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0章 那山太高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0章那山太高

  齐鸿墓前。s..

  齐鸿的墓碑上,竟然被泼满了狗血,甚至,墓碑上还有刻字——

  “齐老狗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看到这一幕,罗红梅的双眼一翻,直接当场就气得昏迷了过去。

  齐云也是浑身颤抖,双眼通红,嘴里念叨着:“该杀,该杀!这些人统统该杀!”

  齐昆仑的双拳微微握紧,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之中,他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抱着已经昏过去的母亲。

  “卑职失职!”破军脸色一下苍白,单膝跪地,向齐昆仑请罪。

  齐昆仑没有说话,只是抬了抬手,让他起来,平静道:“此事,与你无关。”

  破军只觉得许家是在作死,祭祖便祭祖,竟还往齐鸿的墓碑上泼狗血,甚至在上面刻字羞辱。

  齐昆仑将母亲抱回车中放下,而后走到墓碑前蹲下,打开一瓶烈酒,泼到了墓碑之上,脱下自己的外套,开始缓缓擦拭上面的血迹。

  他擦得极为认真,就好像是在擦拭自己爱人的面颊一般。

  那一行极为羞辱的刻字,被他用食指一个个搓了过去,而后,就见墓碑上一簇簇石粉落下,一行刻字,竟被他用手指头给搓没了。

  “大哥,昆仑不孝,今天,带着爸妈来看你了。”齐昆仑低声说道,将烈酒缓缓倒在了齐鸿的墓前。

  齐云推着轮椅上前,老泪纵横,道:“儿啊……这快三年来,爸妈都没来看过你,也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好不好啊……”

  蔡韵芝看不得这一幕,撇过头去,眼泪直流。

  蔡强也是一瘸一拐走到前面来,用打火机点燃了蜡烛插上,而后又借着蜡烛的火焰点燃三根香,跪下之后,沉声道:“齐鸿先生,永心福利院承蒙您的照顾,才能一直开办下去。我蔡强没什么大本事,这三年来,也不敢到此为您上香……以后,齐叔和罗姨便如我亲生父母,我会代您好好照顾他们的。万望泉下有知,安息!”

  蔡韵芝也上来上了香,不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痛哭出声。

  此刻,另外一座大山上,香火缭绕,燃烧起来的纸钱、香烛冒出来的烟火气,让整座大山都仿佛缭绕在了云雾当中一样。

  两边一对比,齐鸿的墓前,就显得格外的冷清了。

  许佳人站在高处看着这一幕,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道:“我还以为姓齐的会大张旗鼓搞出什么声势来呢,原来就这么几个人过来祭拜,真是寒酸冷清!给我把今天买来的礼花和鞭炮都放起来,让他们也跟着热闹热闹!”

  于是,漫天烟花,一时间,这里热闹无比,官方禁制祭祀时燃放烟花爆竹的禁令在许家眼中形同虚设。

  “姐,回头,我便将齐鸿老狗的墓地铲平,在上面建一座公厕,让他们以后到厕所里来祭拜好了!”许世云在一旁狞笑道。

  “嗯?你这可真是个好主意!”许佳人听后,眉头一挑,大笑起来。

  再看许家这边,人丁兴旺,一个个都在老祖坟前烧香烧纸,香火旺盛得不行,与齐家那边想比,他们人人心中都不由自主腾起了一股优越感来。

  “齐家,只配被我们许家给踩在脚下!”许佳人冷漠地笑道。

  她特意将齐鸿葬在此处,据风水先生所说,这座山属于那种“穷山恶水”,山中灵秀,全部都被许家祖先所占据的这座山给吸走了。而且,站在这里,正好可以俯视齐鸿的坟墓,如此一来,就犹如将齐鸿踩在脚下一般。

  “林狂来了没有?”许佳人淡淡地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他说了,已经快到了!”许世云笑道,“姐,你还真是料事如神,知道齐家要趁着我们祭祖搞出动静来,事先让林狂回去请人,果真没错!”

  “我倒要看看,齐鸿这个弟弟,怎么翻天!”许佳人不屑道。

  许世云便道:“他还能怎么翻天?放嘴炮而已,话说得响亮,其实也就那样,只不过是个粗鄙武夫,凭什么跟我们许家斗?”

  此时,齐昆仑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旁边那一座被烟云笼罩着的大山,漠然道:“许家的香火,很旺盛嘛!”

