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5章 聪明人的做法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5章聪明人的做法

  于是,许世际想起了那天祖坟被炮轰的事情来。s.xs321.

  许世云,甚至被人当场枪决于齐鸿坟前!

  这件事,是许家众人心中一个永远的痛,尽管将消息隐瞒了下来,没有外传,但大家想到此事,都会刻骨铭心般的痛。

  如同一辆装甲车堵在公司门口的骑士十五世,让许世际的心中升腾起一股阴云来,他的双腿都忍不住颤抖。

  “你说,跟曾奇伟做对的这个家伙,是不是姓齐?”许世际一把抓住了杨元武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问道。

  “是的。”杨元武一惊,下意识就如实回答了。

  “妈呀!”许世际见他点头,吓得就坐地上了,身体都连连颤抖了起来。

  杨元武不由问道:“许少?您怎么了?”

  许世际的保镖们也都是一个个脸色白得吓人,那日的惊险,历历在目。

  “我没力气了……你们,扶我起来,立刻上车离开。”许世际根本没搭理杨元武的工夫,让保镖们过来搀扶他。

  他现在已经吓得浑身无力了,光是一个“齐”字,就已让他有些闻风丧胆,手脚无力,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他很怕,害怕自己惹到对方的头上之后,会得到一个比许世云和许世海还要惨的结局……所以,他现在想的,就是立刻逃离此地!

  杨元武急忙道:“许少,曾总还在上面等您呢!”

  “等你妈呢!”许世际脚下没力气,可这会儿抽人却有了力气,一个大嘴巴子抽在杨元武的脸上,“你这条狗腿子给老子滚远点!告诉曾奇伟,这件事,我们许家不插手!”

  许家当然是要报复齐昆仑的,只不过,现在还没到时候,一些力量,都是需要酝酿的。

  许世际可不想在自己堂姐解决掉齐昆仑之前,落得个许世云或者许世海那样的下场。

  几个保镖搀扶着许世际就上了车去,然后,一行人等灰溜溜就开着车走人了,根本不敢停留片刻。

  在楼上的曾奇伟不由一愣,眼神当中充满了错愕,不明白许世际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

  许世际,只是因为看到了齐昆仑的车,就已被吓走。

  杨元武忽然冲上了办公室来,惊呼道:“曾总,大事不妙,许少说这事儿他们家一概不掺和!”

  “什么?!”曾奇伟大吃一惊。

  曾奇伟怒视齐昆仑,道:“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样的手段让许世际退走的,不过,这事儿,咱们没完……”

  杨元武正想告诉他许世际似乎是被吓到了才开溜的,但曾奇伟已经摸出了手机来,一个电话拨到了赵平安那里去。

  “赵叔,有人来我的公司找麻烦,您……”曾奇伟开口就道。

  “曾奇伟,你个王八犊子,以后你的事情,不要找我!”赵平安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怒吼道,“昨天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呢!”

  昨天吃完那些稿子,赵平安就直接被送往医院抢救去了,满肚子的纸屑,费了好大劲才从肚子里弄出来,而且,a4纸又是比较硬的,折叠之后有棱角,让他的肠胃都被刮伤了。

  今天早上,喝了口水吐出来,里面都还满是血液呢。

  赵平安虽然没被撤职,但他清楚,自己的仕途估计是彻底完蛋了,一个是没在陈总部那里留下好印象,二个是得罪了大人物不会有人再敢用他。

  被赵平安挂了电话之后,曾奇伟愣了愣。

  齐昆仑端坐不动,抬了抬手,道:“继续。”

  曾奇伟深深吸了口气,而后拨通了最后一个有用的电话,这个电话,是他父亲曾杰的。

  “爸,我公司这里,遇到了点事情。”曾奇伟沉声说道。

  “什么事?”曾杰淡淡地道。

  “我找人拿地,人家动了关系,不愿意卖不说,现在还逼我把公司无偿转让到他的名下。”曾奇伟恨恨地说道。

  “你的公司,许家不是以不留名的方式入股了吗?”曾杰道。

  “许世际那王八蛋说了,不掺和此事。”曾奇伟恼火道。

  曾杰冷笑道:“也好,我过来看看!我倒想知道,是谁敢在风城这一亩三分地动我们曾家的产业。”

  打完这个电话之后,曾奇伟长出了一口气。

  齐昆仑的手指在桌面的合同上轻轻敲了敲,道:“签不签?”

