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09章 甲骨文献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09章甲骨文献

  齐昆仑驻足看去,见着一辆蓝色的福特正停在马路边。s.tingfree.

  而后,有一个女人捂着自己的腹部踉踉跄跄跑了出来,乔纸鸢立刻下车将后座的大门打开,把女人放了进去。

  女人进去了之后,乔纸鸢慌忙转回驾驶座,一下把车开动,离开了这里。

  “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罗定国说道,“要不要去看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必去多管。”齐昆仑笑了笑,平静地说道,“回去。”

  罗定国道:“就怕是遇到什么麻烦事。”

  齐昆仑摆了摆手,他已经提前明,如果乔纸鸢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事的话,可以随时找他。他不是一个喜欢主动去干涉别人生活的人。

  受伤的女人一坐进乔纸鸢的后座,待到乔纸鸢把车开动之后,立刻就捞起了自己的衣服来,而后熟稔无比地处理起自己腰腹的伤口。

  “师姐,你这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联系我?”乔纸鸢通过后视镜观察女子身上的伤口,不由暗暗心惊,开口问道。

  谢梦兮将自己腰上的伤口简单处理之后,涂抹酒精,打开了阿莫西林胶囊,将药粉撒到上面,而后用绷带层层缠绕起来。

  “很抱歉把你拖下水,不过,在松城这边,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别的人可以选。”谢梦兮痛苦地皱着眉头,将伤口缠紧,避免继续出血。

  乔纸鸢问道:“你不是在国土安全局当中工作吗?难道是跟敌国间谍交上手了?”

  谢梦兮不由咳嗽,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唇,从指缝当中溢出了鲜血来。

  她将血迹擦干净,而后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短发,神色冷厉,道:“师妹,我现在,非常非常非常的麻烦!我本不想牵连到任何人的,只不过,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涉及到国家利益,我这才不得不找上你。如果你因此遭遇了什么困境的话,还希望你不要怪我。”

  “师姐你直说就是,我应该能够帮上忙。”乔纸鸢很郑重地说道。

  谢梦兮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江北这边的安全局、调查局、鹰眼部都出了大问题,他们里通外敌,勾结高句丽,要出卖国家利益。你还记得上次江北发生的国宝盗窃案吧?!”

  “你说的是那批甲骨文献被盗之事?”乔纸鸢悚然一惊,“据传那批甲骨文献上记载先秦炼气士的一些隐秘,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确有此事!那批甲骨文献当中记载的就是先秦时期的秘密,是一种炼丹术。”谢梦兮说道。

  “炼丹术?吃了长生不老那种?!”乔纸鸢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那倒不至于……这种炼丹术就好像我们而今提炼出来的超级蛋白质、肾上腺素之类的药物,可以增强体质,补充体能等。”谢梦妮说道,“我国的科技部门就有丹鼎派的高人坐镇,司职炼丹,专门提供给军方以及各大情报部门培养的超级高手。就连我国军神齐帅,都曾长时间服用过这类丹药。”

  “这我还真的不知道!”乔纸鸢觉得自己的思维都有些被颠覆。

  “这类丹药的密度极大,有的甚至还高于铁,普通人吃下去之后根本无法消化,反而会增加肠胃负担,成为毒药。但若是由高手吞服,配合强大的内脏机能,就可以缓缓消化,从而自丹药当中汲取营养和药效,有增强功力和提升体能之用……”谢梦兮咳嗽道,“那批甲骨文献上记载的,就是极为古老的炼丹方式,通过如今的科技手段研究,取长补短之后,是有大作用的。”

  乔纸鸢道:“我只知道古时候的丹药大多是方士炼制,其中掺杂大量重金属,不少帝王都是被这类丹药毒死的。”

  谢梦兮道:“那是因为科技手段不完善,所以人类见识浅薄,再加上又有封建迷信,所以才会炼出这样一批害人的东西来。但是,丹道自先秦以来就一直存在,甚至一直延续到肇氏皇室时期,可见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有道理,我们华国的国医技术在国内不受到重视,反而成为人人喊打的骗子。倒是在东岛国,国医发扬光大了,他们的科学技术水平和医疗水平都高出我国一大截来,甚至能够将草药当中的物质提炼浓缩成为药丸来治病救人,这一类,也算是丹药吧?”乔纸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谢梦兮道:“是的……”

  乔纸鸢道:“师姐你就是因为这事而遭遇了麻烦?”

  “不止如此,我到江北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调查上次甲骨文献被盗一事,我在这其中又发现了一些线索,拿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所以才被人追杀。”谢梦兮沉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江北的问题这么大,我这一次,算是大意失荆州,恐怕要栽在这里了!”

  乔纸鸢不由悚然道:“以师姐你的本事都办不妥?”

  谢梦兮揉了揉自己的短发,思绪有些凌乱,无奈摇头,道:“整个江北,渗透了太多敌国势力,这才导致了我有如今困境。而今,我甚至是三大安全机构的通缉要犯!你估计很快就会接到我的通缉令,我将成为变节的间谍、卖国贼等……”

  “师姐你是从黄泉训练营当中出来的,我知道你不会叛国。”乔纸鸢坚定道。

  “可除了你之外,又有几个人会相信我?而且,从黄泉训练营当中走出来的人,也不一定就真的是这个国家的忠实拥趸!”谢梦兮说到此处,不由黯然。

  “你是说……”乔纸鸢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了。

  “是的,黄泉训练营当中都有变节了的人。”谢梦兮语气苦涩,“如果不是被人出卖,我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我现在,想要离开江北州都做不到!”

  乔纸鸢顿时沉默无起来,同时,她也意识到,这件事恐怕真的非常麻烦了。

  谢梦兮道:“我现在,信不过任何人,除了你之外。”

  乔纸鸢叹了口气,道:“先到我的住所安顿,把伤口认真处理一番再说吧。师姐你也不用太过担忧,松城这边,现在有军方的高级首长坐镇在调查案件,我觉得这或许是此事的一大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