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397章 求救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97章求救

  “噗噗噗——”

  刀片入肉的声音清晰入耳,鲜血迸溅,楼守义面颊扭曲,惨叫不止,身体靠在墙壁上一阵抽搐。s..

  终于,他缓缓靠着墙壁箕坐在了地面。

  只见,他的两边肩膀上的大筋被刀片挑断,然后手臂处的肌肉被割裂,小臂上的筋脉也被割裂,下边则是胯部、脚踝等部位的大筋被挑得稀碎。

  叶青鸾手中的蝴蝶刀,简直堪比外科专家手里的手术刀,下刀又准又狠,竟没有触及到楼守义的任何一条血管,割裂的都是肌腱与筋脉部位。

  陈青宇的面色已经变得铁青,同时,也有了些许的震惊,因为,叶青鸾如此精准而又狠辣的刀法,哪怕是放在清帮当中,都是极为罕见的!

  他身旁的金巧同样也无比震惊,震惊的并非是叶青鸾的刀法,而是居然又在这里遇到了齐昆仑这个人!

  之前她在风城就与齐昆仑见过,只不过,齐昆仑并不认识她,而齐昆仑打爆了汪二少卵蛋的事情,却是被她深深记住了。

  “你好大的胆子!”陈青宇阴沉着脸缓缓地说道。

  乔纸鸢从惊讶当中回过了神来,一下挣脱齐昆仑的大手,深深吸了口气,很难平复自己此刻的心情。

  叶青鸾的手腕抖动,蝴蝶刀在她的掌心当中盘旋了两圈,而后消失不见,不知道被藏到哪里去。

  陈青宇森然地看着叶青鸾,道:“不给我面子?我让你住手,你为什么还要动手?”

  叶青鸾漠然道:“你是什么东西?这么跟我说话。”

  “你——”陈青宇无比的恼火起来,“呵呵呵,好好好,好得很!”

  乔纸鸢知道,事情是彻底闹大了,她没有想到,陈青宇居然也会出现在这里!

  于是,她的面色微微难看了些许,说道:“你们两人,涉嫌恶意伤人,现在,我要将你们带走!”

  陈青宇却在这个时候冷笑道:“这位警花小姐,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乔纸鸢想用自己的身份将齐昆仑和叶青鸾先带走,然后再将之放掉,让他们赶紧跑路。但是,她的心思又哪里逃得过老奸巨猾的陈青宇的眼睛,陈青宇从小就在清帮当中厮混,不知道接触过多少江湖大佬,心智自然也非是常人能比。

  乔纸鸢的脸色立刻就是一白,但态度却还是很强硬,冷冷道:“我是探员,我把他们带走,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不能走!”陈青宇冷冷道,“最起码,在柯吉过来之前,他们不能走。”

  箕坐在地的楼守义还在哀嚎着,他怨毒地看着叶青鸾,说道:“陈少,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女人……是我无能,没有搞定此事。”

  陈青宇道:“楼总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就这么走了的。这位警花小姐最好也不要动什么歪心思,一会儿,自会有你们的长官过来处理此事!”

  乔纸鸢心中不由焦急起来,若是齐昆仑和叶青鸾现在走不成,那么,一会儿就更是走不成了!

  “安可是不是在你们这里?”齐昆仑在这个时候,缓缓走到了楼守义的面前来,双手插在兜里,漠然发问。

  “你们也是为了她而来的?呵呵……很好,那她死定了!你们给我的痛苦,我都会施加到他的身上去。”楼守义歇斯底里地大吼了起来。

  乔纸鸢一怔,然后又是一惊,上来就狠狠拉了齐昆仑一把,怒声道:“你这是干什么?要把安可往火坑里推?!”

  齐昆仑漠然道:“你跟安可是什么关系?”

  乔纸鸢皱眉道:“这与你何关?你是她什么人?”

  齐昆仑没有回话,而是一脚踏在了楼守义的肩膀上,踩得他一声惨叫,肩膀垮塌下去一大截。

  齐昆仑弓步站着,右脚就踩在他的肩膀上,慢慢将上半身的力量压了上去,双手撑在自己的膝头上,面带微笑地看着楼守义,道:“你刚才要是乖乖听话,那该多好?”

  楼守义痛得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大叫道:“柯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群混账……啊……陈少救我!”

  陈青宇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理会楼守义,只是对齐昆仑道:“他现在有多惨,你们一会儿就会也多惨。”

  金巧在这个时候总算是看明白了局面,知道齐昆仑跟这个圣山娱乐会所估计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二话不说,猛然向前跑了过来。

  叶青鸾见金巧似乎没有什么威胁,也就没有动作。

  金巧到了齐昆仑的面前,瞬间就直接跪倒了下来,一把抓住齐昆仑的衣袖,哭道:“齐先生救我!”

  乔纸鸢一怔,在这个时候看清楚了金巧的面容,吃了一惊,这不是那个什么女团里的人么,是个明星啊?

  齐昆仑低头看了一眼跪倒在自己脚边的金巧,脸上流露出些许不解来,道:“我认识你么?”

  “我跟您的侄女曾经是一个团队的,我是她的队长金巧。陈青宇要把我卖到这个会所里来当小姐,推我进火坑,请齐先生念在当年我照顾过她的面子上,救我一命吧!”金巧大哭了起来,颤颤巍巍将一段话讲完。

  陈青宇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看着金巧,道:“贱人,好得很!这个时候背叛我?你以为,他们两个在松城得罪了柯吉,还能保得住你么?泥菩萨过江而已。”

  乔纸鸢听到这里,也是不由震惊,狠狠握了握拳的同时,又感觉到格外的无能为力。

  她早就想查圣山这个会所了,只不过,她在调查的时候就遇到重重阻碍,甚至各种死亡威胁。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后台够硬,她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在调查无果之后,她只能找圣山的一些小毛病,可这些对圣山来说连挠挠痒都算不上。而且,撑乔纸鸢的人也警告了她,不要再试图去扳倒圣山,圣山背后的水很深,大家都不想涉足进去。

  金巧听到陈青宇的话,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只是恳求着齐昆仑道:“求齐先生救我……”

  齐昆仑淡淡道:“起来说话吧,我不是很喜欢跟跪着的人说话。”

  金巧答应一声,急急忙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擦着自己的眼泪,道:“先生,陈青宇是清水娱乐的人,是我们陈副总陈泽慧的儿子。”

  听到“陈泽慧”这三个字的时候,齐昆仑淡然的脸色一下变得深沉起来,嘴角浮现出玩味的笑容来。

  乔纸鸢在这个时候对齐昆仑低声说道:“你既然能让金巧都跪下来求你救命,那证明你肯定有点背景。不过,你这个时候听我一句劝,圣山这个会所不简单,楼守义背后还有人,这个柯吉不好惹……另外就是,陈青宇是清帮陈泽慧的儿子,你惹了他就等于惹了清帮。”

  “趁现在人还没来,我带着你们离开!走得越远越好!这点事情,我还是担得起,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