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72章 价值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72章价值

  直到齐昆仑等人走出大门,许佳人都没有下令。s..

  “杀不死他的。”许佳人忽然垂下目光,“他若这么容易杀死,那么,早就已经死了。”

  “把我的父亲,送到医院去……”

  只有许劲山才能深刻体会到,独自一人,承受齐昆仑那种滔天杀机与愤怒,是怎样的感受。

  三国时期,有张翼德喝断长坂桥,吓得曹军将领肝胆俱裂,坠马而亡。今天,齐昆仑只是一声质问,便吓得许劲山胆裂。

  吕天云看着齐昆仑和吕嫣然等人离去,顿时绝望了起来,惊恐地看向许佳人,道:“佳人,我刚刚只是故意麻痹他而已,想让他放松警惕,然后你好让人将之杀死。”

  许佳人神色冷漠,看都不看吕天云一眼,一挥袖子,直接往外走去,同时下令,道:“一个不留!”

  “佳人!”吕天云惊恐大叫道,“你不要忘了,是我们告诉了你这件事的……”

  他话音戛然而止,枪声已经爆豆般响了起来,场内吕家众人,全部被打成筛子,一个个死不瞑目。

  此时,齐昆仑等人才刚刚上车。

  齐昆仑侧头看了一眼吕嫣然的脸,见她面无表情,不由说道:“那些,可都是你的亲人。”

  吕嫣然缓缓道:“我为保他们的命,不辞生命危险,但是,他们却可以转手就将我卖掉!这样的亲人,不要也罢。”

  齐昆仑淡然一笑,随手递出一根烟。

  吕嫣然接过之后,立刻点燃,狠狠吸了两口,又吐出口气来,道:“想要活命,却是连局势都看不明白,如墙头之草,左右摇摆。这样的人,也不配继续活下去了!”

  “冰柜里有酒,想喝自己拿,不必客气。”齐昆仑淡淡道。

  吕嫣然果真不客气,拉开车载冰箱,从里面取出一瓶酒来,倒上一杯,加了冰块之后,立刻一口吞下去足有三两。

  吕嫣然面上有了些许血色,将烟匆匆抽了两口之后摁灭,道:“还请齐先生不要为难我弟和几个长辈,他们都没有参与。”

  齐昆仑微微颔首。

  “这一次,我还真是吓掉了半条命。”吕嫣然做了几个深呼吸,让心情彻底平静下来,“先生真的被免职了?”

  “已经复职了。”齐昆仑漫不经心地说道。

  吕嫣然笑道:“我就知道,先生人中龙凤,怎会被这些垃圾扳倒?”

  吕嫣然一边笑语嫣然,一边挪了挪屁股,更靠近齐昆仑,饱满的胸膛擦碰对方手臂,可怜道:“今天先生能够亲自前来,出手相救,嫣然真是感激不尽,不知道何以为报。”

  齐昆仑神色戏谑,不为所动,只淡然道:“安心做事,我自然不会让人欺你。”

  “先生手握重权,却是有情有义,真是让人敬佩。”吕嫣然媚眼如丝道。

  齐昆仑哂笑,只觉得这女人的胆子和心思都够大的,才经历了那样的事情,这会儿回过神来,就开始勾引自己了。

  吕嫣然见好就收,不再谄媚,而是认真说道:“先生,经此一役,许佳人已经是山穷水尽,你要小心狗急跳墙,她做出玉石俱焚的事情来。”

  “嗯。”齐昆仑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吕嫣然忽然叹道:“不过,出了此事,我对先生,怕是也没什么作用了。”

  齐昆仑道:“你不必试探,我不会而无信。”

  吕嫣然心下彻底放松了,她就怕自己在没有了任何价值之后,齐昆仑对她弃之如敝履。

  “你既然无事可做,就继续帮我查我大哥的事情,找到多一点的线索。”齐昆仑平静道,“如果有什么发现,立刻告诉我。”

  “是!”吕嫣然点头,她也知道,查这件事恐怕很危险,但自己若是选择不做,那就真的没有一点价值了。

  而且,这是她唯一能够跟齐昆仑保持联系的一条线,她也舍不得就此断掉。

  齐昆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无奈一笑,道:“真是一刻也不得清闲。”

  说完这话,他直接将之接通,对面的将官立刻开始向他汇报实时战况。齐昆仑安静听着,然后对原有计划做出几个细微调整。

  挂了电话后,齐昆仑不由感叹一声,道:“画画的演唱会都没能看完。”

  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就连齐昆仑,都有一种略微疲倦的感觉。倒不是真的疲倦,而是纯粹的一种感觉,心累而已。

  骑士十五世缓缓停了下来。

  吕嫣然回过神,对齐昆仑道:“谢谢先生,我到家了!先生回去,一路小心。”

  “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我会让人盯着。”齐昆仑伸手跟她握了一下,而后说道。

  “多谢!”吕嫣然一笑,然后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去,挥了挥手。

  陈惊梦将油门一踩,载着齐昆仑直接离去。

  “吕家的人,除了这个吕嫣然之外,好像都是一群不堪入目的蠢猪。”陈惊梦开着车,摇头冷笑了起来。

  “的确够蠢。”齐昆仑把玩着自己的打火机,若有所思。

  此时,演唱会已经散场了,埃姆、齐画、虞人、莫安妮以及一些嘉宾谢幕之后,粉丝们开始退场,只有些铁粉还依依不舍,希望能够要到签名或者找机会合照。

  “希望画画不要生气。”齐昆仑无奈苦笑。

  陈惊梦心中不由好笑,齐昆仑天不怕地不怕,连别佐列夫和康天和那样的人都说杀就杀了,甚至康天和差不多还是当着王锋的面给杀了的,但这会儿,他却很害怕齐画生气。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老陈已经走了。”齐昆仑说道。

  “老祖走了?!”陈惊梦听到,不由一怔,震惊道。

  “嗯。”齐昆仑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陈惊梦问道。

  “就在今天。”齐昆仑道。

  陈惊梦不由欷歔起来,道:“老祖自我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那院子里,没想到,去得这么突然啊!”

  齐昆仑一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道:“我的意思是,他离开了,不是死了!”

  陈惊梦听后,脸色一红,道:“不好意思,我想得太多了……老祖到哪里去了?”

  齐昆仑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你对他了解吗?我发现,自己到了现在,都对他一点不了解。”齐昆仑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也不了解!我只知道,他是我们家族的老祖,具体哪一辈的,叫什么名字,家里都没人清楚呢……而且,我爸说,老祖很了不起,当初国内发生过几次具有颠覆性的大事,最后都是老祖一手压了下来。柳宗云权柄滔天时谋划了一件什么事,也是老祖出面将他给压了下来。”陈惊梦沉吟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二十多年来,几乎四任最高首领,都来拜访过他。”

  齐昆仑心中有些震撼,自己的那位老师,还真是一位奇人,就连陈家都不了解他。

  不过,他又是这么真实的存在,懒惰而且嗜酒,对雪茄也有独到品味……

  他摇了摇头,然后无奈一笑,希望有能再见的一天吧!然后,他让陈惊梦随他进去接齐画等人,一会儿一起吃个宵夜,庆祝演唱会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