  “也旺盛不了多久。”破军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句,在他眼里,许家这些人,跟死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罗红梅再次醒了过来,抱着齐鸿的墓碑在痛哭,道:“儿啊……都怪咱们当初不长眼,没看明白那个毒妇是什么样的人!这才让你,就连走了都得不到清静……”

  “儿啊,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罗红梅已经哭成了泪人,整个人显得伤心欲绝,随时会晕过去一样。

  齐昆仑急忙去劝慰,将她搀扶起来,温和道:“妈,你别伤心了,大哥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许家的杂种们,说不定现在正在那看笑话呢。”

  “昆仑,无论如何,你也不能放过许家……你起码要让你大哥,能够得到一些清静。”罗红梅抓着齐昆仑的手臂,悲痛欲绝地说道。

  “会的。”齐昆仑轻轻拍着母亲的后背,眼神已经越来越冷了。

  齐云看着墓碑,喃喃着道:“孩子,你放心,画画我们已经快找到了……昆仑而今有了出息,足够保护我们了,我们齐家,永远都不会倒下去的!”

  “外面太冷,你们二老先回车里休息吧。”齐昆仑说道。

  “好。”齐云点了点头,擦去眼泪,答应了下来。

  齐昆仑将二老送回车内休息着,然后转头对破军道:“打电话给白炫,三分钟之内,他若不到,那就永远不要来了!”

  破军立刻拨通白炫的电话,将齐昆仑的话转告过去。

  白炫吓得一个激灵,立刻通过步话机督促连队长官,呵斥道:“你们都是一群蜗牛?就这样还怎么打仗?给我快点,三分钟之内,要是赶不到大青山,就统统开革处置!”

  于是,整个连队加快了速度,一辆辆装甲车和坦克马力十足,向着前方而去。

  齐昆仑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盖到了蔡韵芝的双腿上,说道:“你也回去休息吧,外面太冷了。”

  蔡韵芝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冷。”

  齐昆仑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谢谢。”

  装甲连,终于开到了这里来。

  白炫一身军装,大步跑了上来,然后在齐昆仑的面前站定,敬礼道:“二十四师师长白炫,率装甲连前来报到,请齐帅指示!”

  齐昆仑没有说话,只是仰头看着旁边的那座烟火缭绕着的大山,正在出神当中。

  白炫咳嗽了一声,看到墓前还放有一捆香蜡纸烛,便急忙走上前去,将之解开,而后说道:“齐鸿先生当初为风城做了不少善事,乃是有口皆碑,心地善良的好人!齐帅,请容许卑职为齐鸿先生上香。”

  “嗯。”齐昆仑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白炫松了口气,对着在后面的白可挥了挥手,白可立刻一瘸一拐跑了上来,跟着半蹲下来,点燃香蜡纸烛,开始祭拜。

  白炫倒是想直接跪下的,不过觉得这样做的话,马屁就拍得太过了一点,显得过犹不及,到时候恐怕还会惹得齐昆仑不爽。

  点到即止,是最好的办法!

  “齐先生放心,我等必誓死保护二位长辈!”白可振振有词道,将三根香对着齐鸿的坟墓拜了拜,而后插到了泥土当中。

  一群士兵在后面已经是面面相觑了,莫非,白炫拉着装甲连过来,就只是给人扫墓祭拜?这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一些。

  “过来,鸣枪!”白炫按下步话机按钮,指挥道。

  二十多个士兵立刻端着步枪走上来,将枪口斜对天空,一脸凝重。

  “砰!”

  “砰!”

  “砰!”

  每一次开枪,几乎都是整整齐齐,不知道的,只以为是一声枪响而已。

  许佳人阴沉着脸看着下面的一幕,咬牙道:“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啊!居然拉着军队过来给他大哥扫墓。”

  “白炫这条走狗,公器私用,之后,有他受的!”许世云也是暗恨。

  下边这里鸣枪祭奠齐鸿,这派头一下就行显得大了起来,让人感觉,许家的威风仿佛被压下一头一样,这让许家的很多人都不爽。

  许劲山冷冷道:“立刻把施工队叫过来,等我们这边祭完之后,对齐鸿的墓地动土,如你所说,在上面建一座公共厕所!”

  “好,我这就办。”许世云道。

  “新仇旧恨一起算!世海的仇,还记着呢。”许劲山森然笑道。

  齐鸿的墓前,总算不再显得这么冷清了。

  白炫烧完了香蜡纸烛之后,便站起身来,挥手让士兵们都退下了,而后对着齐昆仑敬礼道:“齐帅,节哀顺变!”

  齐昆仑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然后看着对面那座大山,若有所思道:“那座山,我不喜欢。”

  “嗯?”白炫和白可都是愣了一下。

  “太高了。”齐昆仑满脸冷漠地道。

  白炫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连白可也一脸懵逼。

  破军皱了皱眉,这才开口,说道:“让你把火力装满,是拿来给人看的吗?!”

  “我明白了!”白炫的脸上顿时闪过激动无比的神色,立刻按下了步话机,“各就各位,十秒之内,进入作战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