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6章 觉险而避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6章觉险而避

  “小阳哥,您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家伙就是个疯子。s.xs321.”葛牧野慌忙劝道。

  曹洪阳指着地上的槟榔壳,看向齐昆仑,冷笑道:“葛老头,你这翅膀硬了啊,居然还找了靠山来?”

  “不是靠山!不是靠山!”葛牧野连连摆手,甚至都不敢直视曹洪阳了。

  曹洪阳看向齐昆仑,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想我放过你,那就乖乖跪下来,把老子吐出来的槟榔吃进去。”

  齐昆仑没有说话。

  “昆仑,你……别惹事啊!”葛牧野着急了。

  “呵?看来葛老头你真跟他认识啊!”曹洪阳呸了一声,“他妈的!葛老头,我也是看你可怜,这才照顾着你点。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识相啊!从明天开始,你家的平安钱给老子翻倍!要是少一块钱,我就要你的一根手指头。”

  葛牧野几乎哭了出来,道:“这槟榔我帮他吃,你们放过他吧,平安钱,我也会翻倍给的。”

  说话间,葛牧野就要跪下来了,但是,曹洪阳却在这个时候狠狠一把将他推得往后摔去,嘴里骂骂咧咧道:“整天就知道跪,你他妈膝盖软啊?”

  齐昆仑伸手,将葛牧野搀扶住了,然后让他坐下,说道:“我来处理。”

  曹洪阳脸色一变,怒喝道:“找死!给这小杂种一点教训!”

  话音刚落,十几个手下抄着家伙就冲了上来。

  齐昆仑松开葛牧野,迎了上去。

  “这还是人吗,一个人干翻了我十来个人……”

  还没到二十秒呢,曹洪阳就惊慌失措地转身跑路了,不时还回头看看,生怕那个冷酷的年轻人追上来。

  齐昆仑脚下躺着十几个断腿断胳膊的小青年,他神色平静地将装钱的铁盒放回到柜台上,看着目瞪口呆的葛牧野,说道:“葛叔,先别关门,我一会儿回来找你。”

  葛牧野苦笑道:“昆仑,你快逃吧!离开风城,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齐昆仑微笑道:“葛叔,我既然回来了,那就不会走了。到时候玲玲的婚宴,记得给我多发两颗喜糖……”

  “你……”葛牧野不由一阵恼火,“你小子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

  齐昆仑道:“等我回来。”

  说完这话之后,齐昆仑便大步而去,葛牧野感觉自己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齐昆仑就已到了街尾去。

  曹洪阳大步大步跑着,嘴里骂骂咧咧地道:“妈的,等我找了安堂主,一会儿看你怎么死!”

  总算到了地方,曹洪阳松了口气,站在门口喘着粗气,弯下腰来,咳嗽了两声,就准备敲门。

  “到地方了吗?”身后,忽然传来齐昆仑那冰冷的声音。

  曹洪阳的眼睛瞬间睁大了,惊恐万分地回头看去,只见齐昆仑就站在自己的身后,他甚至还来不及说话,就狠狠挨了一脚,惨叫一声,整个人撞在门板上,将大门撞得粉碎,跌进了院落里。

  “安堂主,有人上我们这找事儿来了!”曹洪阳皮糙肉厚,挨了这一脚居然没昏过去,连滚带爬从地上起来,大喊大叫。

  齐昆仑大步走入院落当中,然后就看到一个中年人从屋内走了出来,此人豹头环眼,看上去很是威猛,身材足有接近一米九之高。

  安平狠狠皱了皱眉,问道:“哪个不知死活的上我们平安堂来找死了?”

  曹洪阳颤抖着指向齐昆仑,说道:“就是这家伙!他打了我手下十几个弟兄,还追着我不放,甚至捏碎了我们发的平安牌子……”

  齐昆仑神色冷漠地看着安平,道:“平安牌子,就是你在卖?”

  “知道是我在卖,还敢来挑衅?”安平眼中闪过一抹怒火来。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向前走了来。

  安平冷哼一声,说道:“还真是他妈投阎罗殿来了!老子最近好久没动过手了,你们好好看着,学着点啊!”

  说话间,安平也迎着齐昆仑走上来。

  安平可是风城道上最能打的一号人物了,二十多岁的时候打过黑拳,把一群地下拳手打得哭爹喊娘的,六十场里,足足打死了三十个人!另外的一半,几乎都是落下了终身残疾。

  “这小杂种,再能打,那也不是安堂主的对手!”曹洪阳放下了心来,恨恨地说道。

  “大哥您放点水啊,一拳就解决了,可不好看!”

