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66章 撕破脸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66章撕破脸

  逃?!

  齐昆仑看到罗红玉的口型之后,心中更加疑惑了,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自己的母亲已经签了合同,放弃了财产的继承权,为什么罗红玉还要暗示他们逃呢?自己的母亲既然放弃了这个继承权,那罗家应当不会对她不利了才对啊!

  罗玉麟这个时候,喜滋滋站起身来,深深看了罗红梅一眼,笑道:“小姑,感谢你的配合,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跟家里人交差了!我跟大姑回去之后,立马跟大家商量。s.tingfree.”

  “还不能安排我跟老爷子见面?!”罗红梅诧异道,“你说话不算话?”

  “我刚刚只是说尽量安排,可没说立刻给您安排啊!小姑!”罗玉麟笑呵呵地说道,得意之色,溢于表。

  罗红梅的面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齐昆仑却是忽然一下起身,猛然一把就掐住了罗玉麟的脖子,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过后,罗玉麟脑袋一偏,血液混合着唾沫一下飞了出来,喷得沙发靠背上到处都是。

  大家都被齐昆仑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搞得脑袋一懵,而齐画则是抿了抿嘴唇,脸上浮现一丝快意,看到自己的奶奶被他们逼得这么难过,这会儿齐昆仑出手,却是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解恨!

  “你他妈干什么?!”罗玉麟怒吼着道。

  齐昆仑将他手里的合同夺了过来,五指用力,揉成一团,直接就塞进了他的嘴里去。

  罗红玉也大惊失色,怒道:“齐昆仑,你干什么,把玉麟给我放开!”

  齐昆仑根本没有搭理,一个膝撞就顶在罗玉麟的肚皮上,而后将他的嘴巴一合,捏着他的腮帮子,让他硬生生将嘴里的纸团给吞了下去!

  直到罗玉麟吞下了纸团之后,齐昆仑才将手一松,对方顿时跌坐在了沙发上面,恶心得连连干呕。

  “昆仑?!”罗红梅惊呼道。

  “妈,他们压根就不想让你见老爷子,甚至,我怀疑他们说什么老爷子病危都是骗你的!”齐昆仑冷冷地说道,“来之前,你劝我克制自己,但我这会儿再三思量,还是觉得不能让他们这么欺负人!”

  罗红玉拍着罗玉麟的后背,焦心于他的伤情,又愤怒于齐昆仑的无礼,怒道:“罗红梅,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罗红梅神色复杂,道:“大姐,这事儿是昆仑的不对,他不该动手打人。”

  罗红玉火冒三丈地道:“我不管了!白瞎了我的一片好心,就让你们死在松城好了!”

  “死在松城?我倒想看看,谁有那个本事能动我妈!”齐昆仑神色冷漠地说道,“我非但要看看你们谁有那个本事,我还要让我妈分到属于她的家产!”

  “齐昆仑,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罗红玉骂道,手忙脚乱倒了一杯水给罗玉麟。

  罗玉麟被纸团噎在咽喉里,吐不出来,吞不下去,脸都憋成了紫色,看到一杯水递到面前,急忙接过,一口喝了下去。

  罗红梅此刻怔住,脸色苍白起来。

  “奶奶,你听到了,这位大姨婆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齐画的面色也变得不善起来。

  罗红梅颤声道:“大姐,你刚才说,要让我们死在松城,这是怎么回事?”

  罗红玉却是不语,拍着罗玉麟的后背,让他把喉咙里的纸团吞下去。

  “妈,你拿他们当亲人,他们却不拿你当亲人呢。”齐昆仑眯着眼睛,冷笑着说道,“再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嫁给了我爸,那就是我们齐家的人!我们齐家有家训,有恩必报,有债必偿!”

  罗红梅让齐昆仑说得一怔,道:“可是……”

  齐昆仑平静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儿子来处理好了。当初我因为工作而忽略了家人,而今,我怎能再看自己的家人被别人欺负?!”

  罗玉麟总算是在这个时候把纸团给吞下去了,双目当中几乎喷出火来,怒视着齐昆仑,阴沉道:“你敢打我?我保证,不但是你妈要死,就连你也要死!”

  “妈,你听到了,他们根本不拿你当一家人,而是把你当成来分他们家产的敌人了。”齐昆仑淡淡道。

  看到齐昆仑有似乎暴走的倾向,罗红玉脸色一变,大呼道:“乔三,给我死过来!”

  乔三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飘入了大厅当中,垂手而立,两个女仆也跟着走了进来,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旁。

  “咳咳咳……”罗玉麟连连咳嗽,摸着自己的脖子,难受得要命,“乔三,把这个家伙给我打死!”

  罗红梅的脸色一变,大叫道:“玉麟,他是你的表弟啊!”

  “呵呵,表弟?我可没有这个表弟!包括你,你当初叛出了罗家,让我们罗家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还配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拿捏长辈的姿态?”罗玉麟毫不客气地撕破了脸皮。

  罗红玉道:“不能这么做。”

  罗玉麟看了罗红玉一眼,皱了皱眉,道:“大姑你既然发话了,那我也不能不听。不过,他刚刚对我不敬,必须要付出代价!”

  罗红玉叹了口气,对乔三说道:“把他的手脚扭断吧。”

  “如您所愿!”乔三一笑。

  “不要!大姐,他是你的外甥啊!”罗红梅颤声说道,“你们要干什么,我配合就行,要我的这条命,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我只求你们,放过我儿子!鸿儿已经去了,我现在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了。”

  齐画则是紧紧抱住罗红梅,双眼通红,没有说话。

  齐昆仑听到罗红梅这话,心里一暖,眼眶略微湿润了些许,温和道:“妈,不用求他们。咱们齐家人的脊梁,宁折不弯!”

  “咳咳……哈,哈!好,你真够嘴硬!乔三,不用扭断他的手脚了,直接把他的脊梁给我打断,再抽烂他的嘴!我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齐家,有什么资本在我的面前猖狂。”罗玉麟歇斯底里地说道。

  乔三点了点头,立刻往前走来,道:“年轻人,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找死!”

  齐昆仑默然无语,往一旁走了两步,让开了自己的母亲和齐画,神色冷漠。

  两个女仆都没有动作,她们认为,乔三要对付齐昆仑,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虽然之前齐昆仑有过很惊人的气势,但他毕竟太年轻,而乔三,是成名已久的老江湖!

  “信号屏蔽器拆了没?”罗玉麟转头问于凤道。

  “刚刚拆了。”于凤点头应道。

  罗玉麟冷哼一声,道:“给我二哥打个电话知会一声,毕竟是可能要出人命的事情。”

  罗红梅泪流不止,伤心道:“大姐,真的要这样吗?”

  罗红玉撇过头去,没有说话,也不忍看接下来的场面。

  “哥,打死他,给奶奶出气!”齐画不由咬牙切齿地道。

  罗玉麟龇牙咧嘴地笑道:“你们恐怕还不知道乔三是谁,所以才能说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