须得陪着顾天伤那老变态。以至于她涉世不深,对于世上的许多事情都只是一知半解。

  就这样,三个人,一个背着沉重的石像,两个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个魔族的领地。

  而在这个领域的极远处有着不少强大的魔族盯着这里。

  由于前几天的巨掌轰击,以至于周边无数魔族和凡间修士死去。这里的动静实在是太过巨大,不少实力强劲的魔族赶了过来。

  但这些实力强劲的魔族始终都不敢靠的太近,只好在远方互相交谈的看着。

  这些实力强劲的魔族高手足足有十几个,但唯有一个魔族是骑着一头魔马在远观尹寂涵他们的情形的。

  “阿迪克大王,他们好像要回去了,我们真的不去看一看吗?”在那骑着魔马的魔族身旁一个魔族将领走过去俯身道。

  而那个叫做阿迪克的魔族只是微微抽下了自己头顶的黑色兜帽,充满邪气的气息在这一刻外露而出。

  然而就在他暴露出自己的气息时,原本正在行走的尹寂涵只是微微一顿步,随即一股更加庞大的气息直接向后冲击而去。

  阿迪克的气息如同巨蟒一般,邪恶气息刚一吐露出来就能使人浑身难受。而尹寂涵的气息则如同莽龙一般,直冲云霄直接将阿迪克这个强劲魔族的气息震散。

  “圣帝强者!?快!速速禀报阿沙斯大人!”阿迪克猛然一惊,连忙转身朝着旁边的几个魔族喊道。

  那几个魔族闻同时一惊,随即连忙往回跑去。

  “所有魔族听令!撤离!”阿迪斯没有在看的想法,而是直接选择了回去。

  因为现在的他就算是十个加起来也不会是一个圣帝强者的对手!

  “阿迪斯大人,我们就这么回去?这可是在我们的地盘,区区一个凡人修行者就敢如此嚣张,我们不给他点颜色是不是有丢魔族颜面?”一些不解的普通魔族说话道。

  砰!一声强烈的爆炸声响起,阿迪斯只是微微一抬手,那名刚刚说话的

  魔族便爆开了!

  “我只说一遍,再有不听指令者,杀!”阿迪斯冷着脸不动声色的威慑着。

  而那些魔族子弟虽然还是有些不服,但却再没有胆子提出来了。

  而在那些魔族走后,一直监视着他们一举一动的尹寂涵嘴角微微一笑,随即继续大踏步的跟着凌雪背顾烨回去。

  他们不想飞行,而是打算用步行来一步步背着顾烨回去,至于为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必须要穿过两个国家才能回到自己的宗门,第一个是水国,第二个是苍国。当然了,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难事。

  在宇宙之中,水灵帝黎玲微微眯着眼看着大陆上尹寂涵他们的举动,在看到那依旧是石像的顾烨后,微微叹了口气飞走了。

  而就在再也没有人注意到顾烨化成石像的地方之时,那颗顺着石像掉落进泥地里的种子竟然长出了一根绿苗!

  在那根绿苗旁边还长出来了一块小灵芝。

  这个灵芝和绿苗一样,都非常的小,小到仅有0.0001微米。

  距离顾烨石化后一年。

  天一宗已经重建完毕,而那些死于那场战斗的人或多或少都被家属或者宗门带回了遗骸。

  而在天一宗大厅内,在高位上坐着的不是尹寂涵,也不是杨青。而是已经化成石像的顾烨。

  而在他的前方,尹寂涵就这么跪在那里。

  “师兄,你已经跪了一年了,也差不多得了。师父要是看到……看到你这样也会生气不是?”凌雪进来又看到跪在那里的尹寂涵,不由走上前来劝道。

  自从他们走回来以后,凌雪便小心翼翼的将顾烨放在了座位上。而就在顾烨落在,尹寂涵也在同一时刻跪了下来。

  那时候凌雪她们都是一惊,纷纷劝他,可得到的只有一句话“师父一天不从石化中解除,我就一天不起!”

