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16章 吓哭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16章吓哭

  两个闫鲲的手下走到了齐昆仑的身旁来,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目光不善。s.tingfree.

  “把他的外套扒了,我倒要看看,他是哪个的部下,这么猖狂!”闫鲲厉声喝道。

  两个手下二话不说,拉住了齐昆仑的衣领,而齐昆仑不为所动,面上带着一些古怪的情绪,就这么看着闫鲲。

  “哗啦!”

  风衣外套从齐昆仑的身上一下被扒开,整套黑色的军装展露出来。

  军装被熨得没有一丝皱纹,整整齐齐,黑色的布料将之衬托得沉稳如山,齐昆仑的身材挺拔修长,与之配合,更显气质。

  两边肩章展露在外,五颗龙星盘踞于左右肩章之上,排列整齐,周围金边麦穗与花纹拱卫,又添金叶,加以金丝,将五颗龙星包围在内。

  只见,那位华国战神长身而立,脸色平静,眸光坚毅,彷如定国之基石,顶天之栋梁!

  两个手握齐昆仑风衣的男子脸色瞬间僵硬,目光死死锁定在他肩膀的五颗龙星之上,身体一阵颤抖。

  闫鲲第一时间看的是他胸前的编号,将数字默读一遍,缓缓抬起目光,笑道:“原来是……”

  才刚刚说出三个字来,闫鲲的目光猛然震颤起来,嘴唇不受控制般颤抖,手里的枪,再也拿捏不住,啪一声掉到了地上,手臂却还是平举着的,不敢置信地看着齐昆仑肩膀上的统共十颗金色龙星。

  “唰!”

  齐昆仑身旁两个男子二话不说,同时松开了风衣外套,双腿一下并拢,脚跟狠狠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鞋跟撞击传出的脆响,身躯一下挺得笔直。同时,他们左手背在了后腰上,右手抬起,几乎以同一节奏狠狠捶打在心口之上。

  军队当中对敬礼是非常讲究的,敬礼的整个过程大约只有零点七秒左右,立正靠腿,背手捶心,每一个动作,几乎都有固定的时间。新兵入伍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会怎么向长官敬礼,怎么做到整齐一致。

  他们虽然是闫鲲的手下,但也是军人,是军人,那就必须要在见到长官的时候敬礼,这是军队当中的礼仪!

  陈惊梦也在这个时候立正敬礼,因为,没有任何军人可以无视齐昆仑肩膀上的大将军衔!

  闫鲲的面颊抽搐,惊道:“你……你你……”

  齐昆仑目光微微垂落下来,掸了掸自己的衣袖,摆了摆手,道:“稍息。”

  他身旁两人如释重负,双手垂落下来,一人急忙弯腰拾起地上的风衣,将之挂在了手臂上面,拍打沾染到的尘土。

  陈惊梦也将双手放下,看了一眼闫鲲,冷笑道:“有些人,就是蠢死的!”

  闫鲲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鲠在喉,连脸色都逐渐发青起来。

  “哦?你怎么躺着?”齐昆仑低头看着方天,缓缓笑道。

  方天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浑身发软,手足无力,但还是站稳了脚跟,牵动着疼痛无比的肌肉一下立正,捶胸敬礼,道:“参见齐帅!”

  方天的嘴唇也跟着颤抖起来,心中恐惧,方知告诉他,让他在外面警戒,别让不相干的人进来,但是,并没有告诉他,要来的人当中,会有齐昆仑!

  “稍息吧。”齐昆仑淡淡道。

  方天松了口气,整个身体一软,再一次跌倒在了地上,坐都坐不起来了。

  闫鲲还处于那种五雷轰顶的呆傻状态当中,不敢置信地看着齐昆仑,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亲自来?”

  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因为,他觉得眼前的人不该是齐昆仑才对,而应该是“少壮派”当中一个稍微有些地位,但又无足轻重的棋子才对。但是,齐昆仑肩膀上的龙星却告诉了他,这就是事实!

  “怎么,我就不能亲自来送礼?”齐昆仑淡淡道。

  “不是……我……你……我……”闫鲲的口舌都不伶俐了,半天没把一句话给说出来。

  陈惊梦冷笑着问道:“你舌头怎么了?”

  闫鲲忽然闭嘴了,面色苍白,手脚颤抖,他此刻,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来形容自己的情绪了。

  齐昆仑从身旁之人的手里接过了自己的大风衣来,慢慢折叠,将之挽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来。

  “怎么,刚刚不是还要开枪打死我吗?”齐昆仑慢条斯理地问道,用鞋跟轻轻踩了踩地面,跺掉上面的雪花。

  闫鲲这个时候才缓缓回过神来,然后深吸一口气,立刻敬礼,道:“卑职不知齐帅亲临……”

  齐昆仑淡淡道:“你把之前警告我的那些话,现在再说一遍。”

  “我……”闫鲲脸色白得吓人,“卑职不敢!”

  “说!”齐昆仑却是脸色一冷,走到了闫鲲的面前来,呵斥道。

  闫鲲嘴唇颤抖,齐昆仑缓缓道:“我们这些少壮派军官怎么来着?我刚才没听清楚,我命令你,复述一遍!”

  “你们……你们……”闫鲲战战兢兢,却是说不下去了。

  “用不用我来帮你重复?!”齐昆仑问道,伸手轻轻拍打掉对方肩头的雪花。

  闫鲲吓得差点软倒下去,带着哭腔说道:“你们……你们……这些少壮,少壮派的……军、军、军官真是有够冲动、极端,为了你们齐帅,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齐昆仑道:“后面还有一句。”

  闫鲲哭丧着脸道:“齐帅,杀人不过头点地……”

  “说!”齐昆仑的眼睛一瞪,冷冽地喝道。

  “这点,我也不知道该说自己佩服,还是该指责你们愚蠢。”闫鲲身体猛然哆嗦了一下,然后立刻快语连珠般将后面的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齐昆仑听到这里,冷笑一声,道:“还有,前面你是怎么劝我的?”

  “我……我说……我劝你们最好不要给自己的上级找事情做,若是让里面的老……老将军们知道你们在这里……闹事。”说到“闹事”二字的时候,闫鲲几乎哽咽了起来,“我怕你们的上级最后会把你们的腿给打断来给将军们道歉。”

  齐昆仑漠然道:“我军衔大,还是你的主子军衔大?”

  “齐帅是华国唯一的五星大将,自然是……齐帅的……大。”闫鲲断断续续地说道,被齐昆仑冷漠的目光笼罩,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一样。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神色猛然阴沉,问道:“既然我是最大,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跟随一个已经退下来了的老家伙,跟我作对?!”

  “噗通!”

  闫鲲再也支撑不住了,双膝一软,当场在齐昆仑的面前跪倒了下去,差点被吓得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