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27章 生命的意义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27章生命的意义

  原随远乃是黄泉训练营的总教官,他个人武力极高,耳力自然非同一般,现场虽然人声鼎沸,但他依旧听到了齐昆仑的那番话。s.xcmxsw.

  齐昆仑刚才的话,明显是否定了黄泉这些年的成绩,这让原随远这个当总教官的心里很不快,所以这才站出来说话。

  “原来你就是原随远,当年我到黄泉训练营当中静修,本来准备找个机会跟你练练的,可惜你外出执行任务去了。”齐昆仑笑道,“久仰。”

  “地藏的大名我也久仰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年轻而已。”原随远看着齐昆仑,神色一片冷漠。

  齐昆仑淡淡一笑。

  原随远对乔纸鸢等三人道:“我对你们这些从黄泉出来的学生很满意,纸鸢虽然没有毕业,但能够做出这样的贡献,也让我刮目相看了!你们不用在意外人的风凉话,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改革黄泉?我倒想看看,谁有这个本事!”

  “忠逆耳,连总教官都是这个做派,看来,黄泉的改革也势在必行了。”齐昆仑道。

  乔纸鸢夹在中间做人,一时间好不尴尬,真怕他们一不合就动起手来。

  原随远目中寒光一闪。

  齐昆仑冷冷道:“褚修罗算是你的得意门生,不过,此人欺上瞒下,卖国求荣。你觉得,黄泉不该承担责任?!”

  原随远听后脸色发寒,缓缓道:“我们黄泉的事情,自然由我们黄泉自己来解决。外人,没有资格插手!”

  “黄泉设立的初衷就是为国家选拔栋梁之才,现在倒成了一堂了?听不得外人的劝谏?”齐昆仑漠然道。

  “你什么职务,也配对黄泉指手画脚?”原随远问道。

  叶玄呵呵一笑,道:“说得不错,我们这些黄泉门生,可没几个混得差的。我是准将,段勋已是监正,敢问阁下,又在哪里高就?担任什么要职呢?”

  段勋摇了摇头,道:“眼高手低是不行的,还是要脚踏实地,大话说出来,只是徒增笑柄而已。”

  乔纸鸢苦笑道:“各位就少说两句好了,今天是庆功宴,没有必要把气氛搞成这样。”

  原随远深深看了齐昆仑一眼,道:“纸鸢说得没错,今天是庆功宴,在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对地藏你的名声也是如雷贯耳了,当初我这只老虎不在家,所以才有猴子称霸王。若非今天是在举办庆功宴,说不定我要向你讨教讨教了。”

  “有机会的。”齐昆仑慢条斯理地说道,然后对着一个捧着雪茄的侍者招了招手。

  侍者一怔,急忙过来,道:“先生,要抽雪茄吗?”

  齐昆仑从他手里的托盘当中取了一根雪茄出来,侍者急忙掏出工具,而后又用火机帮齐昆仑把雪茄给点上了。

  原随远对着齐昆仑点了点头,漠然道:“我等着你,我想看看,你要怎么改革我们黄泉训练营!”

  “纸鸢啊,你是我们黄泉的人,虽然没有毕业,但大家都是师兄妹。以后,还是少跟这类人走得太近,免得被污染了!”叶玄冷冷地说道,目光不善地看着齐昆仑。

  乔纸鸢苦笑道:“师兄你这话……地藏首长是很正直的人,这次能够查封圣山,其实他的功劳最大。”

  段勋淡淡道:“他都说了师妹你的功劳最大了,你就不要说这种客套的话了。我看啊,咱们这些黄泉出来的人,成就过高,所以才引起了别人的嫉妒!”

  乔纸鸢道:“我真不是客气!”

  齐昆仑道:“你的确居功至伟,不必在这里谦让了。”

  乔纸鸢对着三人无奈一笑,然后拉上齐昆仑的手臂,道:“失陪,我先跟地藏首长聊点私事。”

  看到这一幕,叶玄和段勋的眼中都不由流露出一丝忌惮与醋意来。

  乔纸鸢称不上那种绝世姿容,但她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却让男人有强烈的征服欲,而且,她的一双剑眉更堪称点睛之笔,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英气十足。

  “首长,你刚刚说话太冲动了。”乔纸鸢说道。

  “你也觉得我做错了?”齐昆仑淡淡道。

  “这倒没有……我也的确觉得师兄他们身上的官气太重了,已经忘掉了当初在黄泉的初心。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乔纸鸢有些难过地摇了摇头,“你说要改革黄泉,我当然是非常同意的。不过,黄泉之中高手如云,总教官更是深不可测,你不应该当着他的面说这样的话。”

  齐昆仑无所谓地笑了笑。

  乔纸鸢道:“他们毕竟都身份不低,要是因为此事而对你有什么记恨的话,到时候使绊子可不好。”

  齐昆仑道:“你这个黄泉门生跟我说这些,可有些不好,让他们知道,估计会非常不开心的。”

  乔纸鸢不由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不是觉得首长你人不错,所以想提醒下你么?诶,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坚持自己的想法对不对,毕竟,大家都纷纷高升,我却一直在原地踏步。的确,有了权力之后,是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你这么想就错了,人总是喜欢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迁就自己。人活着,便是存乎一心,你若扭曲了自己的本心,到时候,无论如何也都变不回来了。”齐昆仑微微摇了摇头,“保持独立的灵魂,不是为了去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自己。保持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灵魂,纵是孤芳自赏,那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说完这话,齐昆仑看到梁耀阳向着自己这里走来,不由笑了笑,然后说了一声失陪,走向了梁耀阳。

  梁耀阳道:“齐帅,请准备吧,一会儿由您来为这场庆功宴致辞。”

  齐昆仑道:“你是主,我是客。”

  “我也是这么安排的,哈哈……我先上台简单说一下,然后由您来致辞。”梁耀阳笑道。

  “好。”齐昆仑微微颔首,然后沿着楼梯慢慢上了二楼去。

  乔纸鸢直到齐昆仑已上了二楼,只剩下一个背影的时候,才从他的这句话当中回过神来,有一种睡狮猛醒,醍醐灌顶的滋味。

  “保持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灵魂,纵是孤芳自赏,那也是生命的意义么……”乔纸鸢口中不由低声喃喃,而后双眼当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

  “我的道就在脚下,我的信念就根植于灵魂之中。是的,如果歪曲了自己的本心,那就不再是自己了……妥协总是很容易,唯有不妥协,才是最困难的!”

  “地藏首长,多谢!”

  “安忍不动如大地,您当得起地藏这个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