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36章 人格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36章人格

  胡先槐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给撕下来,痛恨自己刚刚为什么没有秉公办事!

  “养儿无用!坑爹啊坑爹!”胡先槐坐在地上,泪水一下就流淌了出来。s.xs321.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完蛋了,梁耀阳肯定会把他给撸下来,经过此事之后,名声也差不多被胡允森给败坏了,以后想要再有作为,估计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里的指挥我就不插手了,术业有专攻,你们按照你们的想法来。”齐昆仑淡淡地说道,“还有就是,记者那边记得打声招呼,我之前救人的事情就不要报道出来了。”

  “是,明白了。”梁耀阳连连点头答应着。

  高空营救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特种兵们的素质出众,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一个个过山车上的乘客都被成功解救下来,绑着缆绳被拉进直升机当中。

  齐昆仑一笑,道:“画画,走吧,大局已定,应该没事。”

  齐画点了点头,挽着齐昆仑的手臂,称赞道:“哥,刚才你救人的时候可太帅了!”

  齐昆仑笑呵呵地摇了摇头,道:“每一个人在做善事的时候,都会很帅,很漂亮。”

  罗定国看着齐昆仑逐渐远去的背影,不由神色庄严肃穆。

  “这就是我们的统帅啊,能够为了公民们的安全,豁出自己去做高空营救这种危险的事情,真是了不起。”

  “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是,若让齐帅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绝不会不管。”

  “是的,一个人,能够凝聚三军将士之心,成为军队之信仰,不是没有原因的。”

  众人都对齐昆仑的人品表示敬佩,人无完人,齐昆仑或许也有很多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但是,他在这方面上,却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经过长达几乎三个小时的营救工作,过山车上的乘客们总算都被救了下来。

  一些人这个时候回过神来,想寻找齐昆仑的身影,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便纷纷围拢在那位中校的身旁,询问齐昆仑的身份。

  中校军官无奈地笑了笑,略微摇头,道:“这都是我们这些军人该做的事情,人民有难,我们便要迎难而上。你们不必问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不是我们想问,而是怕你们摘桃子。”

  “是啊,你们隐瞒人家的姓名是什么意思?他辛辛苦苦,不辞危险救了三个人下来,应该得到表彰。”

  中校的表情一僵,有些哭笑不得,道:“我们不会这么做的,请你们放心,这是我们军方的事情,你们就不要过问了。”

  梁耀阳也急忙站出来,道:“诸位朋友,我梁耀阳在这里以自己的人格担保,你们所担心的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见到州长都站出来说话了,众人这才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然后逐渐离去。

  “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齐帅想要掌握大权,做出一些改变,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情。”梁耀阳心中不由叹了口气,同时也略微自责,江北州这几年的发展的确不好,不然的话,公民们也不会对官方表现出这样的不信任来。

  齐画坐在齐昆仑的身旁,问道:“刚刚你在十几米的空中救人,难道就不害怕吗?当时,你身上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啊!”

  “我是艺高人胆大,还真没什么好害怕的,我担心的是,坐在车上的人撑不住。”齐昆仑摸了摸齐画的脑袋,笑道。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摸我脑袋啊!”齐画有些抓狂地张牙舞爪起来,“我刚才可是为你担心死了,心脏病都吓出来哦!”

  “还好你奶奶没跟着来,不然的话,她恐怕会担惊受怕。”齐昆仑无奈一笑,摇了摇头。

  齐画大赞道:“你真的太了不起了,我越来越崇拜你了!哼哼哼,我哥简直无敌!”

  “我是你叔!”齐昆仑没好气地说道,再一次狠狠揉搓她的脑袋。

  齐画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要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可惜,有些人偏偏就是不跟我一条心。”齐昆仑脑海当中闪过柳宗云的身影来,“苍髯匹夫,皓首老贼,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却还偏偏想尽办法把持朝纲,维持自己的特权。”

  “你说的是谁啊?”齐画好奇地问道。

  “害思思的人。”齐昆仑道。

  齐画听到之后不由狠狠挥了挥拳头,道:“这人太可恶了,思思多可爱的孩子,他都要利用!别说你了,就是我看到他,也饶不了他,肯定往他脸上狠狠吐了口唾沫。”

  齐昆仑笑道:“你是偶像明星,可不能做这种事情。”

  齐画哼了一声,道:“明星就不是人了啊?你还是五星大元帅呢,不一样以身犯险,高空救人?要是别的将军,肯定不会像你这么冲动。”

  齐昆仑平和道:“我也有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只能让自己尽量不要去后悔。”

  齐画发现齐昆仑的神色当中藏有些许哀伤,不由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没有追问什么。

  “他们都说你冷酷无情,如冬日寒风,像一把锋芒毕露的钢刀。但我看,你其实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齐画说道。

  “一个人活着,哪里能事事如意?人心无常,人生亦无常。每个人生来都是有罪的,唯有认识到自我的罪性,才能在未来得到解脱。”齐昆仑说的话显得有些零碎,而且深奥,其中似乎有基督的哲学,也有佛家的道理,齐画听得似懂非懂。

  正说话间,齐昆仑的手机响了起来。

  “青绾,你找我?”齐昆仑问道。

  “我到松城来了,你来找我吧?”蔡青绾轻声地道着。

  “你怎么会到松城来?!”齐昆仑顿时诧异无比地问道。

  蔡青绾笑了笑,道:“只是来松城停留一晚而已,明天就离开,想见你了。”

  齐昆仑嗯了一声,道:“那好,你把地址告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

  蔡青绾挂断电话,将一个地址发到了齐昆仑的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