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64章 一个懒货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64章一个懒货

  齐昆仑悄然离开了国会,乘坐一辆等候着的轿车,不知去往何处。s.xcmxsw.

  国会当中,会议继续。

  “挺久都没有回燕京了,变化还是不小。”齐昆仑坐在车内,神色淡然,看着窗外掠过的景色。

  终于,车在一处四合院门口缓缓停下,院门外有两座古旧的石狮子,上面已有斑斓。

  齐昆仑下车之后,敲了敲大门,不一会儿,有个老妇过来开门,看到齐昆仑之后,脸上露出笑容,道:“昆仑来了!”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笑道:“梅姨,你好。”

  梅姨将大门一下推开,说道:“快进来吧!”

  齐昆仑跨门而入,进入这已许久未来过的大院当中。

  “你好不容易来一次,今天可得在这里吃顿饭,你先等会儿,我去做饭。”梅姨兴高采烈地说道。

  “不了,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坐坐就走。”齐昆仑笑道,将手里的礼物放下。

  梅姨叹了口气,道:“你啊,现在是一国大元帅了,能来看我的机会,可是越来越少咯!”

  齐昆仑笑了笑,然后往后院走去。

  后院这里,有一座假山,假山旁,有一座小小的亭子,亭子里,有一个老人正躺在一张椅子上,胸前,摆放有一坛酒。

  不见老人怎么动作,张嘴微微一吸,就见坛子里的酒立刻倒射而出,直接飞进了老人的嘴里去。

  这门绝学,齐昆仑早就想学很久了,只不过,学了很久都没能学会。

  齐昆仑在老人的身旁坐下,说道:“老师,好久没见了。”

  老头眼睛都懒得张开,吸了一口酒之后,砸吧砸吧嘴,继续躺着,道:“呵,齐小子来了啊!我听小韬说你遇到了麻烦,解决了?”

  齐昆仑微微点头,道:“解决了!”

  这个时候,梅姨端着热茶走了过来,狠狠瞪了一眼椅子上的老人,有些恼火地说道:“老陈你个懒货,昆仑来了也不知道招待一下,就知道躺着!就知道喝酒!”

  “呵呵呵——”老人听到数落之后,只是发笑,“我是老人,他是年轻人,不让他伺候我就不错了,还要我招待他?”

  齐昆仑接过梅姨手里的热茶,道了一声谢谢,梅姨又瞪了老陈两眼,然后慢慢退下了。

  老陈轻轻摇晃了一下椅子,然后又吸了一口酒,只见那香浓的酒液不差分毫被他吸入嘴里,咕咚咕咚咽下。

  老陈就道:“当年我最想学的就是这门本领,可我学了好久都不会。有一天,我闲下来了,就试了试,没有想到,这一试,竟然就成功了!啧啧啧,没想到我还有这个天赋。”

  齐昆仑早习惯了老陈这种说话的态度,笑了笑后,说道:“老师身体可还安好?”

  老陈忽然睁开了眼睛,把胸膛上摆放着的酒坛拿了下来,放到一旁,坐起身来。

  齐昆仑尽管称呼他为老师,但是并不清楚他的来历,只知道,他与陈家渊源颇深。

  “好还是好的,就是有点寂寞,不过,也已经习惯了。”老陈说道。

  齐昆仑从怀里掏出雪茄来,给了老陈一根,老陈伸手接过,在手里把玩了片刻,而后放到嘴边来,齐昆仑凑过去,帮他把雪茄点燃。

  “我听说你跟那个什么中南剑仙有了点矛盾?”老陈问道。

  “不算矛盾吧,只是他的徒弟不长眼。”齐昆仑平静道,自己也点燃了一根雪茄。

  “哦……宁长生这个人还算不错,如果有交手,留点情面。”老陈道。

  齐昆仑却是道:“他战绩赫赫,威名震天,人尽敌国,我不知道是不是一定能稳压他一头。”

  老陈道:“你要打不过他,那陈老子可白瞎了这么多时间教你!”

  齐昆仑轻轻点了点头,道:“他如果真要跟我一战,我会赢的。”

  老陈道:“这态度老子就比较喜欢了!”

  齐昆仑笑着,心里难得腹诽起老陈没有一点高人风范,高人,不都应当是仙风道骨的么?但老陈,俨然一副老匹夫模样,一点未变。

  抽了两口雪茄之后,老陈这才缓缓道:“而今这世道,是不断向前的,但是,总有些人,思想却是越来越往后去的。见识了你今天在国会上的本事,我这里也就放心了。你要记住我的一句话,出身不重要,自己该做什么才是最重要!”

  “我走了,跟你梅姨说一声。”

  “老师到哪里去?”齐昆仑不由问道。

  “去该去的地方。”老陈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叼着雪茄起身,走出亭子,还没两步,就回过头来,“嘿,老子叼雪茄这模样,是不是很帅?”

  齐昆仑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老陈的身影已经消失。

  梅姨再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齐昆仑坐在亭子里了,不由皱眉道:“那懒货呢?”

  齐昆仑道:“老师说他走了,让我告诉你一声。”

  梅姨微微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说完这话之后,梅姨意兴索然,说道:“你有事,我就不留你吃饭了,现在,也的确没心情留你吃饭了。”

  齐昆仑站起身来,离开了这自己曾经生活过大半年的四合院。

  齐昆仑对自己这个老师并不了解,他初到燕京来,就被人从新兵连里挑选了出来,然后送到了这座四合院当中。而后,老陈开始教他一些东西。大半年之后,齐昆仑又被送回到了部队里去。

  “或许再也见不到老师了。”齐昆仑心中微微一叹。

  他虽不知道老陈的具体身份,但是却能隐约猜到,他是这个国家的一根定海神针般的存在,神秘而且强大,正是因为他的存在,这么多年来,华国才能在诸多变革当中依旧稳步前行。不然的话,或许,华国也会步当今雪国的后尘,民不聊生,寡头割据。

  而今,老陈说他要走了,或许是因为他真的有些老了,或许也是因为齐昆仑真正成长起来了,他不想再管这些事了,所以准备享受“退休”后的生活。

  齐昆仑脑海当中回想着老陈临走前留给他的那几句话,很有深意……

  “梅姨,您知道老师的真名吗?”齐昆仑问道。

  “我哪知道!我就是个保姆而已。”梅姨说道,“这懒货虽然懒了些,但人还是不错的。甭说是我了,就连陈森和陈国韬两兄弟都不知道呢,只管这懒货他叫老祖。”

  “不过,这懒货哪里有半点长辈的样子,整天懒得要命,吊儿郎当的。走了也好,以后不用伺候他了!”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想起陈国韬之前试探自己时候的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来,想来,是老陈无聊了,随手打发了他两招,然后他学到了点精髓。

  他听着梅姨的评价,心里也是哭笑不得,不过,却是不得不承认,这就是老陈的真实写照。

  一个没有半点高人风度的真高人!

  这个时候,齐昆仑的手机响起,是罗定国打来的,国会那边,已经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