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42章 齐鸿忌日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42章齐鸿忌日

  翌日。s.tingfree.

  风城。

  大雪。

  公历上的新年早已到来,但华国独有的春节却还是差些日子。

  齐昆仑早早就已来到了齐鸿的墓地之前,摆上了齐鸿生前最爱喝的烈酒,于墓前插上了几根香烛。

  一辆辆军车行驶而来,一个个被五花大绑的男男女女被士兵们推搡下车,他们面容呆滞,脸色苍白,眼中只剩下了绝望。

  少有的几个则是在大喊大叫着饶命,但随即便被士兵用破布堵住了嘴巴。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扫过这些人的脸,其中有许家的人,也有齐天集团的几个老员工,他小的时候,都还见过,甚至从他们的手里领过压岁钱。

  “昆仑,昆仑!我是你龙叔啊,你小的时候,还经常到我办公室来玩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带着哭腔喊道,“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饶我一命?看在往日的情面上!”

  “昆仑饶命啊,我是被许佳人给逼的,我不想背叛齐总的!你阿姨已经老了,还等着我给她送终呢,你不能杀我啊……”另外一个男人也是大哭着求情。

  齐昆仑身穿黑色军装,一脸漠然地看着他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军车过后,又来了几辆警车,警务官石京亲自带领手下押解着五花大绑的犯人前来。

  许家的人已是哭爹喊娘起来,许佳人的替身也在其中,不过,却是被堵住了嘴巴,吓得浑身哆嗦,一个劲流淌眼泪。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齐昆仑心里默默想着,将一杯酒缓缓泼洒在了齐鸿的墓前。

  十几个参与谋害齐鸿的主要黑手都已带到,被推到了墓前跪下,一个个哆嗦不止,泪流满面。

  齐昆仑面无表情道:“还差了一个,许劲宽呢?”

  许劲宽,即是许劲山的弟弟,许佳人的二叔,墓前齐天集团的持有人。

  “齐帅,许劲宽这老小子奸猾得很,没等我们过去拿人,就先提前跑路了。”破军在这个时候走上来,汇报情况。

  “跑路了?”齐昆仑冷冷地问道,“你干什么吃的?”

  破军也不解释,垂头道:“请齐帅治罪!卑职,已经让惊梦过去拿人了。”

  齐昆仑问道:“跑到哪里去了?”

  破军便说道:“跑到华南舰队的军营里去了,据了解,许劲宽曾经机缘巧合之下,救过华南舰队的总司令应天理的儿子一命。”

  齐昆仑不由沉默了片刻,冷峻的面庞上浮现出些许不悦来,道:“既然是跑到华南舰队去了,那惊梦恐怕还拿不到人呢!”

  “华南舰队应该没有这个胆子吧?”破军皱了皱眉,轻声道。

  “这可说不定。”齐昆仑道。

  石京这个时候小跑了上来,站直敬礼,道:“忠诚!华南州警务官石京,参见齐帅。”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抓的人,都全了没?”

  “我这边已经全了,不过,就是漏了一个许劲宽。”石京小心翼翼地道,注意着齐昆仑的表情。

  齐昆仑并没有生气,微微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石京急忙退到一旁。

  齐昆仑转头对破军道:“让二十四师安排直升机过来,我亲自到华南舰队走一趟!把人抓全了,再执行枪毙!”

  “是!”破军大声答应,然后急忙摸出手机来给二十四师打电话,让他们安排直升机过来。

  二十四师那边听到是齐昆仑要用直升机,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安排了飞行员和直升机,直奔齐鸿墓地这边。

  “昆仑,昆仑,你不要这么狠心,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当初完全是被许佳人给逼迫的啊……”这个时候,又有人向着齐昆仑哭喊了起来。

  “让他闭嘴。”齐昆仑漠然道。

  一个士兵立刻上前,一枪托就砸在了此人的脸颊上,把他满嘴的牙都给打掉了,整张嘴都是血肉模糊,让他顿时除了哀嚎之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齐昆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是,他绝对不会原谅这些背叛了自己大哥的家伙!

  齐鸿待人向来宽厚,虽然对敌人狠辣,但对自己人是真的没有半点说的!可这些人,却还是选择了背叛他……甚至,还对葛牧野、陆长天、铁骨等几个齐鸿的忠心拥戴者落井下石,这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葛牧野、陆长天、铁骨三个齐天集团的老人也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到了现场来,看到跪在坟前的一排人之后,不由狠狠呸了一口唾沫,觉得很是解气。

  “老葛,老葛!我是阿龙啊!你看看我,我是阿龙!你跟昆仑求求情,让他放过我吧?”那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看到葛牧野之后,叫了起来。

  葛牧野没有说话,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陆长天则是冷笑,一拐杖将人打翻在地上,咬牙道:“混账东西,当初就是你第一个跟许佳人串通一气!老葛的手筋,也是你这王八蛋唆使姓曾的给挑断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对方一听,直接傻眼了,然后哭着辩驳。

  看到齐昆仑的眉头一皱,一个士兵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枪托砸了上去,直接把人给砸得七荤八素,倒在地上。

  “你没有权力!尽管你是将军,但你也没有权力枪毙我们!”有一个人大吼了起来,他曾经是齐鸿的首席律师,但也在关键时刻背叛,将齐鸿推入了死地,让齐鸿再也没有半点翻盘的希望。

  齐昆仑漠然道:“破军,给他解释一下。”

  破军点了点头,走到此人身前,冷笑道:“战时状态,军队有权接管一切,尤其是现在边境战火燃烧激烈,军队更是有义务扼杀国内一切不稳定因素!你们违法犯罪,栽赃陷害风城的著名慈善企业家,影响极度恶劣,败坏社会风气,更是破坏民族团结!所以,我们有权将你们执行军法。”

  此人一听,直接软绵绵倒在了地上,尿都吓了出来。

  “昆仑,还不动手?”铁骨冷冷地道。

  “不急,还缺一个。”齐昆仑拿出雪茄,分发给大家,自己也点燃一根抽了起来。

  等到一根雪茄燃到一半的时候,直升机终于出现在了天边。

  齐昆仑对他们道:“两位老叔,还有铁骨老哥,你们请到车内去休息,等我一阵,我去将人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