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28章 虚空禅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28章虚空禅

  拈花帝梵直到确定齐昆仑没有来追杀自己之后,这才停住脚步,脸色一阵红晕,而后张口就吐了鲜血出来。s.xs321.

  “这个人……太可怕了!他的体能,乃至于精神,强大到了什么地步?!”拈花帝梵只觉得心脏痛得厉害,“凌空一寸打这种气劲,往往只能打得人筋骨微微酥麻,身体稍微迟钝一下,但他的这种劲,却是能够直接击伤内脏!”

  按照她的师妹花馨兰的推测来看,齐昆仑应该还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才对,但是,现实却给了她们两人一个大嘴巴子!

  齐昆仑一出手,就仿佛神灵一样,恐怖的拳意撼人心灵,体能爆发更是几乎无解,打法招式虽然朴实无华,但每一招,都给人一种登峰造极,不可阻挡的感觉。

  “若不是我虚空禅小有成就,恐怕真的要被他给打死。”拈花帝梵尽管心灵修为强悍,但在这一刻,竟还是生出了后怕的感觉来,“我得尽快离开风城,不然被他找到,只有死路一条。”

  拈花帝梵忍着心血翻腾的痛苦,快步疾行而去,要离开风城这个是非之地。

  此刻,齐昆仑已走回到了花馨兰的尸体旁边来,神色冷漠,没有丝毫得色。

  “这是花馨兰?她果然没有离开风城,想要对齐帅不利!”陈惊梦翻过尸体,惊呼出声,同时震惊于齐昆仑可怕的恢复能力,以及刚才那种神灵般的爆发能力。

  短短接触不到一秒,就造成了两位绝顶高手一死一伤,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花馨兰的遗体完整,身上看上去没有任何伤痕,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但实际上,她的颅内神经在齐昆仑那一按之下,全部粉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破军冷笑道:“这两个人还真是会选择时机,不过,可惜她们要对付的人是齐帅。”

  陈惊梦回过神来,问道:“齐帅,逃走的那个人,要不要去追?”

  “不必了,这个人有独特的心灵修行法门,我都锁定不了她。而且,到了她这样的境界,拉筋拔骨,收缩皮肉,很容易就能改变自己的体貌特征,想要找到她,会耗费很多的资源。”齐昆仑淡淡道,“她已经被我打得胆寒,这辈子估计都不敢再正面应对我,不必再对她穷追不舍。”

  两人都是微微点头,刚才那两人偷袭过来,威势实在是猛,但齐昆仑的反击却是更猛更霸道!

  “刚才跑掉的那个人,我看她明明退后之力已尽,为什么还能躲过齐帅你的那一击?”破军眯了眯眼睛,疑惑道。

  “或许是什么独特的法门吧,我也不清楚。”齐昆仑摇了摇头,也没有过多去想,跑了就跑了,下次若再来,打死就是。

  破军点了点头,而后若有所思道:“许佳人经此事之后,怕是已经绝望了,要不要提防她逃走?”

  齐昆仑平静道:“不必。”

  破军道:“她要是跑了,可就不好找回来了!”

  齐昆仑道:“我大哥之死,并不简单。”

  “齐帅的意思是,放长线,钓大鱼?”陈惊梦不由醒神,忽然就明白了齐昆仑的意思。

  齐昆仑笑道:“你的脑瓜子很好用!”

  破军如醍醐灌顶般醒悟过来,挥了下拳头,道:“齐鸿大哥之死背后有诸多秘密隐藏,我们手里的线索太少,很难挖掘出来。不如先让许佳人自生自灭一阵,露出更多的马脚。甚至,她现在活着,对一些人来说,都是一种威胁……我们可以做到隔岸观火,从中摸索到更进一步的线索!”

  “孺子可教也!”齐昆仑赞道,从怀里摸出了一根雪茄来,“回去吧。”

  这里烟尘四起,大楼已经彻底变成了废墟,而许家与萧家的联姻也被破坏,没有必要在这里再逗留下去了。

  吕嫣然的车就等在这里,上了车之后,吕嫣然急忙问道:“先生,到哪里去?”

  齐昆仑淡然道:“送我回医院去吧。”

  吕嫣然不用进去就知道这件事是个什么样的结果了,显然,许佳人又一次失败了。而且,她还看到许劲山是被人抬出来的,似乎没有了生命体征,多半是死了。

  “先生,已经有一些依附于许家的势力愿意投诚了。”吕嫣然轻声说道,“你看,怎么处理?”

  齐昆仑点燃了雪茄,放进嘴里,然后说道:“你筛选一下,参与过当年那件事的,无论情节轻重,一律不可放过。没参与过的,可以苟活一命!任何敢于落井下石,诋毁我大哥人格的家伙,都必须枪毙!”

  吕嫣然听到这里,不由后颈发凉,一个哆嗦,心中暗暗庆幸自己还好当年没有参与进那件事里去,也没有在媒体上发声诋毁过齐鸿的人格尊严。否则的话,就算是她主动投靠齐昆仑,恐怕也没有活路可。

  “齐帅,已经陆续有一些企业家在报纸上发表道歉,向齐鸿大哥忏悔了。”破军拿着手机,将一条新闻打开,送到齐昆仑的面前来。

  齐昆仑看了一眼,说道:“可以放过他的家人,但他必须死。”

  吕嫣然不由暗暗心惊,等到了齐鸿忌日那天,不知道风城要有多少人因他而死!就她所知,参与进这件事里来的人,可不在少数。

  很快,吕嫣然把车开到了梅奥医院门口来。

  齐昆仑将雪茄灭掉,推门下车,冷峻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温暖来,每当想起齐思,他就不由自主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

  “齐思这丫头人小鬼大,以后你少把枪留在她身边一点。”齐昆仑对破军说道。

  “啊?”破军愣了愣。

  “上次她在那里,用枪把一个人的腿打断在了这里。”齐昆仑站在原地,跺了跺脚,然后指了指医院大楼的窗户。

  破军和陈惊梦听到之后,都是瞬间愕然,瞠目结舌起来,如果这话不是齐昆仑所说,他们肯定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有这么妖孽的孩子!

  虽然非洲培养童子军,但那些童子军也大多是过了十岁的,而且基本上不懂怎么用枪,拿着枪就是乱扫一气,基本的瞄准都不会。

  破军冷汗直流,道:“卑职以后一定注意。”

  齐昆仑点了点头,说道:“行了,今天就这样吧……你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我今晚,留在医院陪思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