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22章 暴毙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22章暴毙

  “齐昆仑,你太猖狂了,许佳人是我未来的儿媳,许家更是我们萧家的亲家,不是你说动就能动的!”萧红海冷冷道。s..

  破军则是平静地说道:“她成不了你的儿媳,许家也不会是萧家的亲家!”

  萧红海寒声道:“萧破军,我们萧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当初你做了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若非是你父亲一力将你保下,你现在都还在监狱里面蹲着!”

  “若非是你们动用卑鄙手段,给我下药,怎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破军神色如刀,根本不把萧红海当成自己的长辈看待。

  萧红海道:“张口就来,这种事情,没有证据最好就不要乱说!”

  “你逼得我父亲放权之后,还不肯干休,又派杀手想要赶尽杀绝。你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你却做出这等狼心狗肺的事情来,简直人神共愤!”破军没有理会萧红海,继续说道。

  萧红海阴沉道:“我再说一遍,你父亲得罪的人太多,如若他不放权,我们萧家将会因为他而遭受众多敌人的攻击。他放下权力,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再有就是,想要他这条命的人太多,我并没有派遣任何人去杀他,此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你再信口胡诌,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齐昆仑却是在这个时候淡淡一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齐昆仑,你什么意思?!”萧红海道。

  齐昆仑没有理会,只是背负双手,绕着丧钟走动起来,懒懒说道:“权力啊,真是个好东西,有些人为了权力,兄弟阋墙、父子反目、手足相残……有些人为了权力,老而不死,把持朝政。人类,果真是需要信仰来引导的,若是没有信仰,那就会去崇拜权力。”

  “为了权力,什么都能干得出来的人,似乎也不配称之为人了。”

  这话非但是说得萧红海心里杀意如潮,就连谭光耀、方知还有一些没退场的宾客都纷纷挑眉,眼中露出很深的敌意来。

  萧红海笑道:“齐大将果然能善辩!不过,你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我就一句话,我们萧家在,许家,你动不了!”

  “是吗?”

  “你可以动手试试!”萧红海挑衅道。

  陈惊梦不由担心,如果齐昆仑真的当场杀人,那可是真的被抓住把柄了,估计会有不小的麻烦……

  齐昆仑忽然停下脚步,手在大钟上重重一拍。

  “嗡!!!”

  一声巨响几乎贯穿所有人的耳膜,众人只觉得体内血液沸腾,心脏狂跳,耳膜也突突突跳动个不停,似乎要炸开了一样。

  一些体弱者,更是因为这一声响,而直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噗!”

  许劲山忽然脸色一红,张口就往天空吐出血沫来,整个人往后仰倒而去。

  “爸!”许佳人惊得急忙跑上前去,跪倒在地,探查许劲山的脉搏,手一摸上去,却是感觉不到半点的脉动。

  “死了?”许佳人双目无神,看着倒在地上的父亲,心脏一阵抽痛。

  只见,那被齐昆仑拍了一下的丧钟,在这一刻,上面散开密密麻麻如同蜘蛛丝一般的裂纹,轰然一下,彻底碎裂开来,变成了满地碎片。

  许劲山上一次本就被齐昆仑吓得胆裂,齐昆仑刚刚那一拍,是有意为之,只是一下而已,便将许劲山活生生震死过去。

  萧红海怒道:“你敢当众杀人?!”

  齐昆仑问道:“你看到我动手了吗?刚刚的钟声,大家都听到了,为什么就他一个人死了?”

  萧红海顿时语塞,说不出话来,许劲山的的确确是死于那一声钟响!可是,在场众人,除他之外,没有一人受伤或者死亡,这根本无法构成齐昆仑蓄意将他击杀的证据。

  “只能说他体质太弱,突然发病。”陈惊梦摇了摇头,“齐帅刚才那一下钟声,是为两家庆祝喜事来的。”

  萧红海怒不可遏,但是这怒火偏偏又发不出来,如果齐昆仑刚刚真的亲自动手把许劲山弄死,那他大有文章可做!

  他甚至,巴不得齐昆仑就此在诸位大佬的面前大开杀戒,把许劲山甚至许佳人都给干掉,这样一来,他也可以让齐昆仑万劫不复。

  可是,齐昆仑却没有动手,而是用如此诡异的方式干掉了许劲山。

  明明知道许劲山的死和齐昆仑脱不开关系,但是,萧红海却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位亲家公毙命。

  “你是故意的,是你杀了我爸!”许佳人怒视齐昆仑,咬牙切齿。

  齐昆仑根本没有理她的意思,只淡淡道:“我是来送钟的,可惜这钟的质量太差了。”

  他的确送来了丧钟,也给许劲山送了终!

  众人见识到齐昆仑如此强硬而又诡异的手段,都是不由头皮发麻,只觉得太过匪夷所思,太过恐怖!一声钟响而已,怎么就能让许劲山直接毙命?

  实则也是齐昆仑知道上次许劲山被他吓破了胆,身体最是虚弱,刚刚他突发一掌,如此震耳欲聋的钟声冲击过去,许劲山自然再一次被吓得肝胆俱裂。不过,这一次他的运气没有这么好了,当场就被吓死了。

  方知抿了抿嘴,看了一眼许劲山,眼中掠过一丝兔死狐悲的哀伤来。

  而今齐昆仑势大,炙手可热,一时无两,全国上下,无人能制!若是再任由他发展下去,届时更进一步,权柄滔天,他们这些老家伙,又有哪一个能够独善其身?

  若是放下权力,自然可免于一场灾难……可是,几十年大权独揽,而今子孙满堂,又怎么能让人将之彻底放下,而不是将这权力据为己有,再传给后代子孙呢?

  他们的思想与觉悟,已然腐朽。

  他们固然有过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但而今,他们却是想将公权力据为己有,不愿放弃自己的特权。

  “你爹死了,还有心思跟人订婚吗?”齐昆仑在这个时候才看向许佳人,淡淡地问道。

  许佳人满脸泪痕,沮丧不已,父亲在今天死了,她若是再执意订婚,那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就算她破罐子破摔,萧家却不一定愿意。若是外人说,萧家娶了一个不孝女回族来,那萧家的脸皮还往哪里放去?

  许佳人最为沮丧的不是父亲暴毙,而是自己在面对齐昆仑的报复时的有心无力,还有那种深深的绝望,她甚至,已经看不到半点获胜的希望。

  “你们是先办丧事,还是先办喜事?”齐昆仑平静道。

  萧红海咬牙看着齐昆仑,忍不住说道:“你好毒!”

  萧破阵在这个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许佳人身旁,道:“佳人,你放心,我娶定你了!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你成为我们萧家的媳妇!有我们萧家在,就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是吗?”破军在这个时候歪了歪脑袋,阴森地看向萧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