  “就是啊,大哥您悠着点来,我们也能欣赏欣赏啊!”

  几个安平的小弟都在旁边鼓噪了起来,他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安平跟人打架,那简直是极致的暴力美学。

  安平不由咧嘴一笑,道:“你们几个小子……”

  他走到了齐昆仑的面前,低头看着齐昆仑,缓缓地说道:“平安牌子的规矩不能坏!说吧,你想怎么死?”

  “跪下。”齐昆仑淡淡地道。

  “什么?”安平摇头笑了起来,“狗东西,你还真是有够狂的,莫非,没听过你安爷爷的名字?”

  说话间,安平已经一拳对着齐昆仑的侧脸就挥舞了过去,这一下用的是摆拳,拧胯、摆臂一气呵成,拳头带着一股劲风砸了下来!

  但就在拳头即将命中齐昆仑的面颊时,却是猛然一顿,安平整个人都停住了,身体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你……”安平嘴唇连连颤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生出如此的恐惧,身体竟然不听自己意志的使唤,无论如何,这一拳都打不下去。

  齐昆仑站在原地动都没动过,只是淡淡道:“跪下。”

  安平二话不说,吧唧一声就直接在齐昆仑的面前跪下了。

  平安堂内的众人都是不由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不清楚安平为什么要给齐昆仑下跪。

  “你对我用了什么妖法?”安平不由颤声道,他刚刚,就是感觉到很害怕,然后身体不由自主就停住了。

  齐昆仑只是淡淡道:“化劲?”

  安平点了点头,他的功夫已入骨髓,可以说是一方高手了!就算是进入部队,也是能拥有一席之地的那种。

  齐昆仑这才漠然一笑,道:“难怪如此。”

  安平的眼神立刻复杂无比了起来,缓缓地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见不闻,觉险而避。”齐昆仑看在他有些功底情况下,就淡淡吐出八个字来。

  安平听到之后不由狂喜,道:“你的意思是,我已经具备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能力?可以提前感知到危险?那岂不是说,我以后的进步空间会非常之大?!”

  齐昆仑没有说话,只是挪步到了已经呆住的曹洪阳的身前来。

  安平狂喜过后,就又陷入了更深刻的震惊和恐惧当中来,自己具备了“觉险而避”的一些能力,那也就是说,是自己的第六感在关键时刻阻止了自己跟这个男人动手!因为,他的第六感已经预感到了,自己一旦动手,那就会立刻被杀死!

  而今,安平已是一位化劲高手,功夫入髓,连枪都不怕,可以说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了。

  但是,就是这样的实力,在面对齐昆仑时,都显得微不足道。

  “那么,他到底有多强?能够让我不战而惧!”安平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莫非,是传说中无人可达的境界?!”

  拳法练到一定境界之后,人的肉体会强大,精神也会壮大,精神壮大了,就会感知到一些常人感知不到的东西。

  一些高手,甚至能在危险来临之前就察觉到,然后提前避开,这就是齐昆仑刚才说的那八个字——不见不闻,觉险而避。

  刚刚,安平之所以停住,就是因为他即将接触到这样的境界,有了一些这方面的能力,他的第六感感知到了强烈的危险,所以,他的身体才会强制停止他的动作。至于安平跪下,那是因为他也在之后感受到了强烈的恐惧,再加之心神被严重震慑,不由自主就跪了下去。

  人在受伤的时候,人体会有一些自我保护反应,刚刚安平的身体猛然停住,也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哪只手?”齐昆仑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淡淡吐出三个字来。

  曹洪阳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平安堂的一众小弟看到大哥还跪在地上,一时间摸不准情况,都不敢上来。

  曹洪阳吓得面色惨白,没有了丝毫血色,他战战兢兢伸出自己的右手,道:“这只……”

  他伸出右手之后,又急忙换成左手,道:“是这只。”

  齐昆仑戴着皮手套的手冷漠地伸了出去,握住了曹洪阳的左手,而后,五指缓缓用力。

  曹洪阳大声地惨叫了起来,整个人痛得几乎要在地上打滚,但他的手,却还被齐昆仑握在手掌当中。

  等到齐昆仑松开手的时候,曹洪阳已经痛得瘫在了地上,浑身上下都是虚汗,整只左手看上去都软绵绵的了,就好像没有了骨头一样。

  刚刚那一握,让他的手骨全部粉碎了!哪怕是赵仑来了,恐怕也只能摇头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面色发白,腿有些颤抖起来。

  安平看到齐昆仑转过身来,这才神色惨淡地说道:“先生……我,我只不过是听命办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