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56章 叫叔叔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56章叫叔叔

  齐昆仑看到韩崔如此热情,也就慢条斯理把自己的右手伸了出去。s..

  韩崔两手抓住他的右手,狠狠摇晃了两下,笑道:“齐先生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好让校方给您安排个讲话嘛!”

  “这就不必了。”齐昆仑神色淡然地说道,抽回了自己的手来。

  叶胜兰和韩赋两口子直接石化了,尤其是韩赋,没想到自己的老爹竟将自己给直接无视掉了……

  看到江海洋过来,韩赋又急忙打招呼道:“江叔……”

  “啊呀,齐先生,您也在这儿呢!真是幸会,幸会啊!来之前,怎么不通知一声,我们也好迎接。”江海洋上前又找齐昆仑握手。

  等到握上了手之后,江海洋道:“小女那边整天念叨着您呢,就想跟心兰去找您学点本事来着。”

  韩赋伸在空中的手直接僵硬了,然后默默缩了回来,一脸的尴尬。

  州长和城主,相继将他们给无视掉了,直奔齐昆仑而来,看那模样,好像还非常殷切,甚至……带着一点谄媚?!

  “江城主太客气了。”齐昆仑随口应了一句,把手收回。

  大家都觉得这一幕太不可思议了,齐昆仑不就是个当兵的吗?怎么能让州长和城主都对他这么殷切?

  “齐先生跟犬子认识啊?真是没想到……”韩崔又急忙套近乎。

  齐昆仑面无表情道:“不认识,我只是陪韵芝过来参加校庆,韵芝和他们认识而已。”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韩崔喜笑颜开地道着,“蔡小姐刚才的那一番讲话,真是让人感觉到动容,若是社会上多几个蔡小姐这样的人物,那咱们的国家将会进步一大截啊!以后,咱们华南州的慈善事业,还要蔡小姐多多费心了。”

  蔡韵芝跟韩崔握了握手,道:“韩州长您客气,我会努力的。”

  江海洋笑道:“既然遇上了,不如韩州长做东,请我们搓一顿如何?”

  韩崔也笑道:“是啊,相请不如巧遇,齐先生,今晚我做东,大家一起吃顿饭如何?”

  “没空。”齐昆仑皱了皱眉,淡淡地道。

  众人顿时更加惊恐了,这他妈……州长和城主盛情相邀,但这家伙居然来一句没空?要不要这么臭屁啊?这是不把州长和城主放在眼里的节奏啊!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被拒绝了的韩崔和江海洋脸上没有半点的不爽,依旧笑盈盈的。

  “齐先生,这是犬子韩赋,目前在一个县城里当县令。”韩崔给齐昆仑介绍道。

  “哦。”齐昆仑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之前他有说过,不用介绍了。”

  韩崔一拍有些发懵的韩赋,骂道:“臭小子,还不叫叔叔?”

  叶胜兰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快要丢死人了,而程运也是满脸土色,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不过,最难受的莫过于韩赋了,他表情僵硬,苦笑道:“爸,齐先生的年龄恐怕还没我大呢。”

  “不必了,他跟韵芝的同学是男女朋友关系,叫我叔叔不合适。”齐昆仑淡淡道,“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韩崔急忙道:“有空还请齐先生赏脸,一块儿吃饭啊!”

  齐昆仑点了点头,搀着蔡韵芝,缓步离开了大礼堂。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都还有些脑子发懵,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

  韩崔转过头来,不悦地看着韩赋,冷冷道:“你们是不是把人给得罪了?”

  韩赋急忙解释道:“没,没有的事!”

  大家也都纷纷摇头说没有。

  “以后眼睛放亮点,你要真得罪了他,我把你腿给打断!”韩崔对着韩赋冷冷地说道。

  “爸,他谁啊?”韩赋忍不住问道。

  大家都竖起耳朵,想从韩崔的口中知道齐昆仑到底是什么身份。

  韩崔冷漠道:“不该问的就别问,既然校庆结束了,那就都散了吧!”

  看到韩崔的这个态度,大家心中都有些惶恐起来,刚刚可是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啊,蔡韵芝的那位男朋友,明显是个让韩州长都忌惮无比的大人物!要是他记了仇,回过头来找大家的后账,那该怎么办啊?

  江海洋看到众人一脸的复杂,不由皱了皱眉,道:“怎么,你们莫非真的把人给得罪了?”

  “得罪倒是没有得罪,只是说了点不好听的话,他没有表示。”程运苦呵呵地说道。

  韩崔听到这里,顿时就有些恼火起来,看着韩赋道:“你说了什么了?”

  “我没说什么啊……”韩赋急忙开口解释道,要撇清自己,这个时候,他也知道齐昆仑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韩崔哼了一声,道:“你最好没有说什么。”

  “他不会找后账吧?”程运看着江海洋,小心翼翼地问道。

  “人家是什么身份,你们是什么身份?就算说了点不好听的,只要不是把人得罪死,基本不会有事的。你们这点成就,在人家眼里,估计也就算是九牛一毛而已。”江海洋淡淡地说道,“行了,都散了吧。”

  程运顿时松了一口气,那些刚刚说过一些不好听的话的校友也都跟着松了口气,江海洋既然说得这么肯定,那应该就是没事的。

  等到人走了之后,韩崔才对江海洋道:“江城主啊,我看韩赋这小子多半是得罪齐帅了,你回头可得在齐帅面前帮我美几句。这个小子太年轻,又当了县令,所以难免有些心高气傲,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

  “韩州长放心就是了,齐帅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他的格局是什么,我们的格局又是什么?”江海洋却是笑道,“放心,他不会找韩赋的麻烦的。”

  韩崔迟疑道:“没骗我?我看他的态度刚刚很冷淡。”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江海洋不由好笑道,“放心就是,齐帅心怀天下事,哪里有工夫来因为这点小事儿找后账呢?恐怕,再过一会儿,韩赋他们的名字,他都记不住了。”

  韩崔听江海洋说得肯定,这才彻底放下了心来,骂道:“回头我得好好教训教训韩赋这个小王八蛋,这以为自己年纪轻轻当了县令就可以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了?”

  “韩赋还不错,我看是你那个未来儿媳妇有点势利眼,你多多观察观察吧。”江海洋淡淡地说道,他跟韩崔的关系不错,所以这样的话题都敢直接说出来。

  “你说得很有道理,要是选错了老婆,那这一辈子都没得好日子过,我是得再考察考察了。”韩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