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5章 平安牌子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5章平安牌子

  齐云的话,齐昆仑已铭记在心。s.xcmxsw.

  许佳人联合诸多势力朝齐鸿下手之时,有人反叛,有人坚守,有人冷漠……患难见人心。

  若非是几个老人忠心于齐家,齐云与罗红梅,以及齐画,恐怕都已经与齐鸿一同陪葬了。

  自然,忠心于齐家的这些人,也都遭到了许家的清算与报复,而今的日子,过得都不是很好。

  齐昆仑从齐云这里,拿到了名单,这些,都是当初帮助过齐家的人。

  “爸,您放心,有恩必报,这是我们齐家的原则,我不会忘记的。”齐昆仑将名单收了起来,平静地说道,“明天,我就去看看。”

  “不,你今天就去,现在就去吧!”齐云却是很坚决地摇了摇头,说道。

  罗红梅皱眉道:“老齐,孩子才回来,这几天里又都在忙,已经很累了!休息一天,明天去也不碍事的。”

  齐云却是没有说话,只是严肃无比地看着齐昆仑。

  齐昆仑顿时一笑,说道:“那我现在就去!”

  齐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去吧,先去打个照面也好,看看他们都过得怎么样……”

  齐昆仑点头之后便要出门,看破军准备跟上,便吩咐道:“许家今天遭此重创,恐怕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我若不在,有些不放心。你就守在这里,这样,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是,由我守在这里,无人能伤害齐帅家人一根毫毛!”破军郑重地说道。

  齐昆仑想了想,道:“算了,你还是让定国把陈惊梦等人叫回来吧。你陪着我连轴转,想必也是很疲倦,让他们来跟你换班。”

  破军点了点头,道:“好,我立刻去办。”

  陈惊梦等人还是给齐昆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而且,父母这边的安危,不能有所疏漏。白炫手底下的兵虽然不错,但为了避免再出现之前那样的事情,还是要将保险程度提高一个等级。

  “我就不开车了,顺带着在风城好好走一走。”齐昆仑没有去接车钥匙,而是选择了步行出门。

  破军沉声道:“晚些陈惊梦等人来与我换班,我再来接齐帅。”

  齐昆仑淡淡应了一声,而后便缓步离开了。

  罗红梅叹了口气,道:“老齐你也是,昆仑这两天已经很累了,你让他歇歇又怎么了?”

  “老婆子,我也想啊!可是……你也得想想,若没鸿儿当年的那些老兄弟,我们如今又在哪里?”齐云叹道,“昆仑既然是我们的孩子,那就理当承担这样的责任!”

  罗红梅没有再说话,她也清楚,那些帮过他们的人,而今被许家整得很惨,如今齐昆仑回来,是应该尽早帮助他们。

  破军听着,微微点头,也正是齐家如此严格的家教,才培养了齐帅的优良品性,他的强大是让人敬仰的一方面,他的品德,则是让人佩服的另一方面。

  此刻,走在路上,看着变化极大的风城,齐昆仑心中有了许多感慨,十年未曾回来,很多记忆当中的建筑,都已不复存在了。

  齐昆仑步行到了一家小卖铺来,这家小卖铺的店主就是齐鸿当初齐天集团的财务部部长葛牧野。

  齐昆仑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来,放在桌面上,说道:“葛叔,给我拿包烟。”

  “好嘞,您要什么烟?”葛牧野正低着头看报,听到声音之后,立马将报纸放下,打开烟柜就要拿烟。

  “拿我哥最喜欢抽的天河。”齐昆仑道。

  葛牧野的手猛然一顿,抬起头来,以一种震惊无比的目光看着齐昆仑,干枯的嘴唇连连颤抖了起来,道:“昆仑……?你是昆仑?”

  齐昆仑不由微微一笑,叹道:“葛叔,这些年,让您跟着受苦了!昆仑在这里,向您赔不是了……”

  “我不认识你,赶紧滚!”葛牧野的脸色忽然一变,很不爽地说道,“居然拿假钱来我这里买烟,我可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

  齐昆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葛叔,您不必如此。”

  “我认识你么?你谁啊?再不走我可报警了,拿着假钱来糊弄老头子我!我虽然老了,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哈!”葛牧野一脸愤怒地说道,“滚滚滚。”

  齐昆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葛老头,这个月的平安钱,该交了啊!”此时,有几个年轻人向着这里走来,一边走,一边大声喧哗。

  有个年轻人到了柜台前面就直接拿了一包价格三十元的槟榔,随手撕开,把槟榔散给众人,嚼吃起来,垃圾也就胡乱扔在了地上。

  葛牧野的脸色一变,立刻赔笑着站起来,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小阳哥请拿去就是。”

  他颇为心痛地掏出了一个铁盒子,然后放到了几个年轻人的面前,里面装了有五千块,差不多是这个小卖铺一个月三分之二的营收了。

  曹洪阳吐了一口嚼碎的槟榔渣子,将铁盒子拿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然后懒洋洋地道:“记住啊,下个月涨价了,要八千!”