  直到今天,尹寂涵照旧是那样的跪着。

  尹寂涵没有理会她,而凌雪也知道自己是自讨了个没趣。于是也不在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到了高位上在顾烨身边站着。

  “唉!师父您要是在不醒过来,这个宗门多半是要破亡了。”凌雪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帕轻轻的擦拭着石像身上的那些灰尘。

  而在外界,对于顾天伤的流传早已传开,当然,这也是凌雪干的。

  早在先前凌雪就说过,这个视频很可能是为了警醒世人,所以将那颗记忆水晶里的视频复制到诸多水晶上,随后带着它们交给了夏子墨的信网,将其公之于众。

  这个视频影响极大,不仅是那些圣帝强者震惊了,就连那些普通百姓都震惊了。

  但当这个视频流传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手上时,那名老者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唉,为世人的后路都排好了,果然,你并没有我想的那么邪恶。”

  说完,这个老者露出了他那仅剩的一只手臂,随后拿起几株奇异花朵离开了。也不知是去哪里。

  而在夏国国都内,夏丰帝和夏子墨脸色极其沉重的观看着那一段视频。

  “父皇,顾宗主他可能真的没有死,你确定你要重新执政吗?”夏子墨看了眼已经穿上龙袍的夏丰帝道。

  “子墨啊,你还是太过年轻,不知如何掌管国家,为父决定先教教你。不过为了避免他的那些徒弟盘查,我只会在背后的暗幕里下指令。”夏丰帝想了想,突然想起来虽然顾天伤死了,但他的那些弟子都还在!当下改了重新执政的主意。

  闻,夏子墨不由脸色一黑,但还是很快的摆正了过来道:“既然如此,那儿臣便遵从父亲指示。”

  夏丰帝见夏子墨如此实时慧,倒也倍感满意,当下撩起龙袍走了。只剩下夏子墨一人看着那照耀着的视频留下了重重的一叹。

  五年过后,夏国突然向苍国进攻,几近攻进首都,但却再关键一刻夏国撤退了。

  择日,夏国居然送来了几百万黄金和粮草跟苍国订下了百年内不可掀起战争的条约。

  而天一宗里的石像顾烨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而在他的头顶,则有几束奇异的花朵静静的躺在那里。

  时过境迁,已是第六年到来,在这一年,圣灵大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圣灵者现世了!而且有几百个早已在瓶颈的圣帝巅峰强者在那一刻都冲破了瓶颈成为了圣灵者!

  而这一切的功劳,都取决于那天空之上的圣源!

  圣源在这一刻终于被林安成功激发了出来,无数源流洒落而下,落在了大陆四周。

  无数人欢声雀跃,唯有魔族一方原本的嚣张跋扈突然宁静了下来。不在想着入侵大陆,反而休战了。

  不过这倒也是人们所希望的,毕竟战争,一直都是人们最讨厌的事。

  而在顾烨化成石像的地方,原本微小无比的小绿苗和小灵芝在这一刻也长到了一个巴掌般的大小。并且在其身边还出现了凶兽守护。

  而这本属于魔族

  而就在尹寂涵碰触到珠子的时候,那颗珠子突然爆射出异常绚丽的光芒。随即只见天边照射出来一条光幕。

  那个光幕很大很大,就像是一座大山上倒垂而下的瀑布一般。

  在尹寂涵等人错愕的情况下,光幕绚丽的光芒逐渐暗淡,将里面的情况显现了出来。

  在光幕之中,有一个老头子,他静静的盘膝坐着。

  而在那满头白发的老头子出现之时,尹寂涵他呆住了,凌雪也呆住了,甚至就连刚刚反应过来的秦灵在这一刻也呆住了。

  因为那个老头,就是他们等待了整整几日的家伙啊!

  然而,那道光幕里的顾烨依旧如先前那般的面无表情,看来是刚好ai托管时的那一天。

  里面的顾烨只是盘膝的坐了一会儿,便走了。

  很快,光幕里面开始回顾ai顾烨的所作所为,不仅记录了如何击败死亡怨芽的过程,就连同邪夷极尽生死的场景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但,这颗珠子所记录的远不止这些,其中最令人窒息的莫过于最后收尾的那只凭空出现的巨大怪手!

  而这很显然是顾烨遗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通报了!

