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4章 断腿之仇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4章断腿之仇

  看到江海洋之后,范高顿时大喜了起来。s.xs321.

  “江叔叔,我正要找你,这里有人不知死活,居然冒充军方将领,作威作福!”范高大步跑上去,在江海洋面前说道。

  江海洋皱了皱眉,道:“连军方的人都敢冒充?是哪个家伙这么不知死活!”

  “就是他,这个傻缺,如果冒充个少将恐怕还好想,他居然冒充堂堂的三星上将!”范高伸手就对着齐昆仑指了过去。

  齐昆仑此刻,已经打开车门,坐在了后座上。

  破军也上了驾驶座,准备直接离开,根本没有兴趣搭理这样的跳梁小丑。

  江海洋却是走了上去,敲了敲车窗,冷冷道:“我听说你们冒充军方将领?请下车来说明情况。”

  齐昆仑的车窗缓缓放下,冷漠地看着江海洋。

  江海洋看到人是齐昆仑,不由一个哆嗦,急忙站直了身体,道:“抱歉,我不知道是齐先生您……”

  “你要我下来说明情况?”齐昆仑淡然道。

  “不必了,不必了!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江海洋连忙摆手,怕得要死。

  严烈都栽在了齐昆仑的手里,他区区一个风城的城主而已,又怎么敢去跟齐昆仑这样的人掰腕子?

  范高凑上前来正想说话,江海洋立刻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喝道:“闭嘴!”

  范高被抽懵了,就见江海洋抽完他之后,在车前站得笔直,道:“齐先生,我这是来找您汇报情况的……我跟大森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来往,只不过,大森毕竟是我们华国的重点企业,所以才与他们在工作上有些往来。那天在医院里,也只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过去探望而已,若是早知道赵金这么丧尽天良,我是连话都不会对他说的。”

  “还有,杨文远已经被我解除了总警职务,并开革处理。”

  “知道了。”齐昆仑淡淡地道,他看了一眼范高,“这条疯狗是你什么人?”

  “只是一个故友的儿子而已。”江海洋赔笑说道,“这孩子被惯坏了,不懂事,所以还请谅解。”

  齐昆仑道:“别让他再到医院来骚扰我的家人和朋友。”

  “是!”江海洋大声说道。

  车窗缓缓合上,齐昆仑才道:“开车。”

  黑色的轿车,一骑绝尘而去,留下呆在了原地的范高和松了口气的江海洋。

  江海洋等车走了之后,二话不说,一个大嘴巴子又抽在了范高的脸上,骂道:“你个混账东西,听到刚才的话了没有?不要再来这里骚扰别人!”

  范高急忙解释道:“我……我只是……一片好心!”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要你按照他说的做!如果你再惹到他的头上来,可不要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这话之后,江海洋愤怒地上了车去。

  范高呆在原地半晌都没有说话,心里渐渐开始后怕起来,能够让江海洋这个城主都这么忌惮的,那对方显然不是在行骗了!

  “这么年轻的三星上将……”范高的身体哆嗦了一下,然后灰溜溜地走了,发誓再也不出现在齐昆仑的眼前了。

  齐昆仑所乘坐的车,到了一处工地门口来。

  下车之后,两人就要进入工地,但是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住。

  “我们是来找黄京海工头的。”破军冷漠地说道。

  保安一看两人的架势就觉得气度非凡,而且破军上来就开口说要找这里的工头,这让保安以为两人恐怕是投资这里的老板。

  “黄工头就在那板房里面呢,两位老板尽管去好了……”保安讪笑着说道,给破军和齐昆仑指了指路。

  齐昆仑和破军点了点头之后,向着那板房方向走去。

  齐云之前,就是在这处工地当中打工,之后,工头黄京海觉得他老迈可欺,又没有什么亲人,便寻了个由头扣他工资。

  齐云是个烈性子,遭遇这样不公的对待自然不干,于是,便被黄京海直接打断了双腿,然后吞了辛勤劳作的工资,扔出了工地去。

  黄京海是个颇有些势力的人,不然也承包不了这么大的一片工地,所以,他做了这些,也没人敢说什么。

  此时,黄京海正在板房当中与几个工友打着扑克牌,嘴里叼着根烟,骂骂咧咧说着自己的牌运太差。

  推开门后,破军喊了一声:“黄工头。”

  “老子在打牌呢,你他妈没长眼的吗?”黄京海头也不回地吼了一声。

  破军二话不说,大步走了上去,一把就薅住了黄京海的头发,猛然扯住,而后拖着他就往板房外面走去。

  黄京海痛得一声惨叫,连连挣扎,嘴里嚷嚷着:“你他妈想死了啊……”

  几个工友都是吃了一惊,而后骂骂咧咧从床底下抽出了趁手的机会,有的是铁锹,有的是钢管。

  “不想死就别插手!”破军冷笑着说道。

  这几个刚想动手的工友顿时就觉得体内升腾起一股寒意来,手脚冰凉,连动手的勇气都瞬间失去了。

  破军将黄京海一把扔到了齐昆仑的面前来,齐昆仑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打断了自己父亲双腿的工头,神色漠然,道:“我们没找错人吧?”

