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95章 乔纸鸢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95章乔纸鸢

  “楼总,人已经来了,不过,出了点问题……”秘书进办公室来,跟楼守义小声汇报着。s.xcmxsw.

  楼守义不由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秘书低声道:“罗老三几个没来,来的人不认识,点名要见你,那个女人,他也带来了。”

  楼守义哈哈一笑,道:“哦,那多半就是谈生意来的了。我出去见见他!”

  “陈少在这里抽着雪茄稍等,我马上就来。”楼守义说道。

  齐昆仑和叶青鸾这个时候就在会客厅里等待着,周围有好几个打手模样的人守候在侧。

  叶青鸾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一把蝴蝶刀,慢条斯理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齐昆仑负手而立,看着会客厅上挂着的字画——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楼守义人还没到,爽朗的笑声就已经传入了会客厅内,他一进来,就看到了叶青鸾,眼睛立刻发亮了起来,之前在酒吧匆匆一瞥,这会儿看得更加真切之后,便越发觉得这个女人让人惊艳了!

  “听说这位先生要见我?”楼守义大笑着说道。

  齐昆仑转过身来,看向了楼守义,淡淡道:“楼总?”

  楼守义脸上露出隐晦的笑容来,说道:“我就不问罗老三那几个废物到哪里去了,这位先生带着人来,怕是想通过我的渠道结识结识柯少吧?”

  齐昆仑不置可否。

  楼守义看了叶青鸾一眼,笑道:“人,我就先收下了,你留个联系方式,我明天就将你引荐给柯少。”

  齐昆仑略微诧异地挑了挑眉头。

  楼守义看到他脸上的诧异,不由一怔,然后笑道:“那你是想要钱咯?我也不含糊,这种顶尖的货色,一口价,一百万吧!”

  齐昆仑听后,不由笑了起来。

  楼守义眼中流露出隐晦的鄙夷之色来,觉得眼前这人很蠢,居然为了一百万放弃了结交柯吉的大好机会!不过,他却更是巴不得,钱货两讫,是最简单最便捷的交易方式。

  “我就值一百万么?”叶青鸾头也不抬地问道,将指甲修理得整整齐齐,她不喜欢留长指甲,也不喜欢涂任何装饰色彩的指甲油,每一根手指都显得纤长而白皙。

  齐昆仑淡淡道:“让你的柯少出来跟我谈吧。”

  楼守义却是道:“诶,不能不讲规矩!你要了钱,钱货两讫。”

  齐昆仑笑了笑,缓声道:“我不是用她来换跟你家柯少见面。”

  楼守义道:“哦?你还有这样的好货?”

  “我是用你的命。”齐昆仑背着双手,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楼守义愣了一下,而后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明白了,你不是来送人的,而是来找我报复的?!”

  叶青鸾开口道:“你还不算太蠢。”

  她说完话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蝴蝶刀,在周围几个彪悍打手的面前,显得多少有些无力且娇小了点。

  楼守义眯着自己的眼睛看着齐昆仑,道:“很好,我经营圣山两三年了,还从没见过像你这种敢上门来找麻烦的家伙!看在你把美人送来的份儿上,我给你个机会,乖乖跪下,然后从这里爬出去。不然的话,我不保证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说话间,楼守义就听到了一声怒喝:“楼守义,给我把那个叫安可的姑娘给交出来!”

  楼守义转头看去,不由略微诧异,然后淡淡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乔警花啊!找人是你们这些探员该干的事情,来找我这个生意人做什么?咱们虽然有点过节,但你也没有必要抓着我不放吧!”

  说话间,他又看向了齐昆仑,觉得女探员是齐昆仑给招来的。

  齐昆仑并不认识这位被楼守义称呼为“乔警花”的女探员,目光落过去,倒是不由被微微惊艳,这个女探员一身干练的休闲打扮,长发挽成了马尾捆在脑后,胸前别有工作证,上面写着她的名字——乔纸鸢。

  “乔警花,我现在正在谈七位数的大生意啊,你可不要给我搅黄了!”楼守义笑嘻嘻地说道。

  “楼守义,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嘻嘻哈哈的,把人给我交出来!我不管别的事,我只要安可!否则,出了事情,你担不起!”乔纸鸢冷冷地说道,目光如刀一般逼视着楼守义。

  乔纸鸢一直都想动圣山娱乐会所,她也知道这个会所当中藏污纳垢,不过,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无法搞定的,甚至可以说是蚍蜉撼树。当然了,乔纸鸢没点背景的话,这么针对着圣山娱乐会所做调查,早就被停职收拾了。也正是因为乔纸鸢的背景,才能让她在与圣山娱乐会所针锋相对的时候使得圣山一直都不敢拿她怎么样。

  不过,圣山却是根本不怕乔纸鸢,凭她一个区区二级探员,根本搞不垮圣山。

  乔纸鸢看向了齐昆仑,沉声喝道:“还不给我快滚?”

  齐昆仑没有说话,叶青鸾则是略微挑眉,刚想做些什么,却见齐昆仑对她摇了摇手指。

  叶青鸾略微嘟了嘟嘴,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高挑的女探员,身材不错,前凸后翘没得说,素面朝天带着清水芙蓉的感觉,瓜子脸很精致,一双丹凤眼给人画龙点睛的感觉,皮肤比普通女人略黑一些,带着健康的小麦色,长期锻炼让她的身体充满柔韧性,每一道弧线都带给人一种弹性十足的味道。

  楼守义呵呵笑道:“乔警花,人家找我来做生意,你让人家滚是个什么意思啊?还有你说的什么安可,我根本不认识。”

  乔纸鸢的一双剑眉当着含着丝丝煞气,沉声道:“楼守义,不要以为你们圣山有人罩着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正义存在的!我知道,你们在干着些什么藏污纳垢的事情!”

  “是么?”楼守义耸了耸肩,“乔警花也不是没查过我们,也不是没向上面告过状,可我们圣山,就是实实在在的正规企业啊!”

  乔纸鸢英气十足的俏脸上的筋肉一阵抽搐,她的眼角不由轻轻一抽,丹凤眼当中掠过一丝无奈与挣扎。

  “做个交易好了,你们把安可给我,我以后不再做任何针对圣山的事情。”乔纸鸢咬了咬牙,如此说道。

  楼守义听到这里,倒是诧异了,道:“呀?这话是正义的乔警花说出来的吗?刚刚你怎么说的?再说一遍?”

  乔纸鸢的牙齿咬得很紧,腮帮都显得硬邦邦的,丹凤眼当中露出恼怒与无奈来,道:“把人给我,以后我不再针对圣山!”

  楼守义呵呵笑道:“刚刚还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着正义的么,怎么这么快就改了口啊?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啊!”

  “楼守义,交人!”乔纸鸢板着脸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安可。”楼守义耸了耸肩,“爱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