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79章 如坐针毡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9章如坐针毡

  “咳……”

  韩崔意识到自己这般作态有些不好,立刻狠狠咳嗽了一声,道:“这是田秘书长的座位吧?我来得晚了,就不插队了,到备用席去用餐即可,吃完就走。s.xs321.”

  “啊?领导您别客气啊,坐着就是。”田友说道。

  韩崔却是脸色一板,道:“我虽然是以私人身份来的,但也要做个好榜样!座次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说完这话之后,他向着备用席走去。

  “韩州长真是高风亮节啊,以身作则!”

  “佩服佩服,难怪我们华南州能在韩州长的领导下日渐兴盛!”

  听到韩崔这么说了,众人都表示佩服,而蔡家人们虽然希望他就在主桌落座,方便交谈,但他话已至此,也不敢强求。

  韩崔直接就坐到了齐昆仑的旁边,然后脸上露出笑容,小心翼翼地道:“齐帅怎会在此?”

  “我来吃饭。”齐昆仑眼皮都没抬一下,依旧往嘴里送着花生米。

  韩崔急忙打开酒来倒上两杯,道:“上次多有得罪,我敬您一杯,权当赔罪。”

  “今日不喝。”齐昆仑道。

  韩崔笑了笑,有些尴尬,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了,没敢多说什么。

  “韩州长没架子,连这个骗子也主动招呼,真是个好官啊!”

  “哼,这个骗子还真是能拿架子,连韩州长的面子都敢不给?不识抬举的东西!”

  蔡家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怒火中烧,但是,也不好当场发作,只能隐忍不发。

  “韵芝,你看到了吧?这种没有礼貌的人,你以后尽量远离!”田友愠怒道,如果韩崔吃喝得不开心,那他回头就要受罪了,所以他很恼火。

  “也趁着这次机会,让你看清楚这种小人的嘴脸,以后,不要来往了。”老太太淡然说道,话语里全是对蔡韵芝的关心与呵护。

  蔡韵芝没有说话,只是想赶紧吃完了这餐饭然后跟齐昆仑离开,再也不回来。

  韩崔隐隐听到那些议论声,吓得身上都差点出了冷汗,他看了面无表情的齐昆仑一眼,只但愿这位大佬没有听到。

  “齐帅原来跟蔡家有旧啊?”韩崔笑呵呵地道着。

  “没。”齐昆仑道。

  “这家伙真是有病,韩州长这么礼贤下士,他还端着呢!”

  “傻b一个,不用理会!也就是韩州长大度,才不想跟这种人生气呢。”

  韩崔心里不由骂起了娘来,这些王八蛋,叽叽喳喳说这些话,这是想害死自己吗?

  他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字,不由道:“齐帅真是写得一手好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佩服佩服!”

  齐昆仑漠然道:“那不是我写的!”

  “啊?!”韩崔只觉得头晕目眩,这一下马屁,直接拍到马蹄子上去了,“不是您写的?”

  “我写的在那。”齐昆仑随手夹起一块海参来,送入嘴中,而后筷子轻点地面。

  韩崔顺着筷子看过去,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这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地面上有一张残卷,上面有落款,还有一个“石”字,显然是被人给撕了的。

  “糟了糟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来的!”韩崔恨不得立刻打道回府,不过这样做未免太不好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吃喝,可口的酒菜入嘴后,让他有一种味同嚼蜡般的感觉。

  看到韩崔依旧跟齐昆仑攀谈,众人都觉得韩崔没有架子,是个好人,纷纷对齐昆仑表示唾弃。

  韩崔心里都快哭出来了,真想给这些大哥们跪下,求他们少说两句,别坑自己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期间蔡家人还过来给韩崔敬酒,韩崔神色如常地与他们交流,但已不敢像之前那样表达亲近,他心里判断,这情形怕是齐昆仑被蔡家人给得罪了!自己要是表现得太热切,说不定会受到牵连啊!

  此时,田友主动端着酒杯上来敬酒了,热切无比地道:“韩州长,感谢你今天大驾光临,为我家老母亲祝寿啊,我敬你一杯!”

