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4章 何必当初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4章何必当初

  “队长,那人,到底是谁?”林狂在苏幕武搀扶之下走着,不由问道。s..

  “我的教官是谁,你不知道吗?”苏幕武道。

  林狂不由一惊,道:“是萧破军中将?!”

  苏幕武微微点头,然后,林狂的牙齿都忍不住上下磕碰了起来,道:“那他是……”

  “齐帅。”

  苏幕武平静地说道。

  林狂失魂落魄起来,他之前就算打破了脑袋都想象不到,齐昆仑便是齐帅!而今听到苏幕武这番话后,整个人都呆滞了。

  “此去西域,九死一生。”林狂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

  “这是你我二人唯一的机会,同样,也是我们平步青云的机会!无论如何,我们都算是入了齐帅的眼了!”苏幕武眼中燃烧起狂热的火焰来,“尹哈德再厉害,那也只是人!而齐帅,是神!”

  林狂深深吸了口气,道:“没错,这是危机,也是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杀了尹哈德!”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许佳人已失魂落魄,本以为是得力的帮手,没想到,他们却被反咬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警车忽然开到,车上下来一人,穿着制服,肩膀上好多颗无尽之花,显然职衔不低。

  看到石长庚来了之后,许佳人不由松了口气,走上前来,沉声道:“石总警,这里有恶徒蛊惑军队长官,炮轰华国无辜公民,该当何罪?”

  石长庚皱了皱眉,看向白炫,缓缓地道:“白师长,莫非你发疯了不成?居然敢对许家动用军队火力?”

  白炫咧了咧嘴,没有说话,有些不屑一顾的感觉。

  “石总警,此人该当何罪啊?”许佳人伸手指着齐昆仑,问道。

  “如此恶徒,蛊惑军队长官,滥用自身背景,自然是罪该万死!我们风城警署,有义务将此恶徒收押,而后提交法庭审判!许小姐尽管放心,此恶徒,必逃不过一场死刑。”石长庚狰狞地笑道。

  白炫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道:“石长庚你是不是傻?一个人就过来了?威胁我们这么多人?”

  “围起来。”

  齐昆仑淡淡开口,那些士兵立刻将许家众人和石长庚围了起来。

  石长庚脸色一变,道:“白炫,看来你是真的疯了!居然要用军队向我下手?你动我试试,我看你这师长还能当几天!”

  这个时候,却有一阵警笛声传来。

  只见成排的警车纷纷赶到,这里闹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报警电话几乎将警署给打爆了。

  石长庚看到这一幕之后,不由大笑了起来,道:“白炫,你这条走狗的末日到了!还有你们这些杂碎,胆敢与许小姐作对,一个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新任总警张志刚走在最前列,看到坟前聚集了一大批人,甚至还有军队,心里立刻就是一惊,知道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他再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那儿的齐昆仑!

  那天,他也在梅奥医院,只不过,齐昆仑在与当时的总警杨文远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并没有露脸。所以,齐昆仑,他是认得的,而且,他也亲眼目睹了齐昆仑是怎么收拾在场的那些人的……事后,他还去偷偷调查了一下,大森的轰然倒塌、分区司令员严烈被革职查办等,似乎都与此人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忠诚!张总警您来得正好,这里有暴徒行凶,洗脑军队长官,对无辜公民动手。”石长庚大喜道,走上来就敬礼。

  然后他招呼着跟来的几乎上百号兄弟,喝道:“各就各位,如果有谁敢异动,立刻开火!”

  “你他妈疯了?!”张志刚听到这个命令之后,立刻怒吼了一声。

  “啊?!”石长庚愣住,不明白张志刚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脸色一沉,“张总警,你虽然是我的上司,但这么跟我说话,未免有些不妥吧?我大哥是谁,你很清楚!”

  “啪!”

  张志刚一个嘴巴子就抽了过去,冷冷道:“我才是现场的总指挥,各单位小组长听我命令,各自约束好手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拔枪!”

  石长庚让这一巴掌抽得双眼通红,咬牙道:“姓张的,老子一定要整死你!”

  “你尽管来试试好了!”张志刚一脚踹得石长庚差点跪倒在地。

  石长庚咬了咬牙,恨恨地看了张志刚两眼,又转头瞪了齐昆仑一眼,道:“姓张的,今天的事情给我记住!还有你们,一样也跑不了!”

