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46章 环境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46章环境

  红花社的人都被齐昆仑的身份给震住了,再加上杨玉京刚才刺杀杜元祥时的狠辣和果断着实有些吓人,一个个都低头不语。s.xcmxsw.

  杨玉京冷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当是诸位叔伯承认我了!从今以后,红花社一应事务,都由我来处理,当然,你们也可以交给我蓉姨来处理。杜元祥此人,欺上瞒下,野心勃勃,简直死有余辜。他既死,那一切过往也都一笔勾销,如有人再执迷不悟,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不念兄弟手足之请!”

  “是,会长!”

  众人都在这个时候纷纷拱手鞠躬。

  裴凤凰也是赞叹无比地看着杨玉京,觉得这小姑娘厉害得过头了,借着齐昆仑的威名震慑红花社内所有大佬,一举击杀杜元祥,拿回大权。

  若是再给她个几年,彻底长成了,不知道会不会是女王一般的存在了。

  她甚至觉得,杨玉京以后会比自己还要了不起,因为,她在杨玉京这个年龄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心智和果决。

  杨玉京一挥手,道:“此事已了,大家散了吧!杜元祥的尸身,就交给何雨欣自行处理。”

  乔纸鸢对着齐昆仑道:“那,首长,我就先带着父亲走了。回头,再请你吃饭,感谢你仗义出手。”

  “好的。”齐昆仑笑了笑,“我们一起走。”

  杨玉京却是一下拉住了齐昆仑的衣袖,道:“齐叔叔等等嘛,莫非就不愿意留下来多陪我和蓉姨一会儿?”

  秦牧蓉看着齐昆仑,道:“齐先生不要着急走,既然来了,那就坐坐。我请齐先生喝杯茶,饮壶酒,算是报答先生上次的救命之恩。”

  杨玉京忽然低下头去,拿出自己的手机,哒哒哒打了一行字,立刻发给了秦牧蓉。

  秦牧蓉听到手机响起,拿起一看,不由动容。

  “既然秦女士相邀,那我也就不好拒绝了。”齐昆仑平静道,“乔警探,你带着乔先生先走吧。凤凰,你也可以先回去忙。”

  “好!”

  秦牧蓉一抬手,道:“楼上请。”

  说完之后,秦牧蓉在前面带路,杨玉京则是抓着齐昆仑的衣袖往前走。

  齐昆仑一边走着,一边说道:“真是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如此的早熟。”

  杨玉京有些难过地说道:“齐叔叔,我也不想。只不过,家父过世之后,杜元祥此人一直野心勃勃,拿我当傀儡,控制着整个红花社。若是没有蓉姨在我身边,恐怕,我早就被杜元祥此人给害死了。”

  齐昆仑看到秦牧蓉走路的姿势优雅,步态轻盈,每一次发力都带有一股奇妙律动,立刻知道这个女人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其实力,恐怕可以进入国会阴影区的候补席当中了。

  也难怪红花社内听命于杜元祥的高手不少,杜元祥却始终没有除掉杨玉京,有秦牧蓉这样一个高手存在,还真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齐昆仑倒也不会因为杨玉京刺杀了杜元祥,就觉得杨玉京这个女孩心思肮脏而又黑暗。

  人,大多都是被环境给逼出来的。

  就好比齐思一样,她在柳宗云的洗脑之下,根本无法分辨善恶,自身的价值观与寻常人完全不同,而且从小就接受高科技技术的身体改造,学习各种杀人技巧。在真正接触真实的社会之前,在她的印象当中,杀人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而已,完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杀人可以填饱肚子,可以换黑麦面包,可以见到自己的父亲……

  红花社的会长杨虎吞此人,人如其名,可谓气吞万里如虎,红花社在他的带领之下,重振雄风,威慑北方。但是,他在壮年之际,却撒手人寰,独留杨玉京一女,并且将红花社交到杨玉京手中。

  一个小女孩,掌握如此大权,怎么可能不惹人觊觎?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伤害,她也只能被迫早熟。

  “齐叔叔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卑鄙或者自私的人……”杨玉京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知为何,她对齐昆仑的感觉极好,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前,就对他怀有好感。

  齐昆仑只是淡淡一笑,道:“人是被逼出来的,虽然你利用了我,但我并没有这么想。”

  齐昆仑可以说是被杨玉京利用了,若是他今天没有到现场来,杨玉京绝对不会抓住这个时机刺死杜元祥。可以说,杨玉京这小女孩,对局势的把控,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哪怕是从小被自己母亲调教得近乎变态的叶青鸾,在她这个年纪,也绝对没有这样的能力。

  “那就好,那就好……”杨玉京如释重负地说道。

  到了三楼的客厅当中来,杨玉京让齐昆仑先坐,然后就小跑到卫生间里去洗手去了。

  她的双手之上,还沾着杜元祥已经凝固了的血液。

  秦牧蓉拿出茶叶来,将茶具摆放到茶几上,跪坐于蒲团上,而后开始展现自己的茶艺。

  齐昆仑发现,秦牧蓉这个女人的茶艺堪比东岛国的一些大师了,不由称赞道:“秦女士的茶艺,实属罕见。”

  秦牧蓉平静道:“这是虎吞当年让我去学的,我学了不少的手艺,齐先生若有兴趣,以后可以慢慢了解的。”

  齐昆仑不语,只是欣赏着秦牧蓉行云流水般的茶艺,不多时,茶香已经缓缓飘荡了起来,弥漫整个室内,香气扑鼻。

  秦牧蓉微微抬手,将一杯茶推到齐昆仑的面前来。

  她收手回去,五指如玉,有暗香盈袖。

  齐昆仑端起茶杯,慢慢吹了一口,而后浅尝,接着,一口饮尽。

  “蓉姨很少给人泡茶的,齐叔叔你的口福不错哦!”杨玉京笑嘻嘻地走了出来,踢掉鞋子,轻轻一跳,上了沙发,依偎到齐昆仑的身侧来。

  齐昆仑平静道:“救你是应当的,对你有好感,是因为你很像我家女儿。她跟你一样,小小年纪就被迫早熟。”

  杨玉京道:“齐叔叔你手握大权,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亏呐?我不相信哦!”

  齐昆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秦牧蓉接过空杯,又给齐昆仑倒了一杯茶,说道:“请饮茶。”

  齐昆仑再次一饮而尽,赞道:“好茶,好茶。”

  秦牧蓉道:“我倒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给堂堂五星大将泡茶。”

  齐昆仑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因缘运会,纷纷扰扰,谁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未来会发生什么。你就不怕,请我喝茶,变成了引狼入室?!”

  说到这里,他目光微冷,一股气息,流露而出。

  秦牧蓉神情却是非常平静,将空杯续满,说道:“请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