  光幕在通报完这一切之后便携带着珠子爆碎而消失了。

  当然,细心的凌雪早已准备好了记忆水晶记录了这一切。

  “师父他居然跟这么多恐怖的对手作战,而我们却呆在宗门里无动于衷!”秦灵白皙的手指握成拳状,幸好秦灵平时注重修剪指甲,所以如此紧握拳头倒是没有让指甲渗透进血肉之中。

  啪!

  在这个时候,一声巴掌的脆响在这广袤的土地上响荡起来。

  却是尹寂涵他对自己打了一巴掌,而且这一巴掌很显然是动用了修为的,直接将他嘴上的那层黑色面皮给打碎了!

  随着尹寂涵对着自己打了这么个一巴掌,原本还想要劝解他的凌雪在这时也只得叹了口气。

  “走吧,这是师父留给我们的通报,在师父没有醒过来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干。”凌雪就这样扛着自己师父的石像走了。

  不是她不想用灵力托着走,主要是她想要跟自己的师父贴切一点,哪怕这只是一具石像。

  当然,如若顾烨没有化成石像的话指不定得要占点便宜。

  而看到凌雪步履蹒跚的背着顾烨石像一步步的走着,尹寂涵心中也有些沉重。

  他不敢再去碰那个石像,因为是他致使师父变成了这个模样。所以他内心的愧疚感是不会允许他如此做的。

  更何况,在顾烨闭上眼前的那个眼神就像是一把刀,无时无刻不在扎他的心。

  秦灵漫无目的的跟着走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乱乱的,从师父被自己的大师兄谋害变成石像再到凌雪说师父他只是睡着了并没有死,她都很难理的清哪跟哪。

  但这也不能怪她,主要是在以前任务基本都是顾天伤交由尹寂涵和凌雪去干的,唯独她一人须得陪着顾天伤那老变态。以至于她涉世不深,对于世上的许多事情都只是一知半解。

  就这样,三个人,一个背着沉重的石像,两个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个魔族的领地。

  而在这个领域的极远处有着不少强大的魔族盯着这里。

  由于前几天的巨掌轰击,以至于周边无数魔族和凡间修士死去。这里的动静实在是太过巨大,不少实力强劲的魔族赶了过来。

  但这些实力强劲的魔族始终都不敢靠的太近,只好在远方互相交谈的看着。

  这些实力强劲的魔族高手足足有十几个,但唯有一个魔族是骑着一头魔马在远观尹寂涵他们的情形的。

  “阿迪克大王,他们好像要回去了,我们真的不去看一看吗?”在那骑着魔马的魔族身旁一个魔族将领走过去俯身道。

  而那个叫做阿迪克的魔族只是微微抽下了自己头顶的黑色兜帽,充满邪气的气息在这一刻外露而出。

  然而就在他暴露出自己的气息时,原本正在行走的尹寂涵只是微微一顿步,随即一股更加庞大的气息直接向后冲击而去。

  阿迪克的气息如同巨蟒一般,邪恶气息刚一吐露出来就能使人浑身难受。而尹寂涵的气息则如同莽龙一般,直冲云霄直接将阿迪克这个强劲魔族的气息震散。

  “圣帝强者!?快!速速禀报阿沙斯大人!”阿迪克猛然一惊,连忙转身朝着旁边的几个魔族喊道。

  那几个魔族闻同时一惊,随即连忙往回跑去。

  “所有魔族听令!撤离!”阿迪斯没有在看的想法,而是直接选择了回去。

  因为现在的他就算是十个加起来也不会是一个圣帝强者的对手!

  “阿迪斯大人,我们就这么回去?这可是在我们的地盘,区区一个凡人修行者就敢如此嚣张,我们不给他点颜色是不是有丢魔族颜面?”一些不解的普通魔族说话道。

  砰!一声强烈的爆炸声响起,阿迪斯只是微微一抬手,那名刚刚说话的

  的领地周围却不见一只魔族,自从顾烨在此地化为石像后,这里便没有了生气。

  以至于万物都不可在这里生长,而且还有先前残留下的能量余威,圣灵者以下入内必死无疑!

  这也是这里被魔族抛下的原因,不过虽然这里被魔族抛下了,但人类那边依旧不敢过来将其划进他们的领土里。

  在没有任何外界的打扰,灵芝和绿苗呈直线般的疯狂生长着。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