  韩崔眼角扫了齐昆仑一眼,见他依旧面无表情,再看地上那被撕碎的字,心里就是一个哆嗦。

  他面无表情地端坐着不动,抬了抬杯子,道:“不客气。”

  然后,他仅仅是用酒杯在嘴唇边沾了一下这样,就直接将酒杯放下了。

  田友觉得韩崔有些不对劲,就小心翼翼地道:“韩州长……要不,到我老母亲那儿,去喝一杯?”

  “不去。”韩崔果断拒绝道。

  田友没好气地瞪了齐昆仑一眼,心里非常不爽,认为是刚刚齐昆仑端架子才惹得韩崔不快的。于是,他讪讪一笑,拿着酒杯离开了备用席。

  “这个家伙,把韩州长给惹毛了,我去敬酒,韩州长都没给我好脸色看!早知道,刚才就给他赶出去了!”田友坐下之后,就愤恨地说道。

  于是,蔡家众人看向齐昆仑的目光,也都显得更加不善了。

  又过了一会儿,大家喝到了兴头上,忽然间,老太太站起身来,说道:“我有事要宣布。”

  “我决定,将我的孙女蔡韵芝,许配给燕京的陈惊洛公子,待到我孙女腿脚恢复,择日完婚!”

  现场一下就热闹了起来,一个个纷纷站起来祝贺了。

  “恭喜恭喜!喜结良缘啊!”

  “恭喜蔡小姐,恭喜陈公子啊!”

  “这真是天赐姻缘,我们到时候一定来喝喜酒,送大礼!”

  韩崔也准备意思两句,但是忽然看到齐昆仑脸上瞬间阴云密布,顿时一个哆嗦,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蔡韵芝愣在了当场,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韩州长慢吃。”

  韩崔回过神来,便见齐昆仑这个时候已然扔下筷子,走到了主桌那边,问道:“你的意思?”

  蔡韵芝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

  齐昆仑温柔一笑,道:“那就好,这里待着没意思,我们走吧。”

  “好!”蔡韵芝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的话,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呢。

  “此事不算。”齐昆仑对着老太太冷漠地说道,“祝你老人家高寿,我们先走了。”

  老太太一愣,然后阴沉着脸道:“这位小朋友是准备在我这喜庆的日子里闹出点不愉快来吗?”

  蔡羽白也跳了起来,冷冷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自误,乖乖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我早就说了,你配不上韵芝,赶紧滚蛋!”蔡澜怒斥道。

  “我们蔡家不认可你,让你留在这里吃饭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现在给我滚!”蔡武毫不客气地说道。

  韩崔看到这一幕,嘴角都在抽搐,这他妈是闹哪样啊……那那那那,那他妈的可是齐帅啊!

  韩崔不想招惹上这事儿,默默坐下了,闷头吃喝起来,甚至希望自己赶紧喝醉了事,然后好让秘书送他回家。

  “我现在,好想回家找我妈!”韩崔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齐昆仑面露阴沉,道:“韵芝的事情,韵芝自己会做主,轮不到你们安排!她既不愿,那这世界上,就无人可以强迫他。”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这么说话?你看中的,只不过是韵芝手里的那块地皮而已!”蔡武愤慨道。

  蔡韵芝摇了摇头,道:“昆仑,我们走吧!我想回风城。”

  “好。”齐昆仑脸上的阴霾尽去,面对她时,始终是温柔和煦的模样。

  老太太却冷冷道:“此事我已然宣布,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蔡羽白也道:“你想带走陈少的未婚妻?很好,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这小子疯了!”

  “真是不要命!”

  “我服了,居然敢顶撞蔡家老太太,同时还隔空招惹了陈公子!”

  “韩州长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他无礼就算了,这小子蹬鼻子上脸,居然敢来搅和蔡家和陈家的婚事?”

  韩崔这个时候差点嚎啕大哭起来,疯狂往自己嘴里塞着酒肉,想着:“别带上我了,我求你们了!你们想死,我不想死啊!”

  众人转头看了一眼韩崔,只见他正在大吃大喝,一个个不由诧异了,今天的饭菜有这么好吃吗?韩州长咋就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