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7章 齐帅笔墨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7章齐帅笔墨

  “嗯?还知道回来。s..”

  老太太在看到蔡韵芝后,没有什么喜形于色,只是淡淡说了这么一句,脸上,甚至带着一些鄙夷之色。

  而后,有一个年轻男子走了上来,看了看蔡韵芝,微微皱眉,问道:“她就是蔡韵芝?”

  “呵呵,羽白来了啊!她就是你堂姐韵芝。”蔡澜的脸上露出笑容来,说道。

  “姑姑啊,她怎么是个残废?”蔡羽白很不愉快地问道,“你们,就准备这么敷衍陈少啊?”

  蔡羽白,他是蔡家老三蔡略的儿子,算起来,是蔡韵芝的堂弟。

  蔡澜脸色一变,急忙说道:“不是,韵芝只是不慎摔伤了双腿,不碍事的,要不了多久就能好起来,让陈少放心。”

  蔡羽白甩了甩手,仔细打量了蔡韵芝两眼之后,微微点头,道:“哦,这样我就放心了!堂姐人才还可以,陈少肯定会喜欢的。”

  蔡韵芝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陈少,又是何许人也?自己与他,有什么关联吗?

  此时,一些宾客已经开始将自己的贺寿之礼拿出来送上了。

  “华南贸易张成,送上翡翠白菜一对!祝老夫人福如东海。”

  “狮城药业黄耿,送上宋朝名画春秋图一幅,祝福老夫人寿比南山!”

  ……

  一些价格惊人的贺礼被人送上,有人在一旁大声唱出贺礼的名称来,惹得满堂喝彩。

  蔡羽白微微一笑,拿出了一幅字来,笑道:“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陈少托我,送上我们华国战神齐帅的毛笔字一幅,请奶奶笑纳。”

  “什么?!”

  “我没听错吧,我们华国那位唯一的五星大将齐帅的笔墨?”

  “齐帅此人尤其神秘,只知其人,不知其名,乃我华国顶梁,这位陈少什么来历,居然能拿到他的笔墨?”

  “陈家果然深不可测,居然连齐帅这种人物的笔墨都能拿到!”

  蔡羽白将手里的宣纸一下展开,只见上面写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八个大字,落款唯有一个“齐”。

  老太太脸上都笑开了花来,道:“陈少真是太客气了……居然拿出这样的礼物来,老身受之有愧啊!”

  一群人都是无比的艳羡,能拿到一幅这样的字,那就等于是拿到了免死金牌一般的东西,若是遇到什么困难,拿出此字来,那还有谁人敢来找麻烦?

  蔡韵芝看着这张字,脸色有些古怪,她今天早晨见过齐昆仑写的“东临碣石”,那字遒劲有力,甚至带有锋芒。但是,蔡羽白拿出来的这幅字,看上去虽也显遒劲,但终究没有齐昆仑那种仿佛入木三分一般的力道与锋芒。

  “莫非是昆仑之前写的?”蔡韵芝心里疑惑,也没有说出来。

  蔡澜推了推蔡韵芝,道:“韵芝,你的礼物呢?”

  蔡韵芝这个时候对着齐昆仑招了招手,齐昆仑这才笑着走上去。

  “我这里,送的也是齐帅笔墨……”蔡韵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是他帮我找来的。”

  “什么?她送的也是齐帅笔墨?这个男人什么来历,居然也能拿到齐帅的笔墨!”

  “蔡家要发达了,拿到了两幅齐帅的笔墨,以后挂在家里,谁人敢来招惹啊?”

  “齐帅笔墨,一下居然收到两幅,我的天,我要羡慕死了!”

  齐昆仑将卷轴展开,只见四个字跃然于众人眼中——东临碣石,落款:齐。

  看到这幅字之后,蔡羽白的脸色一变,冷哼一声,道:“齐帅笔墨什么时候烂大街了?这是假的,一看便知!”

