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86章 心若琉璃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86章心若琉璃

  “爹?”

  齐思醒来,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齐昆仑,然后轻轻喊了这么一声。s.xcmxsw.

  齐昆仑听到这一声呼唤,心中瞬间五味杂陈,绷住的脸色也变得复杂起来,想要责问的话,瞬间说不出口来了。

  齐昆仑道:“你见过我?”

  齐思的小脸一片苍白,却带起了天真的笑容,道:“云爷爷告诉我,只要杀了那个女人,我就能找到你了。我那一刀捅得很深,她应该死了,那么,你肯定就是我爹了!”

  蔡青绾听到这里,猛然转过头去,泪如雨下一般。

  齐昆仑的两个眼角也疯狂跳动起来,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俯身摸了摸齐思的脑袋,温和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齐思说道:“我好得很呢,就是身上有点痛,动弹不了。爹,我想抱你!”

  齐昆仑轻轻叹了口气,道:“等你身体好了,爹让你抱个够。”

  “爹,你不走了吧?”齐思的眼睛闪呀闪的,轻轻地问道。

  齐昆仑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温和道:“放心,以后你想什么时候见到我,就能什么时候见到我。”

  他此刻心中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他最想对女儿说的一句话是——对不起。

  齐昆仑用手指轻轻刮过齐思的脸庞,小丫头很享受地眯了眯自己的眼睛,转头看到蔡青绾,道:“妈妈也在呀!妈妈,你都快有半年没来看思思了呢。”

  “我知道,我知道……以后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蔡青绾没敢转过头,呜咽着说道,心如刀割。

  齐昆仑一遍遍轻轻抚摸着齐思肉嘟嘟的小脸,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笑容,问道:“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

  “就是每天早晨起来跑跑步,练练功呀什么的,偶尔去一趟那个白花花的大房间,有白大褂给我打针,一去就是一天。别的时候嘛,就是坐着发呆啦,然后想妈妈什么时候来看我,我什么时候才能去杀那个女人……”齐思若有所思地说道。

  齐昆仑轻轻笑道:“那个云爷爷是这么告诉你的?”

  “云爷爷人不错,就是有时候有些严厉。对啊,他没骗我呢,我杀了那女人,你就来了!”齐思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来,“爹,杀人好可怕的,以后我不用杀人了吧?你不会离开我了吧?”

  “你以前还杀过人?”齐昆仑笑得依旧很温和。

  “对啊,云爷爷请的人从小就开始教我怎么杀人了……不过,我杀的那些人都是大坏人,云爷爷说他们要害爹你,所以我把他们都捅死了。”齐思扬了扬下巴,“爹,我可厉害了,以后谁要害你,你跟我说,我肯定能杀了他!”

  蔡青绾听不下去了,情绪有些崩溃,直接拉开门进了卫生间里去。

  齐昆仑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笑了笑,道:“以后不准听别人的话了,只能听你爹的!爹也不许你再去杀人,听到没?”

  “嗯嗯嗯!爹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很听话的,只要你以后永远别不让我见你就行。”齐思连连答应着,语气有些委屈地说道。

  齐昆仑心中感叹一声,道:“好了,困就先休息,爹不走,保准你一睁眼就能看到爹。”

  齐思微微点头,捏着他的手指,缓缓闭上了眼睛。

  在齐思闭上眼睛的一刻,齐昆仑温和的面庞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心中喃喃:“柳宗云,不将你千刀万剐,怎解我心头之恨?你这么给我女儿洗脑,真是好手段啊!”

  同时,齐昆仑也暗暗庆幸,自己的女儿有与众不同的心智,并未因为阴暗的童年而落下心理疾病。

  她的这种情况,被佛家术语形容为“心如琉璃”,心如琉璃,方可澄澈见我,八风不动,不为外邪所侵。也正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所以才能在这样的年龄承受一次次痛苦的人体科技改造。这样的人,往往都是奇才,不论做什么,都能保持比别人高出许多倍的专注来。

  放在宗教里,那就是有非凡“慧根”,是能成就阿罗汉果,修行成菩萨的人。

  齐昆仑见齐思逐渐沉睡过去,轻轻将她攥紧的小手放开,站起身来。

  蔡青绾这个时候才失魂落魄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头就撞到了齐昆仑的怀里。

  齐昆仑伸手将她抱住,说道:“她没事,她有很奇特的心智。只是,她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会对未来有影响,我会想办法扭转……”

  蔡青绾哀痛道:“我对不起你们父女……”

  “珍惜现在吧。”齐昆仑不知道说什么,半晌之后,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齐思,在没出生的时候,就被柳宗云预定为了一颗用来针对尹伊的棋子!她的这六年,是无辜且不幸的。唯一让人值得庆幸的就是,她有一颗天生的清静琉璃心,不为外邪所侵,不然的话,现在肯定不会是这种活泼开朗的样子。

  齐昆仑待蔡青绾缓了片刻才问道:“当初,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蔡青绾苦笑,道:“我并不知道他会针对你布下死局,我以为他要杀的只是吴教授,他当时骗了我。你知道,我那时候太年轻,尤其是还自负聪明,所以,那让我付出了代价……我那时候很崇拜他,敬仰他的智慧。直到后来,我才逐渐认清他是什么样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破你的至诚之道。”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中庸》

  齐昆仑当时已隐隐有将功夫练出“至诚之道”的苗头,这“至诚之道”是一种心灵精神上的奇妙境界,便相当于“秋风未动蝉先觉”、“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神行机圆,无人能犯”这类的境界,但又强于这三者。所以,柳宗云深为忌惮,便利用蔡青绾布下了这一局,让他的精神为之动摇,彻底破去了他成就这一境界的机会。

  “他到底用什么钳制你?不光光是思思吧?”齐昆仑问道。

  “我会自己解决的,你给我时间,好吗?”蔡青绾轻声问道,语气当中带着些许的哀求之意。

  “好!”齐昆仑缓缓点了点头,松开了蔡青绾的身躯,“你必须调整一下自己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不然的话,身体会出问题。我不想思思刚找回了我这个父亲,就失去你这个母亲。”

  蔡青绾听到这里,一怔,然后脸色微红,点了点头,道:“好!一定要给思思一个美好的未来,弥补我之前的过错。”

  “你没错,错的是柳宗云。”齐昆仑眯了眯眼睛,“早知在国会上的时候,我就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宰了!”

  蔡青绾苦笑,如果齐昆仑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若是齐昆仑真的知道女儿受制柳宗云的话,他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柳宗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