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1章 父子反目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1章父子反目

  “大胆狂徒,居然敢在这里行凶!”

  严烈上来就大声怒斥了起来,手里的枪,直指破军!

  破军却是面无惧色,看到齐昆仑对他摇了摇头,也就没有继续动作。s..

  “立刻跪下,束手就擒,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严烈怒吼着说道,双眼赤红,他的两个得力手下都生死不知,这让他震惊之余感到非常的心痛。

  齐昆仑冷冷道:“是谁让你接手二十四师的防务的?”

  严烈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齐昆仑继续道:“是谁让你软禁师长白炫的?”

  “你敢跟本座这么说话?!”严烈怒道,“你是谁的人?莫非以为,你背后的人可以给你撑腰?!你以为,他们敢得罪本座?!”

  齐昆仑没有回答这话,走到了椅子旁,将蔡韵芝缓缓放下,道:“又是谁,让你滥用职权的?”

  严烈的双眼当中已经喷出了火光来,咬牙道:“再啰嗦一句,我就毙了你!”

  此时,于扬醒来,他艰难地喊道:“首长,他是齐……”

  也正是同一时间,齐昆仑猛然解开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披到了蔡韵芝的身上。

  阳光照射。

  五颗龙星。

  刺人眼目!

  “齐帅……”于扬把最后的字说完,再一次昏厥过去。

  然而严烈,已经呆滞在了原地,以一种惊恐而且难以置信的目光,死死锁定了齐昆仑肩膀上的两边肩章。

  破军猛然站直身体,左手背负在后腰,右手大力捶胸,发出震山般的巨响来。

  蔡韵芝也呆滞住了,傻傻地看着齐昆仑肩膀上的五颗龙星,她呆呆地道:“昆仑……你?”

  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新闻当中多次提到的那位神秘战神“齐帅”,与眼前这个男人联想在一起,但是,这一切就是真的。

  华国,只有一名大元帅,只有一名五星战神!

  就连民间,都流传着他的无数传说。

  林森和林枫父子两人也惊呆了,难怪,难怪此人能够让反恐队的队正乖乖听话,难怪此人的手下能够轻松解决梅奥在华国的靠山,难怪此人能够一个电话让布尔什维财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理查敬之如神!原来,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五星战神,唯一的大元帅!

  “等等我,我帮你出气。”齐昆仑轻轻摸了一下蔡韵芝的脑袋,而后直起身来,这一刹那,仿佛一头睡狮醒来。

  “吧嗒!”

  严烈手里的枪直接落到了地上来,他的膝盖发软,差点跪倒下去。

  他好不容易花了极大人情打探到齐昆仑在风城的消息,准备特意前来拜会,没有想到,竟然阴差阳错走到了对立面去。

  这一刻,他吞枪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齐昆仑一边往前走来,一边缓缓地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齐帅,卑职,卑职……卑职……”严烈嘴唇颤抖着,颤颤巍巍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卑职也只是被林家父子给蛊惑的啊!”

  说完这话之后,他直接就跪了下来。

  齐昆仑走到跟前,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去,毫不留情,抽得严烈满嘴冒血。

  “卑职……”

  齐昆仑神色冷漠,反手又是一个嘴巴子抽在另外一边脸上,一声脆响过后,严烈嘴里的血吐了出来。

  “卑职不知……”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耳光!

  “卑……”

  “啪!”

  一连八个耳光下去,严烈哇的一声吐出大量的鲜血来,血液里面还混合着好几颗大白牙。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严烈,眨眼之间就变得狼狈不堪了起来。

  “卑职知罪!”严烈堂堂一个大男人,差点哭了起来。

  齐昆仑冷哼一声,收回了手来,抬眼看向林森父子两人。

  这父子两人啪一声就直接跪倒了下去,连话都不敢多说,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什么样的存在。

  别说一个大森了,就算是十个大森抱在一块儿,也不够人家一根小指头碾的!

  “你们父子,做得很好!”齐昆仑冷冷地说道。

  “齐帅饶命,齐帅饶命啊……是我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识泰山!齐帅饶命啊!”林枫连连磕头,已经把脑门都给磕出血了。

  齐昆仑平静道:“如果是普通人,那你们就可以随便拿捏,随便欺负了?如果是普通人,就活该被你们给玩死是吗?”

  “齐帅误会了,我们没有这个想法啊!齐帅!”林森也是连连颤抖,连跪都有些跪不稳了。

  齐昆仑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摆在广场中心的棺材,叹息道:“可惜只有一口棺材啊!”

