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39章 旧怨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39章旧怨

  齐昆仑也没有在酒店里停留多久,待蔡青绾离开大约也就半小时左右便起床收拾退房离开了。s.xcmxsw.

  他觉得蔡青绾有古怪,但是蔡青绾执意不说,他也没有办法。

  不过,而今的蔡青绾却是已经得到了他的信任,毕竟,两人有一个女儿,当父母的,首先都会把自己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齐昆仑正准备回到罗家去,路上却是接到乔纸鸢打来的电话。

  “地藏首长,是我!”虽然已经知道了齐昆仑的真实身份,但乔纸鸢还是如往常那样称呼他。

  “乔警探,有什么事找我?”齐昆仑和颜悦色地说道。

  乔纸鸢的语态刚刚有些急促,齐昆仑意识到她肯定是有事的。

  乔纸鸢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说道:“是这样的,是我父亲的事,我想请首长帮忙。”

  齐昆仑听后不由一怔,道:“哦?你父亲是上一任江北州的警务官,他遇到了麻烦?莫非是因为圣山的事情?”

  乔纸鸢连忙道:“不是,我父亲为人正直,不会参与圣山那些脏事的。是另外一桩事,他现在被红花社的人带走,我很心焦。”

  “红花社。”齐昆仑微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这个社团立足于北方多年,怎么会跟你父亲牵上关系?”

  乔纸鸢道:“我父亲当年是红花社的弟子,后来才进入的警务系统工作。”

  齐昆仑道:“如果能帮得上忙的话,我可以出手。”

  乔纸鸢道:“我现在开车过来接你!”

  齐昆仑告诉了乔纸鸢自己的地址,在路边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下,等待对方过来。

  乔纸鸢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之后开着自己的车到了,齐昆仑来到路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具体情况跟我说一说吧。”齐昆仑淡淡道,他很欣赏乔纸鸢,如果她的父亲乔国柱没有什么原则上的错误的话,这个忙,是可以帮的。

  乔纸鸢心急口快,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父亲之前是红花社的人,他的一身本事也都是从社团内的师傅们手上学来的,之后进入警务系统工作,因为能力出色,再加上社团出了人脉力捧,所以一路高升。”

  齐昆仑微微点头,这点他并不意外,华国的国土面积极大,内部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社团存在,这些社团或以财力或以人脉为主而形成。就连当今官方,内部都有不少社团出身的人,靠着社团的支持,才有资本到处去演讲,扩大知名度,从而拉拢民心,获得选票之类。

  社团也并非普通人想象当中那样全部是藏污纳垢,里面要么是混混,要么是黑社会什么的。这样的社团固然有,但不能代表全部。

  红花社成立得很早,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先进的社团,甚至当初在推翻肇氏的运动当中出钱出力,算是个先进派。之后没落过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上一任社长杨虎吞接掌大权之后,才又重振雄风,威慑北方。

  红花社很有江湖地位,也有实力,雄踞一方,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得起的。

  “不过,在我父亲升任到警务官之后,红花社的副社长之子杜长威因为犯下了杀人的罪过,情节严重,所以遭到警方逮捕。但是,红花社的副社长杜元祥却要求我父亲徇私舞弊,利用栽赃嫁祸的方式把杜长威的过错压到另外一人的身上去……我父亲没有同意,于是被杜元祥大骂反骨仔,两人之间就此闹翻。”

  “之后,我父亲依法办事,杜长威被江北总署定罪移交法庭审判,最后被判处枪决。”

  齐昆仑听到这里,不由微微点头,道:“你父亲做得很对,他首先是警务官,然后才是红花社的会员。他当警务官,是为江北的几百万公民负责,这样做,并没有错。”

  “是的,可是杜元祥的儿子被枪决了,他自然把仇恨放到了我父亲的身上来。现在,我父亲退休下来,红花社再无顾忌,以江湖恩怨为借口将他抓走。”乔纸鸢苦涩道,“我这是没有办法,所以才来请首长你帮忙。”

  齐昆仑嗯了一声,大大小小的社团,在华国还是有些影响力的,尤其是红花社这种当年参与过推翻肇氏的先进运动的社团,如果贸然针对,必然会引起众多社团不满。

  “红花社做得太过了,尽管当初你父亲得到他们扶持,他们也没有道理这样做。”齐昆仑淡淡道,“而且,想必他们也从你父亲身上获得过不少的利益。”

  “关键是杜长威犯下的错太大,按照规章制度是必然要枪毙的,我父亲不愿意搞徇私舞弊那一套,所以才会被记恨上。红花社的人,都骂我父亲是反骨仔。”乔纸鸢连连苦笑。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而后摸出手机来,拨通了裴凤凰的电话。

  裴凤凰道:“将军,你找我?”

  齐昆仑道:“你到红花社的总部这边走一趟,你是江湖人,跟他们也好沟通,我有事情要办。”

  裴凤凰道:“明白了,我即刻启程到红花社总部来。”

  “嗯,那就这样。”齐昆仑说道,然后把电话挂了。

  齐昆仑对乔纸鸢道:“红花社毕竟是江湖社团,还需要江湖大佬出面来调和此事,我刚刚的电话是打给西蜀小刀盟的山主裴凤凰的,她在这件事上,可以说得上话。”

  “多谢首长!”乔纸鸢不由松了口气,说道,“如果有小刀盟的山主出面调和此事,那确实有机会可以和平解决了。”

  很快,乔纸鸢就把车开到了小刀盟的总部来,这里是一处独栋的三层别墅。

  别墅门口,此刻停有一辆辆豪车,乔纸鸢的这辆车,跟这些车比起来,多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鸡立鹤群了。

  “来者止步!”守在门口的两个红花社会员冷冷地说道。

  “我是乔纸鸢,我父亲是乔国柱!”乔纸鸢直接报上了自己的身份,“你们,让我进去!”

  “原来是那个反骨仔生出来的杂种,你有什么资格进去?立刻滚蛋,你不配来这里。”这两个守门人说道。

  乔纸鸢怒道:“我父亲只不过是秉公办事而已,怎么就成反骨仔了?你们这些家伙,是非黑白不分,张口就来,太过分了!”

  说话间,乔纸鸢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证件来。

  “好,你们不让我进去是吧!现在,我以探员的身份命令你们立刻让路,不要妨碍我们警方办事。”乔纸鸢道。

  两个守门人对视一眼,然后嗤笑了一声,微微摇头。

  “别说你是警探,就算你是总警,来了都没有用!今天,我们红花社不对外接待,更不会理睬你这个反骨仔家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