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3章 齐家倒了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3章齐家倒了

  冯墨是否就是齐画,现在还没有定论,不过,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s.tingfree.

  齐昆仑需要做的,就只是耐心等待而已。

  “画画她是吉人自有天相,齐鸿先生也会保佑她的,就算这个冯墨不是她,她也肯定没事的。”蔡韵芝安慰齐昆仑道。

  “你说得没错,画画她是我们齐家的小福星,怎么可能会有事呢?”齐昆仑淡淡一笑。

  齐昆仑看向破军,道:“这件事你亲自来盯,给我尽快搞出结果!”

  破军狠狠捶了下胸膛,道:“齐帅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半点纰漏!”

  齐昆仑点了点头,推着蔡韵芝继续散步,又走了半个小时之后,这才回到别墅里来吃早餐。

  齐昆仑暂时没有将关于齐画的消息告诉二老,免得到时候是一场空欢喜,大起大落之下,太过伤身,两位老人经历了三年苦难,而今身体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到时候,确定冯墨就是齐画,再将消息告诉两人也不算太迟。

  齐昆仑只是稍坐,便准备出门去找葛牧野了,陆长天的消息,必须要尽快落实才好,免得又出现什么意外。

  “换一辆车。”齐昆仑没有让陈惊梦去开那辆骑士十五世,而是让她换了一辆。

  好在车库里还有两辆备用车,这是破军提前就安排好了的,他做起事来,的确是足够让人省心的。

  上车之后,齐昆仑便让陈惊梦直奔葛牧野的小卖铺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早就已经开门了。

  “如果累了的话,就直说,我不会问。”齐昆仑忽然说道。

  “报告齐帅,我不累!”陈惊梦大声道,她现在心情都还激荡着呢,简直精神得不行,一夜未眠而已,又怎么会累?

  齐昆仑没有说话,闭目养神起来。

  陈惊梦抿了抿嘴唇,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齐帅,武学境界从明劲、暗劲,到化劲然后是丹劲,最后是打破虚空,见神不坏。那么,打破虚空这个境界之后,真的还有境界吗?”

  “有。”齐昆仑平静道。

  “那是什么样的境界?”陈惊梦好奇道。

  “金刚不坏。”齐昆仑说道。

  “什么是金刚不坏?”陈惊梦又问道。

  “金刚为佛教术语中最坚固之存在,无物可破。金刚不坏,顾名思义,心灵不可破,肉身同样不可破。”齐昆仑睁开了双眼来,淡淡地道着,“以精神驾驭物质,以心灵搏击时空,此为金刚。”

  陈惊梦听得半懂半不懂,有些迷糊,不过,想到自己与齐昆仑之间的差距之后,便也不足为奇了。

  到了地方之后,齐昆仑让陈惊梦在车上等着,自己下了车来。

  “葛叔,早晨好。”齐昆仑走上前去打招呼道,顺手摸出烟来,递给葛牧野一根。

  葛牧野颤颤巍巍接过,就着齐昆仑的打火机把烟给点燃了,说道:“你小子来得还不算太晚!老陆那边,出了点事,住院了。”

  齐昆仑不由狠狠皱眉,道:“陆叔他是怎么了?”

  “他身体本来就不大好,又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已经住院有一周了,我也是昨天联系了他才知道这个消息的。”葛牧野叹了口气,说道。

  齐昆仑道:“无缘无故,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

  “人老了,手脚不利索,什么原因都有可能……”葛牧野笑了笑,抽了两口之后就把烟掐了,“以后可别给我散烟了,我这身体,可有点不行了。”

  齐昆仑无奈摇头,道:“看来,今天的酒是喝不成了。那,我们一起到医院去探望探望陆叔去?”

  葛牧野道:“也好。”

  齐昆仑帮葛牧野把卷帘门关了,然后请他上了车,看到陈惊梦之后,葛牧野不由惊讶道:“这你媳妇吗?长得挺好看的,你小子好福气!”

