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23章 为了正义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23章为了正义

  许佳人看着父亲的尸体,抽抽噎噎。s.xs321.

  萧破阵大为心疼,没有理会破军,抱紧她的身躯,道:“你放心,我说话算话!”

  萧红海道:“不错,破阵的话,也是我的意思!你们只管去把结婚证办了,酒席的事情,可等到亲家公的丧事过后再办。”

  齐昆仑笑道:“看来萧家是准备一条路走到黑了。”

  他神色忽然阴沉下来,缓缓道:“许佳人逼死我家大哥,你们萧家却要让她当你们的媳妇?”

  萧红海看着破军和齐昆仑两人,道:“那又如何?你能怎样!”

  破军摇了摇头,道:“我今天,不单单是来送礼的,也是来讨债的!讨回你们当年所欠我父亲的债!”

  “笑话,我们萧家不欠萧红河什么,你讨什么债?!”萧红海冷冷道。

  破军道:“当初我父亲已然放下一切权力,甚至将萧家的家主之位让给了你,但有些人,却还是不肯放过他,这才导致他心灰意冷,与我母亲远走海外!当然,这些事情,也让我彻底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也让我彻底醒悟,投身军旅。”

  说到这里,破军一顿,对着齐昆仑微微抱拳,继续道:“这也让我遇到了齐帅,让我更加奋发图强,成为了而今的怒火战将!”

  齐昆仑听到这里,微微一笑。

  萧红海脸色不变,道:“你可有证据?!”

  齐昆仑转过头去,道:“惊梦!”

  “是!”陈惊梦答应一声,一下拉开手里的袋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叠文件来。

  齐昆仑将之接过,直接扔到了萧红海的手里去,道:“你要的证据!这是你儿子花钱雇佣高桌杀手刺杀萧红河夫妇两人的证据。”

  “什么?!”萧红海一愣。

  萧红河被人刺杀一事他是清楚的,但是他并没有联系任何的杀手来刺杀萧红河,因为,当时大权已经在握,而且毕竟有兄弟情面,萧老爷子也绝对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对此事毫不知情,甚至背了这么多年的黑锅,毕竟,所有人都认为,是他要将萧红河给彻底斩草除根。

  萧破阵这个时候,身体猛然一抖,吓得脸色苍白。

  萧破日知道此事与自己无关,下意识就转头去看萧破阵,见到萧破阵的脸色之后,不由心中大叫不妙!

  当年,萧红河被刺一事,闹得纷纷扬扬,萧老爷子甚至亲自追查,但最后都没有查到任何的线索。为此,自己父亲萧红海还背了好几年的黑锅,大家都认为是他指使杀手刺杀的萧红河。

  萧红河自那以后,对整个家族都感觉到心寒,直接带着妻子远走海外,再不回来。而破军,则是留在了华国,投身军旅。

  萧红海拆开文件就看了起来,看过之后,身体都不由微微发抖。

  诸位大佬见到萧红海情绪如此激动,就知道此事恐怕是真的……那些证据,绝不是齐昆仑凭空捏造出来的!

  “这不可能……”萧红海忍不住叫道。

  “我没有让人这么做过!”萧破阵也在这个时候跟着大叫了起来。

  萧破日听到这里,不由暗叹一声,自己这个弟弟萧破阵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齐昆仑只说是萧红海的儿子做的好事,而他和萧破阵都是萧红海的儿子,萧破阵在还没公布出名字来的时候就这么着急撇清自己,简直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破军眼中已然冒出了森然杀意。

  萧红海狠狠瞪了萧破阵一眼,让他闭嘴,然后吸了口气,稳定心情,强自镇定道:“齐大将,这些证据是你从哪里拿到的?”

  齐昆仑神色如常,道:“你不用管我是从哪里拿到的,你只需要确定它的真实性。”

  “这些证据的真实性有待确定,给我一些时间,我才能够确认它们是凭空捏造,还是真有其事!”萧红海说道。

  “白的也能说成黑的。”齐昆仑笑了笑,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凯撒先生进场好了。”

  凯撒,“high-table”组织,东南亚理事会的会长!

  身穿黑色西装的凯撒不疾不徐走了进来,看到凯撒的瞬间,萧破阵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嘴唇乌青,颤抖了起来。

  许佳人抬眼看到萧破阵的脸色,不由神色变得更加沮丧,她知道,这是彻彻底底的大势已去了!萧红河,多半就是由萧破阵指使了杀手去刺杀的。

  凯撒入场之后,对着众人微微一礼,道:“诸位好,鄙人高桌组织东南亚理事会会长凯撒。”

  “高桌?那个杀手组织!你这个杀手头子敢在这里现身?给我拿下!”萧红海大喝道,指使张天贺出手缉拿凯撒。

  凯撒却是猛然一下掀开了自己的外套,笑道:“我既然来了,那就是有备而来的。诸位,最好不要乱动哦!”

  众人的瞳孔顿时就是一缩,只见凯撒的外套之下,绑着非常复杂的三色电线,那三色电线的末端,接连在一枚看起来构造极其精妙的炸弹上面。

  “这可是组织刚刚研究出来的高科技产品,跟我的脉搏相连,如果我失去脉搏,或者是脉搏低于某个频率,就会立刻爆炸。这里面的炸弹当量,足够摧毁三幢这样的大楼。”凯撒笑吟吟地道。

  张天贺的脚步立刻就是一顿,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

  众位大佬的脸色都是变得难看起来,凯撒虽然是杀手组织的头子,威名赫赫,但在他们这些曾经手握大权的大佬眼里,也不过是蚂蚱一般的存在而已。个人武力,只要不到宁长生那种程度,似乎都没有什么可值得忌惮的。

  凯撒就是瓦罐,而他们是瓷器,瓷器犯不着跟瓦罐碰。哪怕他们知道,凯撒不一定真的敢玉石俱焚,也不敢去赌那极为微妙的几率。

  “大家和和气气多好!”凯撒笑了笑,说道。

  萧红海看向齐昆仑,怒声呵斥道:“齐昆仑,你身为我国五星大将,黑龙军大元帅,竟然与杀手组织头目勾结?你可知罪?”

  齐昆仑道:“证据?”

  萧红海道:“他是你叫来的,这还用证据?!”

  “我可不是齐大帅叫来的,不要乱说哦!”凯撒始终笑呵呵的,看了一眼萧红海。

  “他不叫你来,你来这里干什么?!”萧红海质问道,“莫非当我们都是三岁孩子?”

  凯撒却道:“我来这里,是看不惯人间不平事。”

  “什么不平事?”陈惊梦在这个时候开口,笑吟吟地问道。

  凯撒叹道:“我就看不得那些人为了权力搞出兄弟阋墙、父子反目,甚至谋害亲人的事情!所以,我来这里,是为了还世界一个公道。”

  萧红海的脸都绿了,怒道:“公道,你一个杀手,有什么公道可?”

  “谁说杀手就不能有公道?”齐昆仑在这个时候质疑道,“是人,就会有良知。比起被权力腐化自称正义的人,我反而更喜欢那些出身阴暗却心怀公道的人。”

  “你!”萧红海暴跳如雷,“张先生,将他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