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25章 南越杀人王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25章南越杀人王

  “今天遇到一只小野猫,我心情不错,也就不迁怒于别人了。s.xs321.”

  陈泽慧看着眼前的齐画,微微笑着,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很庆幸?”

  齐画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三年前齐家的倒塌,以及这些年来的经历,让她备受磨难,根本没有与陈泽慧这样的人正面对话的勇气。

  “这样好了,我今天只带走你和那只小野猫,其余的人,也就放过了。”陈泽慧大度地笑道,伸出一只手来,用手指挑起齐画的下巴。

  陈惊梦眉头一挑,把惊魂未定的铁心兰从怀里放了下来,大步往前走去。

  “不要动哦,不然我会生气的!”陈泽慧眯着眼睛抬头,对着陈惊梦呵呵笑道,“念在你也是个美女的份儿上,我就不怪罪你了。”

  陈惊梦怕他对齐画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只能停住脚步,缓缓道:“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你既然认出了阮元来,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我觉得你没有脑子。”陈泽慧哈哈一笑,摇了摇头,而后掐住齐画的下巴。

  他的眼神忽然阴冷,盯着齐画道:“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齐画让他吓得身体颤抖,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

  陈泽慧这些年累积起来的威严,已经在她心里累积了起来,所以,她根本没有跟陈泽慧对抗的勇气。

  陈惊梦快步走到了齐画的身后,一把拉住她的后领,唰一声后退,后退的同时,眼神落在阮元的身上,充满了忌惮。

  南越“杀人王”阮元,曾经是南越政府臭名昭著的鹰犬,不知道镇压了多少义士,以一己之力,屠杀了整个义军司令部,每一个人,都是被他斩首而亡!之后,南越政府被推翻,阮元和另外的两兄弟也就不知所踪。

  据统计,直接死在阮元手里的人,已达六百,其中不乏有成名已久的高手和身经百战的将领!

  阮元却是没有出手的意思,眼神冷漠,仿佛世间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退到了门口之后,陈惊梦这才停住,齐画也被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此刻,齐画忍不住浑身颤抖,感觉到了害怕。

  “我……我不想回去……”齐画嘴唇颤抖着说道,她甚至已经预料到了回去之后是怎样的后果。

  铁心兰惊魂已定,拍着胸脯站出来,说道:“画画姐,放心好了,这些垃圾,大叔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

  阮元漠然发笑,或许,小丫头听过他的威名之后就会知道这话有多么可笑了,这世界上,有能用一根手指头将南越“杀人王”阮元戳死的人吗?

  “大叔?”陈泽慧淡淡地扫了一眼自己看中的“小野猫”,“那么,他在哪里呢?”

  话音未落,齐昆仑就已经从门里走了出来,不过,他的穿着却是让人大跌眼镜……只见,他的胸前围着白色的围裙,上面沾染着油点,双手湿漉漉的,还带有几片没洗干净的鱼鳞。

  齐昆仑今天在亲自下厨,所以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直到陈惊梦出来之后,他才察觉到了什么,然后急忙把鱼拍死,开膛破肚,围裙都没来得及脱就走了出来。

  跟着齐昆仑出来看热闹的,还有虞人,她一出来,就看到了陈泽慧。

  “啊呀呀,陈副总居然亲自来了!”虞人不由一惊,轻声叫道,“嗯……多半是送死来了!”

  铁心兰不由惊喜道:“大叔,这两个家伙好嚣张,要把我和画画姐带走呢!刚才,画画姐让他给吓哭了!”

  齐昆仑看到齐画眼角的泪痕,不由一怔,而后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了起来。

  “老板后退。”阮元眯着眼睛往前一步,甚至还脱掉了自己的薄外套。

  “这个人很厉害?”陈泽慧诧异地问道,上下打量着一副厨师模样的齐昆仑。

  陈惊梦看着自家元帅穿着围裙的模样,心里也是哭笑不得的,不过,却也觉得他这个人更加真实,不再那么虚幻,有了人的烟火味,而非神一般一直高高在上。

  恐怕,任何人都想不到,堂堂五星大元帅,为了让家人开心,会亲自下厨杀鱼做饭……

  齐昆仑今天的心情本来不错,但这一刻,却是有点不好,仿佛天边的那团乌云。

  阮元在这个时候点了点头,站在陈泽慧的面前,说道:“应当是比刚刚那个女人厉害一点,不过没关系,能杀。”

  “那我就放心了!”陈泽慧听后,不由呵呵一笑。

  齐昆仑伸手指了指他们两人,问道:“这两个人是谁?”

  “一个是清水娱乐的副总陈泽慧,另外一个是南越杀人王阮元。”陈惊梦如实禀报道。

  齐昆仑听到之后,只是淡淡哦了一声,仿佛像是听了两个路人的名字一样,浑不在意。

  阮元看到他这样的态度,不由眼中寒光闪烁起来,他感受得到,对方很强,气势如渊,很深沉,但他不认为对方能比自己还要强!见对方似乎浑不在意的轻视模样,他内心反而是充满冷笑的,这样一来,在对方的轻敌之下,将对方斩杀,也会轻松很多,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了。

  “不怕,叔在呢!”齐昆仑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而后轻轻拍了拍齐画的肩膀,温和地笑道。

  不管对方是谁,他首先要做的,是安抚齐画不安的情绪,看到齐画如受惊的小鸟一般,他心里就会很难过。

  齐画却是身体微微发抖,说道:“哥……要不还是算了吧,我跟他们走,不要连累家里人。”

  “这话说晚了。”陈泽慧忽然笑道,“我准备让阮元把你们两个之外的人给都宰了!”

  阮元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寒气,周围风雪飘过,到了他的身前,竟然自然散开,仿佛被什么感受不到的风给吹散了一样,给人一种非常虚幻的错觉!

  “这家伙,好重的杀气!”陈惊梦感受到对方身上那恐怖的杀气,不由暗暗吃惊,此人的杀气,甚至压过了她见过的任何一个军中高手。

  齐昆仑在这个时候对着齐画摇了摇头,道:“别担心。”

  同时,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站在前方的阮元。

  “刚刚,你动的手?”齐昆仑漠然开口问道,一步走上前来。

  他身上的围裙与他此刻的表情和气质极不般配,给人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这一幕,甚至让陈泽慧感觉好笑,于是,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前仰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