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44章 惊梦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44章惊梦

  齐昆仑见到了赤着上身的齐鸿,他立于霜雪当中,嘴唇乌青,身体冻得发抖。s..

  “大哥!”齐昆仑不由大声喊道。

  齐鸿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齐昆仑,缓缓道:“弟,我好冷……”

  齐昆仑伸手想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解开,但是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之脱下,反而是手脚无力,软绵发虚。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快跟我回家吧!”齐昆仑上前握住齐鸿的手臂,却发现一片冰凉,宛若握住了一团霜雪。

  齐鸿看向齐昆仑,麻木的脸上有了一丝简单的笑意,说道:“昆仑我弟,你如今有了这样的成就,已是光宗耀祖,作为你的大哥,我很是欣慰。”

  “大哥说笑了,如果没有大哥栽培,弟弟怎么会有今天?爸妈和画画我都已经接回家了,快跟我回去吧。”齐昆仑笑道。

  “回不去了!昆仑!”齐鸿却是怅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齐昆仑不由一怔,抓紧齐鸿的手就想要把他拉走。

  但齐鸿轻松一抖,就已经挣脱。

  齐昆仑愕然,而后五指如鹰爪一般抓下,但是却与齐鸿的身体直接错过,仿佛抓了一团空气一般。

  齐鸿缓缓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就是不放心,所以来看看你,看到你过得安好,我也就放心了……”

  “大哥,你去哪里?”齐昆仑不由大惊,只见齐鸿的步伐虽然缓慢,但速度却极快,仿佛缩地成寸。

  齐昆仑急忙迈开龙形步法,以大跨步追去,但他速度纵然极快,却也始终无法追上自己的大哥。

  齐鸿转过头来,最后深深地看了齐昆仑一眼,道:“昆仑我弟,一路保重,照顾好爸妈,照顾好画画。”

  “大哥等我!”齐昆仑又急又怒,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拉近彼此的距离。

  齐鸿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来,道:“弟,你要小心……小心那些藏在幕后的人,一张网,已经张开了,你如果无法撕开,就早点带着亲人们离开华国吧……”

  “大哥!”齐昆仑大叫道。

  “走了。”齐鸿转过头去,慢慢隐于黑暗当中。

  齐昆仑只觉得浑身冰冷,猛然挣扎,一下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室内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刚刚只不过是一场惊梦而已,略微摇头,发现自己的额上竟然有了些许的汗珠。

  “我而今已走到了后面的路上……心灵之强横,无人能敌,为什么,还会做这样的梦?是最近心力交瘁,对大哥太过思念导致,还是这世间真的有魂能够托梦?”齐昆仑不由深思,自他大成以来,就从没有再做过梦。

  世间有无数磁场,一些所谓的心灵感应,奇妙梦境,实则都是磁场之间生出了某种奇妙感应而生成的。

  人就是一个行走的磁场,人死之后,磁场会消亡,或者说归于天地。

  齐昆仑微微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自习武有成以来,他几乎就再没有出过汗了,毛孔闭塞之后,炼精化气。

  忽然间,房门被人敲响。

  “进!”齐昆仑沉声说道。

  破军打开了房门,齐昆仑已将床头的灯光打开。

  破军进门之后,直接单膝跪地,声音沉重道:“禀报齐帅,刚刚得到消息,齐鸿大哥的坟墓……”

  齐昆仑听到这里,双眼当中猛然绽出仿佛要化作实质一般的寒光来,整个室内的空气,仿佛都瞬间下降了十几度。

  “被掘了!”

  破军最后这三个字,沉吟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出,语气当中充满了自责与痛苦。

  齐昆仑已经预料到了,他狠狠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嘴唇变得有些发白,喃喃道:“难怪,难怪大哥会告诉我,他很冷……”

  破军脸上一片苦涩,道:“卑职失职,请责罚!”

  齐昆仑赤脚下了床,摸出一根香烟点燃,平复情绪,这才轻缓地问道:“二十四师的人呢?”

  “之前白炫安排了一个连驻扎,之后见没有什么事,就减少了人数,大约在墓地周围安排了两个班的特种精锐轮值。”破军沉声诉说着此事,“郝光荣也按照白炫之前的安排布置……但这次,是有高手将他们制住了。”

  齐昆仑的脸色铁青,腮帮紧得彷如钢铁一般,他深深吐出一口烟雾,这才问道:“骨灰呢?”

  “骨灰被战士们拼死抢下。”破军说到这里时,略微松了口气。

  齐昆仑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虽然人死不能复生,骨灰也没有什么作用,但它完好无损,那也是对心灵的一种慰藉。

  “是谁动的手?”齐昆仑平静道。

  “人都是从燕京军校‘雷神之鞭’特种学院里抽调出来的,具体命令不知道是谁下的,但能够有这个能量的……”破军说到这里,已是没有再说。

  这个时候,他听到齐昆仑的身体内,传来一阵阵噼啪脆响,隐隐有虎啸龙吟之声,就连窗户,都因此而砰砰作响。

  “好得很!”齐昆仑将滚烫的烟头一下攥在了掌心里,缓缓捏住,将之熄灭。

  破军默默从屋里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陈惊梦站在门外,也是满脸的沉重,道:“齐帅打算怎么处理?”

  破军略微沉吟,道:“还能怎么处理?这两天,怕是要死很多人了……”

  陈惊梦的嘴角不由抽了抽,道:“没想到他们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做出挖坟掘墓这种事情来!不过,这其中也有蹊跷,动手擒拿二十四师的精锐的人,可是燕京军校的特种学院里抽调出来的军官……此事,必然还有幕后推手。”

  “嗯。”破军也是若有所思,“准备好杀人吧。”

  陈惊梦微微颔首,她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会卷起多大的风波,尤其是,其中还牵涉了雪国八大寡头之一托卡列夫的儿子别佐列夫!

  许家,能够整出一个这样的局来,着实是让陈惊梦都感觉到惊讶。

  齐昆仑在房间当中站了片刻,而后,穿上了衣裤,一件简单的白衬衣,外面套上军装,没有去佩戴肩章。

  他神色如常,动作有条不紊,站在镜子面前缓缓扣着一个个扣子。

  “不论是试探,还是政争,都应该有一个底线。”齐昆仑将最后一个扣子扣上,再套上了一件风衣,对着镜子缓缓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他的脸上,浮现出冷漠到了极致的笑容来,森然道:“我大哥去世已近三年,你们却挖坟掘墓。难道,就真不怕我大开杀戒吗?莫非,就真以为我齐昆仑会为了国家大局而隐忍不发吗?”

  “我……要杀人!”

  他拉开房门,大步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