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18章 方知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18章方知

  “咔!”

  枪机仿佛卡壳般的声音传来,这一枪,没有击发出枪膛当中唯一的那一颗子弹。s.tingfree.

  闫鲲如释重负,身体已经被冷汗所湿透,整个人软绵绵地就躺到了地面上去,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齐昆仑面露些许诧异,而后嗯哼一声,将枪抬了起来,放回自己的怀里,道:“少校的运气似乎不错,老天也不想让你死。”

  闫鲲虚弱地道:“多谢齐帅不杀之恩,卑职愿留待一条小命为国捐躯。”

  齐昆仑耸了耸肩,对着谭光耀笑道:“看来老天也同意谭老将军这个不知者不罪的说法,呵呵……”

  “呵……”谭光耀也在笑,只不过笑得有些僵硬,发现香烟已经抽到了最末端,便将之随手扔掉。

  闫鲲看着被谭光耀扔掉的烟头,心中有一种很酸楚的感觉,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这枚被扔掉的烟头。

  齐昆仑随手将刚刚从枪膛里取出来的四颗子弹扔给了闫鲲,道:“留个纪念吧,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

  闫鲲急忙将子弹拾起,小心翼翼放进了自己的怀里,说道:“卑职谨记教训!”

  谭光耀脸皮直抖,半晌之后,咳嗽一声,说道:“不知齐帅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呢?”

  齐昆仑对着陈惊梦招了招手,而后陈惊梦立刻搬起丧钟放到齐昆仑的面前来。

  “来给许家送礼啊!”齐昆仑轻轻拍了拍丧钟,对着谭光耀笑道,“谭老将军呢?”

  “我?我来送点人情而已。”谭光耀说道,心中却已问候过了齐昆仑的八辈祖宗。

  齐昆仑哦了一声,说道:“既然谭老将军也是来送礼的,不如代我把这口钟送进去?”

  谭光耀淡淡道:“齐帅既然亲自来了,那就亲自去送好了,何必麻烦我这个老头子?呵呵……”

  齐昆仑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谭光耀眼底掠过一丝阴沉,齐昆仑这些完全没有营养的话,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不过,毕竟两人的身份都摆在这里,不可能做出什么撕破脸皮的事情来,所以也只能虚与委蛇应对着。

  “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送进去好了!”齐昆仑伸手将丧钟提了起来,几百斤重的玩意,在他手里仿佛轻若无物。

  谭光耀呵呵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隐隐有些后悔自己出来被齐昆仑落了面子……不过,他若是不出来的话,那闫鲲说不定真会被齐昆仑逼得开枪,到时候,齐昆仑自然不会放过将此事闹大的机会,他所面临的处境也将更加恶劣。

  出来,只是丢面子,而若是不出来,丢的那就是里子了。

  混了这么多年,谭光耀要是还分不清楚面子和里子哪个重要,这么多年也就等于是白活了。

  “谭桃小姐还好吧?”齐昆仑忽然对着谭光耀一笑,问道。

  谭光耀被这个问题问得一怔,有一种火冒三丈的感觉生出来,他生生将之压制住了,说道:“劳您挂心,好得很!”

  齐昆仑笑了笑,道:“好得很就行。”

  谭光耀皱了皱眉,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居然被全面压制!各方面几乎都被牵着鼻子走,这让他有一种很恼火的感觉。

  “走吧,给两家送送钟。”齐昆仑对陈惊梦说道。

  正当齐昆仑准备直接进入酒店的时候,一位同样身穿老式军装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胸前,还挂着一排勋章。

  来的人,正是方知!

  方知看到齐昆仑之后,脸色不大好看,淡淡道:“想必,您就是齐大将!咱们国家唯一的那位大元帅了!”

  齐昆仑眯了眯眼睛,客气道:“您哪位?”

  “老夫方知!上次老夫的学生可是被齐大将生生捶死了,齐大将应该不会这么贵人多忘事吧?!”方知冷冷地问道。

  方知有些发福,精神状态看上去比矍铄的谭光耀稍差了一些,眼睛也有点浑浊。不过,这并不妨碍方知依旧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持权力,左右格局。

  “哦,原来是方老。”齐昆仑道,“老前辈了,久仰久仰。”

  方知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齐昆仑肩膀上的五颗龙星,而后垂下眼帘来,道:“齐大将这是要去哪里啊?”

  齐昆仑道:“送礼!”

  方知摇了摇头,道:“我想,两家肯定都没给齐大将您发请帖吧?没有请帖,不请自来,那就是恶客!这里,可不欢迎恶客上门呢。”

  齐昆仑将丧钟在脚旁轻轻放了下来,依旧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这等举重若轻的手法,看得方知昏花的老眼不由闪过一丝凌厉的清明来。

  “你是这里的主人吗?”齐昆仑问道。

  “不是。”方知说道。

  齐昆仑的脸色忽然一冷,道:“不是就滚开,你既然不是这里的主人,还在这里挡路?好狗不挡道,这句话没听说过?!”

  齐昆仑对方知的恶感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再加之方知本来就是另外一个阵营当中的人,是他注定要清扫掉的,所以,他此刻也懒得搞什么笑脸迎人那一套。

  “小辈,老夫在打仗的时候,你爹都还没出生,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方知一愣,然后恼火地说道。

  “我上次警告过你,不要再来招惹我!我敬你为国抛头颅洒热血,但我不喜欢你这种退下去了之后,都还想方设法要来指手画脚的老货。”齐昆仑语气阴冷,看着方知,毫不客气地道着。

  方知听完这话之后,不由暴怒,道:“小辈,我也忍你很久了!你三番五次跟我作对,不给面子,你以为我对你的些许退让,是因为怕了你么?”

  谭光耀看两方剑拔弩张,不由笑着走上来,道:“方老哥,还有齐元帅,不管如何,大家都是在一个系统当中工作过的,没必要搞成这个样子。”

  方知冷哼一声,怒视着齐昆仑。

  齐昆仑哂笑,轻轻掸了掸自己的衣袖,神色不屑。

  谭光耀笑道:“齐帅啊,方老哥刚才的话说得似乎也没错!你没有请柬,今天是许家和萧家举办的宴会,你不应该不请自来的。这么做,有些不大妥当。”

  “哦?”齐昆仑忍不住发笑,看向谭光耀。

  谭光耀就道:“方老哥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人家大喜的日子,你送一口钟过来,这算怎么回事?不如,齐帅把这口钟扔在这里,然后方老哥也让开路,大家各退一步,如何?”

  方知冷漠道:“他要是不当这个恶客,我倒是不介意让他进去。我虽然不是这里的主人,但我就是看不惯有些人的嚣张做派!”

  谭光耀看向齐昆仑,道:“齐帅你觉得如何?大家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岂不美哉?何必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呢?”

  齐昆仑淡淡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我这送的这么重一口丧钟,若不带进去,岂非显示不出自己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