  蔡韵芝脸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住了,齐昆仑则是神色冷漠将卷轴递了上去。

  老太太接过之后,看了一眼,道:“字是好字,可惜,跟羽白送的对比起来,风格差异太大了……这是假的。”

  她断定,以蔡羽白背后那位陈少的身份,不会送来假货,但这两幅字,她又实实在在分辨得出来不是一个人所写。所以,自然而然也就断定了齐昆仑送上来的是假货!

  “哼,真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跳出来了,居然以次充好,冒充齐帅的笔墨!”蔡羽白冷笑着说道,“韵芝,你怕是被人骗了!”

  蔡澜点了点头,对蔡韵芝道:“韵芝,今时不同往日,你可要睁大眼睛看好那些大尾巴狼才行!”

  “当今世道真是骗子横行,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我们华国战神齐帅的笔墨都敢冒充!”老太太扫了齐昆仑一眼,不悦地说道。

  齐昆仑没有解释,只是站在一旁,仿佛那字不是他送出去的一般,像一种冷眼旁观的状态。

  蔡羽白嗤笑一声,看了齐昆仑一眼,道:“你什么来头啊?能拿到齐帅的笔墨?这以次充好,可也要找个好点的理由呐!”

  蔡澜淡淡道:“他就是韵芝的一个朋友而已,是个军人,不必过问了。”

  “哦!原来只是个大头兵而已啊!”蔡羽白戏谑笑道,“莫非,你跟她的解释是,你是齐帅的警卫?或者副官?哈哈……”

  蔡韵芝急忙解释道:“奶奶,这幅字才是真的,你相信我!”

  “难道羽白这边,送的是假的?”老太太淡淡地说道,“韵芝,你太善良,容易被人蒙骗。这幅字,还有墨香的味道,应该是刚写不久,显然是找人临时仿造的……堂堂五星大将,一国大元帅,会为了我这么一个老不死,临时写一幅字送来祝贺?”

  “奶奶说得不错,这若是真的,那陈少送的可就是假货了!”蔡羽白傲然道,“你们觉得,陈少会以次充好,打肿脸充胖子吗?”

  “显然,陈少不是这种人。”蔡韵芝的二叔蔡武这个时候开口了,笑呵呵地道。

  “二伯明鉴。”蔡羽白拱了拱手,脸上浮现出淡定的笑容来。

  “他一个大头兵,有什么资格拿到齐帅的笔墨?”蔡武一脸不在乎地说道,“小子,现在还是个士官吧?”

  蔡韵芝还想说话,齐昆仑却是先开口了,道:“不必解释了,他们若认为是假的,那便当是假的好了。另外那一幅字,我可不认!”

  “你不认又怎样?”老太太眯着眼睛笑道,“老身我八十岁了,见过的豺狼虎豹多了去了,你用这样的方式欺骗韵芝,可不是君子所为!”

  齐昆仑神色始终平静。

  “奶奶,这幅假字,留着也没用了,而且,若是让人知道,恐怕还引来祸端呢!”蔡羽白摇了摇头,叹道。

  老太太略微颔首,而后手指捏住字幅两边,直接嗤的一声将之从中间撕裂开来,撕开之后,相互交叠,又是一撕。

  整张卷轴,直接被撕成了四块。

  “没想到是以次充好啊,居然敢冒充齐帅笔墨,这人还真是丧心病狂啊!”

  “为了骗女人,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出来,让人无语!”

  “我羞于与这样的人同桌,一会儿吃饭,可不要安排我跟他坐在一张桌子上,不然的话,我翻脸的!”

  蔡韵芝脸色有些难看地看了齐昆仑一眼,齐昆仑却对着她微微一笑,意思是让她不要在意。

  “既然如此,你就坐备用席吧去吧,没人愿意与你同桌。你陪韵芝来给我祝寿,虽有欺骗,但念在你是好意,今天又是值得高兴的日子,我也就不撵你走了。”老太太很大度地说道,摆了摆手,指了指最角落的一张桌子。

  “奶奶,这……”蔡韵芝开口就想解释什么。

  “没关系。”齐昆仑却是对着她温和说道。

  世人冷眼又何妨?他在乎的,只是这个温婉如玉,心地善良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