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299章 超级高手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99章超级高手

  孟从云看着走上来的齐昆仑和陈惊梦二人,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s.tingfree.

  “齐大将真是好手段啊,居然动用军队来冲击我们的司法署大楼,还有没有将法令放在眼里了?还是说,齐大将觉得自己手握天下兵马,权势滔天,可以为所欲为?”孟从云看着齐昆仑,冷冷地质问道。

  “不好意思,有兵权,真的能够为所欲为。”齐昆仑神色冷漠,直接与他擦肩而过,走向审讯室。

  孟从云的表情一下僵硬,他没想到齐昆仑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直接把他的话给怼回来,他恼火得浑身颤抖起来,恶狠狠道:“齐大将说的话,我一字不差记下来了,到时候,会跟国会提一提的!”

  齐昆仑一脚就将审讯室的大门给踹开了,只见莫安妮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头发和上衣都是湿漉漉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好像被抽空了灵魂一样。

  齐昆仑阴着脸走到莫安妮的身边,伸手在她脸上拍了拍,道:“回神,是我!”

  莫安妮抬眼看到齐昆仑之后,无神的双眸当中不由出现了些许的神采,她虚弱地抓住齐昆仑的手臂,颤声道:“我什么都没答应……”

  齐昆仑点了点头,而后冷冷道:“你们的胆子不小,对我的人用水刑?!”

  所谓的水刑,是一种非常严酷的逼供手段,即将人按倒在椅子上,而后用毛巾捂住整张脸,用水往毛巾上浇灌。如此一来,受刑的人便会感觉到强烈的窒息感!这种手段,就算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工都不一定扛得住,更别说莫安妮这个娇生惯养的女人了,她能够咬住牙始终不屈从于孟从云,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救救我……”莫安妮虚弱地说道。

  “我就是来救你的。”齐昆仑说道。

  孟从云看着齐昆仑的背影,缓缓道:“齐大将,她是我们司法署的犯人,你可不能说带走就带走。”

  齐昆仑转过身来,漠然地看着孟从云。

  孟从云被他这么看着,只觉得心底有些发虚,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一步,但还能够保持镇定,沉声道:“齐大将,这里是司法署!我是司法总署的第二副总检察长,我奉劝你最好不要乱搞事,不然的话,我会向国会提出弹劾。”

  “他们逼你做什么了?”齐昆仑没有去理会孟从云,而是转身对莫安妮道。

  “他们让我向公众发声,攀咬先生……”莫安妮抓着齐昆仑的衣袖,连连咳嗽,“我始终没有松口,然后,他们对我用了水刑。”

  齐昆仑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厉色,此事果然如陈惊梦所预料那般,来者不善!针对莫安妮,其实就是冲着他来的。若是莫安妮真的屈从,配合孟从云的工作,对他攀咬的话,再结合最近所发生的事情,的的确确会对他造成非同一般的影响。

  齐昆仑转过身,缓步就走出了审讯室,走到了孟从云的身前来。

  室内的所有司法署人员在这一刻都不由屏息,连大气都不敢喘,更别说是开口说话了。

  虽然他们一来就知道是孟从云要针对齐昆仑,但这位传说当中的五星大将真正站到了众人面前来的时候,他们才能感觉得到对方的那种恐怖与深沉!

  “让我的人来攀咬我?孟检察长真是好手段啊!”齐昆仑说道。

  “我可没有做过这种事。”孟从云淡淡道,“我此来,只不过是调查她与莫浩然的经济问题而已。而且,她的确是有偷税漏税的嫌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莫安妮愤怒地喝道,说完这话之后,她又是一阵头晕目眩,虚弱无比。

  齐昆仑平静道:“莫非孟检察长不觉得,这么欺负一个女人,有些太过了吗?”

  孟从云却是呵呵冷笑了起来,缓缓道:“那齐大将会不会觉得对我唯有的两个儿子痛下杀手,做得太过?”

  齐昆仑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

  孟从云微笑,笑容当中带着深深的阴冷与仇恨,说道:“我奉劝齐大将最好不要对我做什么。”

  “齐大将,做事要按照规章制度来。”这个时候,有一个老妪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她一身雪白的唐装,头发花白,脸上的皮肉松弛,但一双眼睛却亮如太阳,带有很强的威慑感。

  陈惊梦看到这个老妪之后,不由一惊,按住了自己腰间的枪,沉声道:“我认识你,你是雷神之鞭特种学院的教头花馨兰,同样,也是国会主席台后阴影区内的人。”

  被陈惊梦一语道破身份的老妪淡淡点了点头,道:“没想到老太婆这么低调,都能被认得出来。你是陈国韬的女儿,呵呵,的确巾帼不让须眉,不靠陈家关系,能够有而今成就。”

  “花馨兰?”齐昆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不由沉默,想起了此人的诸多战功来。

  花馨兰出身于菩提寺女院,是个尼姑。华国方面在那段时间里有些内忧外困,于是就广纳民间与江湖高手,让他们为国家办事。花馨兰年近三十才投身华国政府,为国效力,短短三年时间,就斩首了好几位重要敌对势力骨干,同时,还创下了一个记录——唯一一个以女子之身拿到军队大比武冠军的人!

  陈惊梦漠然道:“过奖了!”

  花馨兰看了一眼陈惊梦按在枪上的手,道:“那玩意没用。”

  齐昆仑也看了陈惊梦一眼,淡淡道:“你把这把glock-17换成全自动的glock-18或许能有点作用,对付这类人,最好带个加长弹匣,甚至弹鼓。”

  花馨兰赞赏地点了点头。

  齐昆仑道:“你刚才怎么不出手?”

  “老太婆是个守规矩的人!”花馨兰淡淡道,“我这次,是奉命来保护孟检察长的安危的,而不是来杀人的。”

  齐昆仑哦了一声。

  花馨兰笑眯眯道:“当然,如果齐帅要对孟检察长怎么样,我真不介意把齐帅给宰了呢!”

  此话一出,惹得陈惊梦狠狠挑眉,怒火就要涌出。

  齐昆仑对着陈惊梦教训道:“打架比武,切忌心浮气躁。欺心诈意,这是任何高手都会用的手段,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态,就很容易落入下乘。斗武如运兵,攻心为上!”

  陈惊梦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受教。”

  功夫这种玩意,的确有高低之分,但以弱胜强这种事情,发生得可不是少数!比武,有时候比的就是一个心态。

  齐昆仑歪了歪自己的脑袋,笑道:“他动了我的人,我必须给他点教训。”

  “那我不介意打死你。”花馨兰道,“早就听闻齐帅威名了,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长江后浪推前浪。”

  齐昆仑脸上的笑容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