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76章 鲜血刺目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76章鲜血刺目

  齐昆仑对于自己的家人极度重视,尤其是他为了齐鸿坟墓被掘一事狂怒杀人,更是给无数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也让他们心惊肉跳。s.xs321.

  莫安妮知道,陈泽慧犯到齐昆仑的手里来,多半是玩完了!只不过,清帮在明珠城一带的地位非同小可,整个东部沿海一带,都有他们的势力。曾经也不是没有大佬想拿清帮开刀,可是,到了最后反而是自己灰头土脸,不了了之,清帮随意道歉了事,也没吃多少的亏。

  回到医院之后不久,齐画的抢救工作就已经结束,她清醒过来,只不过喉咙肿胀,说不出话,还戴着呼吸机。

  齐昆仑将之送到特护病房之后,轻轻握住她的手,温和道:“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齐画轻轻点了点头,眼角有泪水落下,她不知道,自己的嗓子是不是还能用。

  齐昆仑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水,叹道:“是我不好,没保护好你。”

  齐画微微摇头,意思是并不责怪他。

  齐昆仑冲着她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不用为自己担心,我会给你请来世界上最好的医生!”

  齐画眨了眨眼睛,然后勉强笑了下,握紧了齐昆仑的手。

  齐昆仑陪了齐画一阵之后才离开病房,然后对在外面的众人说道:“各位就先回去休息吧,画画这里,我照顾着。有好消息,会通知大家的!”

  虞人说道:“我就不回去了,在这里陪陪她,她需要我。”

  “也好。”齐昆仑点头,虞人是齐画目前最好的朋友,的确是需要她的陪伴。

  齐昆仑挥了挥手,让大家都离开医院,而后搀扶着虞人进了病房里去。

  虞人一瘸一拐在椅子上坐下,龇牙咧嘴道:“刚刚还没这么疼,这会儿可疼死我了!”

  齐画已经睡着了,于是,她说话就变得非常小声,但龇牙咧嘴的模样,偏偏却又显得有些滑稽好笑。

  齐昆仑在她面前蹲下,将她的靴子直接脱了下来,看到脚踝肿胀得非常厉害,不由皱了皱眉,说道:“扭伤有点严重,不过好在是没有伤到骨头。你下次,可要注意点。”

  “哦,小叔叔你轻点哦!”虞人不由痛得龇牙。

  齐昆仑随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布包来,打开之后,里面摆放着一根根精致的银针。

  虞人眼前一亮,问道:“小叔叔你还会医术啊?”

  齐昆仑摇了摇头,道:“略通。”

  “来吧来吧!”虞人抬着自己的脚,放到齐昆仑的面前来。

  齐昆仑出手如电,一下就将银针扎了进去,而后两根手指捻住银针,催动暗劲,将之传导进去,震散虞人脚踝处的淤血。

  虞人穿着黑色的丝袜,精致的玉足包裹在里面,透出些许的肉色,脚趾上还涂了银色的甲油,整只玉足精致而又纤细,充满了美感,看上去显得非常诱人。只不过,齐昆仑却是神色如常,似乎丝毫不为所动,他内心里,是把虞人当成齐画一辈的。

  “咦……没意思!”虞人看齐昆仑一丝不苟,没有什么异动,心里不由哼了一声。

  脚踝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感觉很舒服,仿佛整个脚踝都被温暖的火焰给包裹了起来一样,里面的淤血,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散去。

  齐昆仑练功时也经常会因为剧烈撞击而导致肌肉淤血,不过,他而今到了这个境界,也就用不上银针了,体内虎豹雷音一震,洗筋伐髓,立刻就能让淤血散去。这银针,是他专门用来给别人疗伤的,以备不时之需。

  虞人低声道:“小叔叔,我脚这么好看,这扭伤会不会破坏美感啊?”

  “没有妨碍。”齐昆仑淡淡道。

  说话间,齐昆仑已经将银针一拔,手掌捏住她的脚踝狠狠一抖,痛得虞人又是一声轻哼,但阵痛过后,脚踝的感觉却已好了许多。

  齐昆仑站起身来,平静道:“静养个两三天就好了,没事的时候,自己多抹点药水上去就行。”

  虞人撇了撇嘴,把靴子给穿上了,然后把椅子靠背往后放了放,躺在上面,道:“我睡会儿,她要是醒来,想找人说话,你就喊醒我。今天,真的太累了。”

  齐昆仑嗯了一声,在沙发上端坐不动,低头摆弄手机,发出一条条指令。

  虞人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翻了个白眼,觉得眼前这位小叔叔真是个“铁憨憨”,根本撩不动啊!她对自己的容貌、身材、文化底蕴,包括所有的综合素质都是极有自信的,江东那边,也不知道多少阔少排着队想跟她约会呢……但到了齐昆仑这里,却有挫败感了,想起齐昆仑对蔡韵芝那态度,她觉得自己简直被对方给秒成渣了,不对,应该说是连渣都没剩下。

  “嗯……好歹还收了我的雪茄呢,都不带搭理我。”虞人心里嘟囔一句,眼睛慢慢闭上了。

  齐昆仑也是事情太多,心情沉重,若是平时,他倒也会跟虞人多聊几句,可现在,实在没有那个精力。

  齐昆仑发完了指令后,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眉心,看虞人睡得很香,便将外套脱下,盖到了她的身上去。

  “还不回家吗?”他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收到了蔡韵芝的信息。

  “今天有点事,你安心休息。”齐昆仑回复。

  “没你帮忙按摩,睡不着了。”蔡韵芝回道,“失眠了,想你!”

  齐昆仑笑了笑,忽然就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不由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到担架从车里抬出,担架上躺着一个女人,面上罩着呼吸罩,腰部被层层包裹,从绷带当中透出一片刺目的鲜血。

  他的瞳孔在这个时候猛然一缩,脑子里惊雷般炸响了起来!

  “回头联系。”他顾不上跟蔡韵芝多说什么,只发了四个字过去,然后匆匆忙忙离开了特护病房。

  病房门口,不知道何时赶来的破军正闭目养神。

  齐昆仑道:“不论发生什么,都给我好好看着!我去处理点事情。”

  破军说道:“是!”

  他也不问齐昆仑发生了什么事,就如一尊忠诚的石狮般守在病房门口,目送着齐昆仑匆匆离去,转入楼梯。

  “齐帅的脸色,很不好看啊……”破军心里默默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蔡韵芝看着手机屏幕上简短的信息,脸上不由浮现出些许的担忧,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不然的话,他不会只回这四个字的。

  她下意识想回一句注意安全,但想了想,还是忐忑地把手机放下,只在心里祈祷齐昆仑不会有什么事。

  “愿我们都能好好的。”蔡韵芝心里想着,把手机放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