  三人都是一阵哆嗦。

  “去,把你们的师长放出来。”齐昆仑转头对一个校官淡淡地说道。

  那校官激动无比地敬了个军礼,然后急急忙忙跑了,去释放白炫。

  齐昆仑看了一眼林枫,淡淡道:“我听说,若是我不及时回来,你还准备扣押我的父母,然后逼我露面?”

  “没有的事,我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林枫二话不说,立刻摇头否认,这种事情,他才不会傻到去承认呢。

  这个时候,林森的手机响了起来,但他却不敢去接这个电话。

  “接。”齐昆仑漠然道。

  林森哆嗦着将电话接通了,然后就听到下属汇报:“林总,出大事了……我们大森的一些黑账全部被查出来了,还有当年动用武力逼迫平民拆迁的事情也被拿到了证据!现在,好多弟兄都已经被官方的人给带走了!”

  “啊?!”林森呆住了,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齐昆仑转过身去,将蔡韵芝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对破军道:“让人把那两条死狗送到医院去,然后让军法处的人来处理!至于这位严司令这里,就让政治处的人来办好了。”

  严烈知道,自己的戎马生涯完蛋了。

  “抓起来!”齐昆仑对士兵们说道。

  两个士兵立刻冲了上来,将严烈捆了,然后带了下去,关到禁闭室去。

  齐昆仑将脚下的那把军用手枪往前一踢,然后,那把手枪滑到了父子两人的中间来,他淡淡道:“你们应该庆幸只带了一口棺材。你们两个人之间,只能活一个!”

  父子两人一怔,然后都不约而同向着那把手枪扑去,没一会儿,竟然扭打在了一起。

  “这是你这个孽畜惹出来的事情,你就去死吧!”

  “不,你是我的父亲,你应该把活下去的机会让给你的儿子才对!”

  “我如果不生出你这个孽畜,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

  “我明明是为了大森的颜面!爸,你已经老了,我还年轻,让我活下去吧!”

  人性的丑恶在这一刻展现无遗,父子两人为了争夺活下去的机会,相互攻讦,相互扭打。

  “真是丑陋!”齐昆仑冷冷一笑,大步往师部的办公楼走去。

  蔡韵芝有些害怕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把脑袋缩回到了齐昆仑的怀中,她只是个很普通的女人而已,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所见所闻,都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白炫已经鼻青脸肿地跑了上来,跟着他的,还有浑身是伤,连本来面目都看不清楚的白可。

  白可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的,不过,却尽量保持着仪态。

  “齐帅!”两人到了齐昆仑的面前之后,都是立正敬礼。

  “不必多礼。”齐昆仑淡然说道,走入了白炫的办公室当中去。

  他将蔡韵芝轻轻放下,柔声道:“你先在这儿睡一会儿,我马上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嗯……”蔡韵芝捏着大衣的衣领,遮住自己的小半张脸,轻轻点头,她现在的确非常疲倦,需要休息。

  叔侄两人不约而同盯着墙壁上挂着的那面金色龙旗在看,好像瞎了、聋了一样。

  齐昆仑把办公室的门给带上之后,随手摸了一根烟出来,然后白炫立刻手忙脚乱掏出打火机为他点燃。

  点燃之后,齐昆仑又扔出两根烟来,叔侄两人受宠若惊地接住了。

  白可看着手里捧着的香烟,竟然忍不住傻笑了起来,仿佛自己获得了华国最为荣耀的勋章一样。

  此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卑职有负齐帅重托,还请齐帅责罚!”

  “卑职无能,请齐帅责罚!”

  叔侄两人都站直了身体,没敢在齐昆仑面前点烟,恭恭敬敬向他请罪。

  齐昆仑眯着眼睛,深深吸了口烟,缓缓喷出烟雾来,没有说话。

  此时,浑身是血的林森失魂落魄地从门口走了进来,他仿佛疯了一样喃喃自语道:“我杀了我儿子……我杀了我儿子……”

  “滚吧。”齐昆仑漠然道。

  “是,是是是……”林森醒过神来,一声尖叫,朝外面跑去,状若疯魔。

  齐昆仑将烟头掐灭,平静道:“这次的事情,你们已经尽力了,我不会责怪。”

  叔侄两人立刻松了口气,绷紧的身体都差点直接软倒下来。

  “有没有兴趣接任朱雀战区分区司令的职位?”齐昆仑淡然道。

  “啊?”白炫傻了。

  他本以为会被责罚,没想到齐昆仑非但没有降罪,反而还有擢升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