  说完这话之后,石长庚竟然转头就走。

  见到石长庚缩卵走人,许佳人内心当中一阵绝望,不由咬牙道:“白炫,兔死狗烹的道理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你们只是一群无知的蠢货。”白炫淡淡道。

  “他到底是谁?”许劲山浑身颤抖着问道。

  “你们不配知道。”白炫冷笑,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许世云双腿已经被苏幕武废去,此刻只能跪在坟前,他瑟瑟发抖,叫道:“姐,快去求援……”

  许佳人摸出手机,却是发现,信号已经完全被屏蔽了。

  “不好意思,这一带,已经被我封锁,现在是军事禁区。”白炫嗤笑了一声。

  “你这条该死的走狗!”许佳人骂道,“我们许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要真敢这么做,我一定会让你们白家全体偿命。”

  “来试试好了。”白炫说道。

  他手握重兵,再加上有齐昆仑撑腰,完全不怕许家对他做出什么。

  之前,没有齐昆仑这样的人物撑腰,他就算手握重兵,也要忌惮许家方方面面的关系。但现在,可是什么都不用担心,跟着齐昆仑的步伐走即可。

  偌大一个华国,谁能扳倒齐昆仑?!

  齐昆仑扫了张志刚一眼,淡淡道:“张总警,刚才那位石总警说要治我的罪,现在看来是不成了。不过,我却要问问你,许世云在我大哥墓碑上刻字一事,该当何罪啊?”

  “这……恶意毁坏他人墓碑,当以拘留处置。”张志刚犹豫了片刻,说道。

  齐昆仑却是神色淡然地道:“此处是军事禁区,刚才白师长说得很明白。”

  “啊!恶意破坏军事禁区内事物,当以叛国罪论处,军队可以自行裁决……”张志刚明白了,这是嫌罪名不够大,“那什么,此事已不属我们警署管辖范畴了,便全权由白师长处置好了!我这里,就先收队离开了。”

  说话间,他走到齐昆仑的面前略微弯腰,说道:“叨扰。”

  “走吧。”齐昆仑随意摆了摆手,说道。

  张志刚立刻带着众手下离去,生怕卷进这一场漩涡当中去,这是神仙打架,他参与不起。

  一个士兵已经走到了跪倒在地的许世云的背后,步枪上膛,调整成单发模式,枪口对准了许世云的后脑勺。

  许世云惊恐地大叫了起来,道:“不要!不要杀我!我说在齐鸿先生这里建公厕是开玩笑的,我愿意帮齐先生建一座祠堂,让齐先生世世代代都能够享受香火……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

  “处决!”白炫却是冷冷挥手道。

  “砰!”

  一声枪响,许世云的身体匍倒在地。

  许家的人纷纷大叫起来,一个个面色悲戚,许劲山更是已经昏死了过去,许佳人也红着眼圈,咬牙切齿说不出一句话来。

  “吩咐下去,每个营,每周轮流在此训练,顺便值守墓地!胆敢搞破坏的,格杀勿论!”白炫当着许家众人森然下令。

  许家众人心中都是凛然,白炫当着他们的面说这句话,那就是明摆着告诉他们,别想对齐鸿的墓地下手。

  许佳人看向白炫,缓缓地说道:“白师长,我们,可以走了吧?!”

  白炫看了齐昆仑一眼,见他没有表示,便随意伸了伸手,意思是请便。

  许佳人大步离去,她一边走着,泪水一边从眼眶当中流淌下来,嘴唇轻轻动着,喃喃道:“世云,姐不会放过他们的……我向你保证,他们很快就会为你陪葬!”