  “呃……老先生您说笑了,我是齐先生的下属!”陈惊梦的脸色一下通红,急忙解释着道。

  齐昆仑挥了挥手,道:“到风城医院去。”

  葛牧野不由通过后视镜仔细打量了陈惊梦两眼,发现这姑娘属实好看,而且气质也透着一种干脆利落,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让这样的姑娘当下属的人,身份自然也不简单。不过,葛牧野却是没有去多问齐昆仑什么。

  很快,车就开到了风城医院来。

  这是风城官方设立的医院,医疗条件虽然不如梅奥医院那么顶尖,但也称得上比较高级了。

  葛牧野在前面带路,很快就找到了陆长天所在的病房。

  陆长天的病房门口,有两个黑衣人把守着,看到两人要进去,两人不约而同伸出手来,拦住了门。

  “我们是老陆的朋友,来找他的!”葛牧野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杨总正在里面跟陆先生进行交涉。”这个黑衣人说道。

  “你们是哪个公司的?”葛牧野皱眉道。

  “奇伟房产。”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葛牧野的脸色都不由白了一下,而齐昆仑则是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来。

  隐约间,齐昆仑听到里面传出来声音,那声音有些颤抖,但却充满了愤怒和不甘:“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把我的房子卖给你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楼梯口的猪油,是你们抹上去的!”

  “臭老头儿,你还真是不识好歹!齐家都已经垮了这么多年了,你还真以为你是当年那个齐天集团的高管,谁都得让你三分啊?”另外一个声音冷笑道,“呵呵,我先把话撂在这儿好了,这地,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你要是不卖,那就等着吃苦头好了,你莫非以为,我们奇伟房产是吃素的?”

  “你……”

  “我?我什么我?这是我们曾总下的死命令,这块地,必须拿到!你要是不卖,你死了不要紧,小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先给你儿子送葬,到时候我怕没人给你来送终。”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葛牧野的耳力并不如齐昆仑,还在跟两个保镖商量,道:“能不能让我们进去?我们跟老陆有事情要谈。”

  “不行!在杨总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此时,齐昆仑听到里面陆长天的怒吼声,然后房间里的另外一人道:“臭老头儿,你要不愿意按这个手印,信不信我把你指头砍下来?给我按上去!呵……王八蛋,你力气还挺大啊……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齐昆仑对葛牧野道:“葛叔,你退后。”

  葛牧野怔了一下,然后退了两步,到了齐昆仑的身旁来。

  “惊梦。”齐昆仑神色漠然地说道。

  陈惊梦不知道从哪里闪了出来,一个箭步冲到前面去,那保镖大吃一惊,下意识就要去拔自己的折叠军棍,结果手才摸到把柄上呢,肩膀就被陈惊梦一把抓住,而后裆部砰的一声被膝盖撞了个正着!此人一声痛苦大叫,直接捂着裆倒了下去。

  另外一人的动作稍快,军棍一下甩出,对着陈惊梦的脖子就横抽了过来!

  陈惊梦却是一个“白蛇伏草”半蹲了下去,前手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弹了出来,在此人的小腹部位狠狠一戳。

  此人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狠狠哆嗦了一下,砰一声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身体还接连抽搐,已经失去了意识。

  “这……”葛牧野看得有些呆了,他是没想到,看上去气质十足,容貌也很姣好的陈惊梦,居然有如此厉害的身手。

  两个保镖被击倒之后,陈惊梦直接把门一下踢开了。

  然后,病房当中让人恼火的一幕就出现在了齐昆仑的眼中,只见一个中年人正强拉着陆长天的手腕去按放在桌面上的合同,而陆长天正在抵抗着,额头上甚至已现淤青。

  “住手!”葛牧野不由大叫着冲了进去。

  “原来是你啊,葛老头!哟,被挑断的手筋好了吗?”这中年人戏谑地看了葛牧野一眼,冷笑着问道。

  葛牧野气得浑身发抖,道:“你这么欺负一个老人,好意思吗?”

  “葛老头,当初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是吧?现在还要来多管闲事?你是手筋断了不过瘾,还想断两根脚筋?”这中年人不屑地道着,根本不把葛牧野放在眼里一样。

  陆长天挣脱了中年人的手,怒道:“杨元武,当年你在我面前,也就是狗一样的东西!如今,倒是让你狗仗人势欺负起人来了……”

  “你说的是当年!齐家已经倒了,你们这些跟随齐家的元老,现在落魄得连狗都不如,谁还会怕你们?”杨元武淡淡地说道。

  “谁说,齐家倒了?”齐昆仑迈步走入病房当中,神色冷漠地问道。

  陆长天不由惊呆了,喃喃道:“昆仑……你怎么在这儿?”

  杨元武狠狠皱了皱眉,道:“齐家已倒,人尽皆知!齐鸿的父母和女儿都生死不明,跟随齐家的一系元老也都死的死伤的伤,有哪个有个好下场的?齐家没倒,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今天,老老实实把合同给我签了,你还能拿到点钱,不然的话……我让你非但一分钱拿不到,还要全家死绝!”

  杨元武森然无比地说道,抬起手来,作势要打,威胁陆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