  “你们是什么人?来找我的茬子?活腻歪了?”黄京海咬牙切齿地骂道。

  齐昆仑抬起脚来,一脚就踩在了黄京海的脸颊上,将他整个人硬生生踩得翻到过去,半张脸,直接陷入了工地的泥地里面。

  黄京海痛得差点昏死过去,嘴里骂道:“你们是哪条道上的?不知道罩我的人是铁刀会的军哥?”

  齐昆仑只是缓缓碾着自己的脚尖,让黄京海的疼痛更加剧烈,同时,淡淡地问道:“当初谁让你动手打断了那个老人的双腿?”

  “啊……你是说席云?那老货连个户口都没有的黑户,我打他怎么了?”黄京海怒道,“放开我,不然我让你们全家死绝!”

  齐云等人被许家追杀,所以,自然是不敢用原来的名字,他在工地上,就叫席云。

  “你们都别愣着,赶紧打电话叫军哥过来!”黄京海看到一群工友在发呆,不由大喊大叫了起来。

  一个工友回过神来,慌忙掏出手机给郑保军打电话过去。

  郑保军是风城赫赫有名的地下势力铁刀会的一位大佬,这个黄京海,是郑保军一个情人的弟弟。所以,黄京海没少仗着郑保军的势力在风城横行霸道。

  一个黄京海的手下忽然悄悄摸到了破军的身后,挥舞起手里的铁锹,对着破军的后脑就拍了下去!

  破军却是在这瞬间猛然转身,一个正踢就踹了出去,此人的铁锹还没落下,肚皮上就中了一脚,整个人如炮弹一般往后飞去。

  “轰!”

  一声巨响,此人直接将板房的墙壁给撞了个穿,跌进了板房里去,生死不明。

  破军冷冷扫了一眼几个蠢蠢欲动的家伙,说道:“想死就尽管上来,成全你们。”

  这几个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脚把人踢飞出去,得是多大的力气啊?顿时,一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算了,等军哥来了收拾他们好了!军哥手底下能打的家伙多。”

  “惹到黄工头的头上来,这两个家伙怕是要没命!真以为有点力气就能猖狂?”

  “妈的,等军哥带着人来了,看他们还怎么嚣张。”

  此刻,郑保军已经接到了电话,听闻消息之后,勃然大怒,道:“没报我的名字吗?”

  “黄哥被打的时候就报了的,不过,对方却根本不在乎一样。军哥,你快过来吧,这会儿黄哥正挨打呢!”那打电话的工友说道。

  “我这就带人过来,你们看着点,别让小海被他们给打死了!”郑保军冷哼一声,说道,“敢动我的人,真是活腻歪了!”

  黄京海依旧被齐昆仑踩在脚下,他疯狂挣扎,但是却无济于事,只能嘴里嚷嚷着:“一会儿老子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你全家都要跟着遭殃!”

  “我等着。”齐昆仑淡淡地说道。

  破军拾起一把铁锹就准备走上来为齐昆仑代劳,齐昆仑却道:“等那个军哥来亲自动手。”

  一群人等听得都是不由笑了起来。

  “这人也太狂了,军哥要是过来,他们连活路都没了,还让军哥亲自动手?”

  “这么欺负军哥的小弟,显然是不给军哥面子,说不定一会儿那搅拌机里又得多两个人咯!”

  郑保军在众人心目当中明显有着非同一般的威望,所以,听到齐昆仑的话之后,他们都觉得像是在听相声一样搞笑。

  之前,也不是没人上工地来找过茬子,不过工地是铁刀会罩着的,而且,这工地的投资人的身份也非同一般,是一位大老板,在风城颇有势力。

  不用说,之前来的那几个人都没什么好果子吃,现在不知道在工地里的哪个角落里被水泥埋着呢。

  破军随手将铁锹一扔,那说话的几人只觉得身旁刮过一阵狂风,而后身后传来巨响,转头看去……

  只见铁锹的前端已经全部刺入了一面水泥墙中,只剩下木柄在外,颤颤巍巍地摇晃着。

  于是,他们立刻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