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00章 交锋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00章交锋

  “居然是他,郑五岳,华东舰队的中将,这下麻烦了……”

  看到郑五岳的时候,乔纸鸢的眼皮不由跳了跳,下意识担忧地看了齐昆仑一眼。s.xcmxsw.

  齐昆仑却是依旧平静,冷漠不语。

  郑五岳径直就走到了叶青鸾的面前来,冷冷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叶青鸾平静道:“他想抓我到这里来当小姐,还要当我的第一个顾客,怎么,你想帮他?”

  郑五岳微微摇了摇头,道:“你最好先把枪给我老老实实放下,然后我会将你移交给司法机关处理,不然的话,你会死在这里。”

  叶青鸾忽然笑了起来,慢慢从自己兜里取出了一张名片来,道:“是吗,我看,你没有这个权力。”

  郑五岳接过一看,手指都是一抖,面孔扭曲了起来。

  “这位柯先生的胆子可真是不小,让我这个三叶财团的执行董事来这里当小姐!”叶青鸾森然地盯着郑五岳,“你是他的后台?这是你的意思?!”

  叶青鸾此话一出,大家都不由狠狠吃了一惊,脑子瞬间不够用。

  三叶财团?

  执行董事?

  众所周知,三叶财团是东岛国最为庞大的财团之一,与华国也有不少的经济来往,是绝对的庞然大物!叶青鸾身为三叶财团的执行董事,竟要被柯吉抓到会所里来当小姐,这简直太过骇人听闻了……要是平时,郑五岳根本不会忌惮叶青鸾的这个身份,但现在不同,柯吉明显做了蠢事,竟想抓这位财团董事当圣山会所的小姐。

  “这件事,我不参与!”郑五岳刚才还气势汹汹,但这个时候却立刻软化了下来,将名片放回叶青鸾的手里之后,沉声说道。

  柯吉也是脑子狠狠短路了一下,叫道:“郑将军,她就算是三叶财团的执行董事又能如何?这里是华国!”

  郑五岳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声骂道:“蠢货!”

  这件事一旦闹大,那绝对会上升到国际关系上来,而且,是柯吉要抓叶青鸾来会所里当小姐,东岛国那边,会善罢甘休?到时候,非但是他郑五岳兜不住这件事,就连整个华国都会跟着丢脸,被整个国际社会指责!

  郑五岳抓住柯吉的衣领子,把脑袋拉到了自己的嘴边来,咬着牙低声道:“听着,我从没来过你这个会所!你现在,立刻联系你的父亲,让他带队到这里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控制起来,然后让他想办法来把这件事妥协……否则的话,没有人能够兜得住这件事!”

  柯吉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额头上出现了冷汗,狠狠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郑五岳松开了柯吉的衣领子,说道:“这件事我不会参与,不过,这里毕竟是我们华国。叶小姐做事,还是要懂得适可而止!”

  叶青鸾漠然道:“用不着你来教我,郑将军出现在这里,倒是让我对贵国的军人素质感觉到忧心。”

  郑五岳的眉心狠狠跳了一下,沉声道:“我只是被枪声吸引到了这里而已,我与这个会所,没有任何的关系!叶小姐,不要血口喷人!”

  说完这话之后,郑五岳转身就要走。

  “站住。”齐昆仑在这个时候淡淡地道。

  “阁下有什么要请教的吗?”郑五岳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等着齐昆仑,大声问道。

  齐昆仑脸色冷漠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来,问道:“就这么走了?”

  郑五岳道:“我说了,我与此事无关,只是被这里的枪声吸引过来的!而且,此事我不会参与,这是你们三叶财团和圣山会所的事情。”

  齐昆仑一把抓住了郑五岳的领子,道:“你就是这么当将军,给底下的士兵做榜样的?”

  “你是什么人?我做了什么事,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再不放开,别怪我不客气!”郑五岳低头看着齐昆仑抓住自己衣领的手,冷冷地说道。

  说话间,门口闪出几个士兵来,一抬手,就举起了手枪来,将枪口对准齐昆仑。

  郑五岳眼神冰冷地盯着齐昆仑的脸打转,只觉得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不由眯了眯眼睛,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还是放开我,因为,我已经表态不会再参与此事了!你若再不放开,闹起来了,我不会怕你。这里的事是这里的事,我们之间的事情,却是可以另算了!”

  郑五岳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了,就是叶青鸾要怎么和圣山斗法,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了,但若是齐昆仑抓着他不放,那么他们两个之间闹出什么矛盾就是另外一码事,他便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他忌惮于叶青鸾的身份,不想参与此事,免得牵连过大,但他并不怕因为别的事情跟人干起来。

  “呵……”齐昆仑低声笑了笑,把郑五岳的衣领给放开了。

  郑五岳冷哼一声,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子,冷冷道:“小崽子,算你识相!”

  “啪!”

  话音刚落,一个大嘴巴子就抽得郑五岳的身体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出手的人,正是齐昆仑!

  齐昆仑这一个大嘴巴子太过突然,郑五岳没有丝毫的防备,就连那几个士兵都是愣了一下。

  乔纸鸢则是直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郑五岳可是堂堂中将,这个男人,刚才……竟然一个巴掌将一个中将抽得栽倒在地?!

  “拿下!”那几个士兵怒吼了起来,直接向着齐昆仑扑过来。

  齐昆仑蹲下身捏着郑五岳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提起,道:“我不想伤害你们,都滚开。”

  那几个士兵看到郑五岳被他拿住,不由一惊,急忙顿住了自己的脚步,生怕他伤害郑五岳。

  “开枪打死他!”郑五岳嘴里满是鲜血,咬牙切齿地怒吼道。

  士兵们回过神来,这边齐昆仑却又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来,枪口一下顶到了郑五岳的脑袋上,淡淡道:“把枪扔了,靠墙站好。”

  “你……疯了?!”乔纸鸢看到这幕,不由惊呼了起来。

  郑五岳面孔扭曲起来,道:“好好好!你们都把枪扔了,靠墙站好,我倒要看看,他准备怎么收这个场!”

  话没说完,他的身体忽然重重往地面摔了下去,砰的一声巨响,匍倒在地。

  齐昆仑跨步向前,一手举枪对着郑五岳的脑袋,一手拉了拉裤脚,然后慢慢蹲身,接着往下一坐,就坐到了郑五岳的后背上来。

  几个士兵看得愤怒无比,但是不敢轻举妄动,只得把手里的枪扔掉,到墙边乖乖站好。

  齐昆仑将枪口顶在郑五岳的后脑上,就在他的身上坐着,脸色漠然,道:“你身为军人,不思伸张正义,反而与这些垃圾同流合污,该当何罪?!”

  郑五岳怒骂道:“哪怕你是政治处的军官,也没有这个资格这样对我!你有种就继续硬下去,你到时候不死,我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