  话虽如此,但许佳人却感觉,一层阴霾已经笼罩在了她的心头——齐鸿这个弟弟,来历神秘,背景非凡,如同一座泰山般压在她的心头,哪怕她明白自己背后支持着她的势力底蕴非凡,但她还是不由心里发虚。

  齐昆仑的强势,以及种种手段,让许家众人,都开始感觉到了害怕。

  其中一些胆子小的,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陷害齐鸿。

  吕嫣然的脸色是白得最难看的一个,她已经彻底绝了给吕华报仇的念头,更彻底绝了与齐昆仑作对的想法,甚至,她开始想着怎么跟许家划出一条界限了。

  免得,一月之后,齐鸿忌日那天,吕家也跟着许家一同被清算,变成陪葬品。

  “世云,我的儿子……”许劲山昏迷当中,口中不由喃喃着,老来丧子,让他悲痛欲绝。

  只不过,遭遇今天的事情之前,他是否有认真去体会过齐云和罗红梅的感觉?

  “齐鸿……”许佳人猛然回头,看向那座孤坟,脑海当中不由自主就浮现出了齐鸿的身影来。

  “我们齐家,有恩必报,有债必偿!”

  齐鸿曾对她所说出的那十二个字,此刻,在她的脑海当中不断回响着。

  齐昆仑淡淡道:“我兄长的墓地,要是再有什么意外,你提头来见。”

  “是!”白炫二话不说,立刻大声答应了下来。

  齐昆仑登上了骑士十五世,破军开车,载着他离去了。

  张君雅也发动轿车,载着蔡强与蔡韵芝,一同跟着离开。

  “昆仑,今天的事情,做得真是解气!”齐云叹道,感觉这三年来所受屈辱,一朝发现而出,整个人都轻松了几百倍一样。

  罗红梅连连垂泪,道:“鸿儿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了!这次搞出这么大的阵势,上面真要追究下来,恐怕很难圆过去,昆仑你千万要小心,不要再过火了,这太危险了。”

  齐昆仑面色平静,道:“我知道了。不过,大哥忌日那天,我会让他们知道,我们齐家,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齐帅,回医院吗?”破军问道。

  “先回家去,在家里吃顿饭,再到医院去。时间,也不早了。”齐昆仑抬手看了下手表,淡淡地说道。

  罗红梅说道:“孩子,你有心了,家里的布置,都还跟当年一模一样。”

  齐昆仑微微笑了笑,说道:“那是我们的家呀!”

  车开到了别墅门前停下来,提前请来的保姆已经慌慌忙忙出来开门了。

  “你把这房子买回来了?我记得,之前是被许佳人拍卖了的。”蔡韵芝看着这栋别墅,缓缓地说道。

  她以前,经常受到齐鸿的邀请到这里来吃饭,齐鸿于她来说,也像是一位亲切无比的大哥。所以,她对齐鸿的怀念,也是非常深刻的。

  齐昆仑轻轻点头,道:“是啊……买回来了。”

  走入家中,里面已经被保姆打扫得一尘不染,家具摆放也是非常整齐,而且,齐昆仑按照自己当年的记忆将整个家布置得跟以前一模一样,就好像,这栋房子从未易手过一样。

  “回家了。”齐云坐在轮椅上,缓缓说出了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虽然只是三个字,但这里面,包含着无比复杂的心情。

  保姆已经将做好的饭菜摆到了桌面上来,对着齐昆仑弯了弯腰,道:“齐先生,饭菜都准备好了。”

  齐昆仑大手一挥,宣布开饭。

  这顿饭,吃得很安静,大家的话都不多,只是在默默吃饭。

  饭桌上,还摆放了一对空碗筷,这是属于齐鸿的。

  “我不想回医院去了。”齐云吃完饭后,忽然说道。

  “没关系,把空置的房间弄出来,做成医疗室吧。”齐昆仑笑了笑,说道,“然后,我给你们请私人医生。”

  齐云微微点头,看着这熟悉的地方,眼中有泪花闪动了起来。

  齐昆仑道:“你们也先住在这里吧,虽然许家不算什么,但他们若疯狂起来,说不定会报复你们。我不想因为什么疏漏,而让你们被伤害到!”

  “好!”蔡韵芝想了想,点头答应,她也不想齐昆仑分出太多的精力来照顾他们,免得累着。

  齐昆仑见蔡韵芝爽快答应,不由呵呵一笑,说道:“破军,去布置一下吧!”

  破军点了点头,立刻去做安排了。

  白炫指挥着自己的手下把剩余的事情都处理妥当,安排完毕之后,这才乘车离去。

  在车上,看着被炮火削平了的大青山,白炫忍不住缓缓说出一句话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