  “八千?!”葛牧野的脸一下变得煞白起来,“我……”

  曹洪阳皱了皱眉,道:“你什么你啊?八千算少的了,现在这个年代,物价飞涨,通货膨胀,我们涨涨价也是应该的!”他转头就看到了齐昆仑,“诶,这小子谁啊?”

  “哦……一个客人,来买烟的。”葛牧野慌忙说道,急忙从柜台里摸出一包一百的烟来,扔给了齐昆仑。

  曹洪阳哦了一声,没有在意,随手把齐昆仑放在柜台上的一百块钱拿了起来,揣进兜里,道:“记住啊,下个月八千,少一分,你自己掂量着!我们这平安牌子,要是没了,那后果自负哦……”

  他伸手挑了一下挂在门口的一张黑色小牌子,上面就写了两个字——平安。

  “放下。”齐昆仑淡淡地说道。

  “什么?”曹洪阳转头看了齐昆仑一眼,浑不在意地说道。

  “让你把钱放下。”齐昆仑道。

  葛牧野慌忙推了齐昆仑一把,道:“你是不是故意找茬啊?烟已经给你了,赶紧滚蛋,别耽误我做生意啊!”

  曹洪阳嘿了一声,把嘴里的槟榔吐了出来,说道:“你小子谁啊?葛老头的亲戚啊?还让我把钱放下?”

  葛牧野慌忙赔笑道:“小阳哥,他可不是我亲戚,就是个过来买烟的,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什么垃圾玩意啊?把自己当侠客了?”曹洪阳不屑地说道,又撕开一颗槟榔塞嘴里吃着,“我们这是卖的平安牌子,你扭头看看,哪家不挂我们的平安牌子?挂了我们平安牌子的店铺,就没人敢找事儿!葛老头,这是在花钱保平安,这可是他自愿的!”

  “平安牌子?”齐昆仑神色冷漠地扫了一眼,眼中的神色,变得越发冰冷了起来。

  这,完全就是一种变相的保护费而已,说什么平安牌子,那根本就是欲盖弥彰!

  葛牧野咳嗽了一声,道:“烟给你了,怎么还赖着不走啊?你真耽误了我做生意,我可翻脸了啊!”

  “嘿,葛老头,你这手筋都让人挑过,不答应还能怎么着人家?难道用嘴咬啊?”曹洪阳哈哈大笑起来。

  齐昆仑凝神看去,只见葛牧野的两只手腕处,有两道很长的伤疤,显然是利器所致!

  看到这一幕,齐昆仑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绷紧了起来。

  葛牧野是齐鸿麾下的元老人物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两朝元老了,在齐云齐家的时候他就跟随,一直掌管齐天集团的财政大权,两家也时有来往,齐昆仑以前每年都还会上他家拜年。而且,葛牧野是个养尊处优的人物,自幼就接受的高等教育,对生活很是讲究。

  但而今,养尊处优的葛牧野却成了如此模样,手筋被挑,整个人落魄不堪,在凛凛寒风当中守着一家不过十平的小卖铺。

  葛牧野谄媚地笑了笑,道:“小阳哥说得也有道理……呵呵,来来来,难得你们来一趟,拿条烟去抽。”

  葛牧野给了曹洪阳一条价值一千的烟,递烟过去的时候,双手都还颤颤巍巍的。

  曹洪阳毫不客气地收下了,道:“葛老头挺懂事的嘛!听说你家闺女快嫁了,等到时候她嫁人了,你也就不用这样受苦了。”

  “是是是,罗公子能看上小女,那是小女的福气……”葛牧野连忙应声道着。

  齐昆仑这个时候,已经伸手把那平安牌子给摘了下来,这一幕,看得曹洪阳一行人等脸色大变。

  “小杂种,你干什么呢?摘我们的平安牌子,不想活了!”

  “他妈的,我就觉得这小子是来找茬的!”

  齐昆仑的手指一紧,而后平安牌子在他手心当中粉碎,一缕缕齑粉从掌心的缝隙当中流淌而出,落在地面。

  “把钱,放下。”齐昆仑低眉敛目,缓缓地说道。

  葛牧野已经吓呆了,他知道,事情大了……

  “我确定了,你他妈就是在找死!”曹洪阳呸一声,把槟榔吐到了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