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84章 玩笑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84章玩笑

  高文信拿着手机,整个人都横飞了出去,砰一声撞到了会议桌上来躺着。s..

  会议桌周边坐着的商会成员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刚罗定国直接一枪把龙禹恩爆头就已经足够让人吃惊了的,这会儿,罗玉龙又几乎是当着顶头上司的面抽了高文信的嘴巴子。

  高仁义在电话那头听到了声音,不由咆哮了起来,道:“罗玉龙,你他娘的找死,我要枪毙了你!”

  齐昆仑伸手指了指高文信手里拿着的手机,罗定国会意,急忙一步上前,将手机给拿到了手里来。

  他拿到手机之后,将手机交给了齐昆仑,齐昆仑把免提取消,然后放到耳边,淡淡道:“高参谋长好啊!”

  “你又是谁?让罗玉龙那王八蛋接电话!”高仁义怒不可遏地说道。

  齐昆仑笑吟吟地道:“我是谁?莫非高参谋长这么快就把我给忘记了。”

  高仁义一愣。

  这个时候,大家的目光才汇聚到齐昆仑的身上来,有些恍然大悟。刚刚,虽然是罗定国和罗玉龙兄弟两人出手,但实际上,似乎一直都是这个年轻人在主导,是由他指使的罗定国和罗玉龙!显然,大家都将他给忽视了,这会儿才想起来,这个年轻人,恐怕来头不一般……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位军方大佬的儿子或者后辈,能够让两位将军这么听他的话。

  高仁义冷冷地道:“我没有兴趣跟你在这里打哑谜,我再说一遍,把电话交给罗玉龙。”

  齐昆仑叹道:“看来高参谋长还真是认不出我来了!”

  高仁义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耳熟,不由皱眉道:“你到底是谁?!”

  齐昆仑笑道:“高参谋长前一阵才在国会上投了关于将我免职的赞同票,这会儿就忘了我?”

  “国会?”高仁义一怔,然后双眼豁然一下瞪大了起来,整个人都开始惊恐了。

  齐昆仑笑呵呵地道:“想起来了?”

  “齐齐齐齐……齐帅,卑职玄武战区参谋长高仁义请齐帅指示。”高仁义结结巴巴地说道,他已经知道对面那头的人是谁了。

  齐昆仑笑容收敛了起来,夹着雪茄的手轻轻敲了敲桌面,问道:“刚刚让罗旅长打你侄子的命令,是我下的,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绝对没有!那小子就是欠抽,不知好歹,居然敢招惹到您的头上来,把他抽死,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高仁义改口之快,让人意外。

  齐昆仑听后,忍不住再次大笑了起来,缓缓道:“可刚才高参谋长好像还很不满意呢?怎么这会儿就改口了?”

  “不敢,不敢!”高仁义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连说自己不敢。

  齐昆仑眯着眼睛道:“我刚刚听到高参谋长要让罗旅长自抽耳光?”

  高仁义被这话给弄得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说道:“齐帅说笑了,我刚刚只是跟罗旅长开个玩笑而已,罗旅长是我们玄武战区的后起之秀,很多老将军对他青眼有加。我对罗旅长,自然也是无比欣赏的,刚刚的的确确就是在开玩笑而已,我很确定。”

  “哦……那高参谋长就抽自己几个嘴巴子来让我听听可好?”齐昆仑忽然寒声问道。

  罗玉龙听到这里,只觉得心中无比的解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在座的商会成员都不由脸色大变,这人到底是谁?竟然敢跟玄武战区的参谋长这么说话?!

  高仁义让齐昆仑这句话给说得脸色发白,苦涩道:“齐帅……卑职,不知此事与齐帅有关,所以才……所以才跟罗旅长开了个小玩笑而已。”

  齐昆仑冷冷道:“我没跟你在开玩笑!”

  高仁义咬了咬牙,道:“齐帅这个命令不合规矩。”

  “刚刚你不是说现在是战时么?特殊时期特殊对待。”齐昆仑回应道。

  高仁义沉默了片刻,然后才道:“卑职……明白了!”

  说完这话之后,电话那头立刻响起了清脆的耳光声来。

  齐昆仑冷哼一声,将电话挂断,把手机随手往桌面上一扔,冷冷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

  高仁义那头已经停了下来,他狠狠咬了咬牙,暗骂了一声,有些恼火自己的侄子高文信怎么会招惹到齐昆仑的身上去。同时,也觉得自己有些愚蠢,罗定国身为“少壮派”的领头羊之一,既然在这样的场合当众爆头了龙禹恩这样的人物,那显然是有所依仗的,自己早该想到此事才对!这会儿,脸算是丢大了。

  众人的目光,此刻都不由自主汇聚到了齐昆仑的身上来,心中纷纷揣测着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山下智脸色微微阴沉,打量着三位身穿军装的将领,以及坐在椅子上的齐昆仑。

  “我大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不是军人,简直是暴徒!”高文信这个时候才从那沉重的耳光当中回过神来,艰难地爬起来,落到地上,恶狠狠地说道。

  齐昆仑没有理会他,而是站起身来,将桌面上的手枪拿起,放回自己的怀中。

  高文信还准备叫骂两句,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正是高仁义打来的,急忙伸手过去把手机抓了起来,将电话接通。

  “齐帅,齐帅……卑职刚刚已经自抽耳光了,这件事,能否就此揭过?也顺带着放过小侄高文信一马?”高仁义等到电话一接通,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啊?大伯,是我!”高文信一愣,有些懵逼,轻声说道。

  高仁义听到是高文信的声音后,顿时火冒三丈了起来,“你个王八犊子,你是不是嫌自己命长了?”

  “大伯……我被人欺负了啊!”高文信苦涩道,实际上,刚刚高仁义话说得太着急,仓促接通电话的高文信并没有听得很明白。

  高仁义怒道:“欺负?没枪毙你个小杂种就算好的了!你给老子老老实实跟他们道歉,然后夹着尾巴乖乖做人,否则的话,老子饶不了你!”

  高文信直接被高仁义这话说得愁眉苦脸起来,几乎要哭了,道:“大伯……这到底,咋回事嘛?!”

  “怎么回事?你惹到了惹不起的人,这都还不明白吗?你这头蠢猪,就只知道玩女人是吧?”高仁义火冒三丈地骂着,“从哪里来,就赶紧给老子滚回哪里去,这摊子事情,你掺和不起!”

  “可是,我这扔了二十多个亿进来啊……”高文信脸色一白。

  “你就是扔了两百亿,也给老子当成卫生纸!”高仁义怒喷,“你要是再惹到他们,怎么死的,我都不会管你一下!不信,你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