  “你就在这里安心等死吧!”曾奇伟冷冷地一笑,“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既然不签,那就先收点利息吧。”齐昆仑转头,对着破军淡淡地说道。

  破军二话不说,大步往前走来,曾奇伟吓得连连后退,道:“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爸是风城的副城主!你敢动我,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右手留着签字。”齐昆仑随口补充了一句,对曾奇伟的话,充耳不闻。

  破军上前就抓住了曾奇伟的衣领,一拳顶在他的腹部,痛得曾奇伟浑身痉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破军扔死狗一般将曾奇伟扔到了办公桌上,随手从一旁的笔筒里抽出一支圆珠笔来,另外一只手按住了曾奇伟的左手。

  “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曾奇伟声嘶力竭地怒吼道。

  “当年,你挑断葛叔的手筋时,是否想过会有今天?”齐昆仑神色冷漠,目光幽幽,落在破军手里的圆珠笔上。

  破军闷哼一声,圆珠笔猛然下刺,噗的一声便是入肉三分,而后,他手腕一挑,就听一声裂帛般的响声传来,接着就是曾奇伟的痛苦哀嚎。

  鲜血飞溅!

  曾奇伟的手腕处,出现了一个狰狞无比的伤口,伤口横过他的手腕,里面的手筋,被生生挑断。

  杨元武站在办公室里已经吓得呆住了,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你现在知道,逼着人家签合同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了吧?”齐昆仑转过椅子,看着杨元武,淡淡问道。

  杨元武二话不说,直接就跪下了,颤声道:“齐齐齐齐……齐先生,我就是个蠢货,这才会受到别人的蛊惑,这种事情,我再也不干了。”

  齐昆仑略微弯腰,从倒在一旁的保镖的腰带上抽出一根实心甩棍来,直接扔到了杨元武的面前。

  “自己动手。”齐昆仑道。

  杨元武痛哭流涕,还想求饶,但看到齐昆仑那冷漠无情的脸之后,心里竟然忍不住接连抽搐了两下,甚至,一种从未有过的死亡阴影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

  杨元武意识到,这或许是自己活下去的最后机会了……

  “啊!!!”

  杨元武抓起甩棍来,闭上自己的眼睛,对着自己的左手就猛然敲击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让杨元武差点昏死过去,他冷汗直流,捂着自己的手跪在地上连连哆嗦,刚才那一棍敲下去,他没敢留力,直接就把左手给生生敲断了!

  “齐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威逼他人的事情了,你原谅我吧……”杨元武痛哭着说道,“我已经为自己的愚蠢和错误付出了代价。”

  杨元武不知道曾奇伟最后能不能搞定齐昆仑,但他已下定决心,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参与进这件事里了。

  曾奇伟已经自报家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齐昆仑都还让破军挑断了他的左手手筋,这让杨元武感觉到心寒。

  “滚吧。”齐昆仑平静地说道,又把椅子转了过去。

  杨元武从地上爬起来,二话不说,转身就跑,这里于他而,无疑是断头台一般的存在,再待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杨元武……”曾奇伟气得大骂起来,自己被人挑了手筋,杨元武非但不护着,反而是求饶跑路,简直太没义气了。

  齐昆仑平静地看着曾奇伟,道:“你看,聪明人就是会听别人的话。”

  曾奇伟气得浑身颤抖,眼睛都血红了起来,道:“齐昆仑,我与你不共戴天!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

  “我等着。”齐昆仑道。

  曾奇伟挑断葛牧野的手筋,威逼陆长天签卖地合同,于齐昆仑而,这已是触犯底线,他要让曾奇伟为当年的事情忏悔!

  破军把血淋淋的圆珠笔随手扔到了办公桌上,冷冷看了曾奇伟两眼。

  面对齐帅,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按照他说的去做,越是反抗,下场往往越是凄凉。

  “爸,你还没来吗……”曾奇伟拨着曾杰的电话,几乎哭了出来。

  “怎么了?我已经在路上了!”曾杰惊道。

  “他们……他们断了我左手的手筋,你快来啊!我要死了!”曾奇伟哇一声就哭出来了,委屈得不行。

  齐昆仑漠然地看着,甚至有些想问他,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是否有想到过会有今天呢?

  曾杰怒道:“开免提!”

  曾奇伟慌忙把免提打开。

  “我不管你们是谁,我奉劝你们最好立刻住手!我马上就到,有什么事,你们冲着我来。”曾杰咬牙道。

  “放心,你来之前,他不会死。”齐昆仑淡淡道。

  曾杰阴沉沉地说道:“你们最好做好接受我愤怒的准备!”

  说完这话,他直接将电话挂了。

  五分钟后,办公室大门,被人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