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56章 疯魔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56章疯魔

  田勇书开枪了之后,见齐昆仑竟然没被打死,躲进了公路旁的排水渠当中,冲脑的热血一下就冷了下来。s.tingfree.

  “不行,必须要杀了他,不然的话……”田勇书一个哆嗦,猛然拽起一个手雷来,大步就跑到了排水渠边上,拔开拉环之后就直接扔了下去。

  一颗还不算,他又接连拔了两手雷出来,相继扔出。

  “轰!轰!轰!”

  三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炸得排水渠上的石板都跳了起来。

  齐昆仑身在排水渠当中,空间狭窄,里面发生爆炸,那冲击波和巨大的声音一起袭来,自然不会好过。

  罗定国听到枪声停了,不由探出头来怒声呵斥道:“田勇书,你他娘的是要谋反?!”

  田勇书没有理会,下令道:“一队人盯着他,别让他出来捣乱。剩下的人拿手雷把人给我炸出来,看到人后,就地击杀!”

  蔡青绾坐在车内,听到外面闹出的动静,也是心急如焚,但是又不得动弹。

  一颗颗手雷相继爆炸的声音不断传来,剧烈的爆炸声让人心惊肉跳,她坐在车里,甚至都能感受到爆炸所带来的振动感。

  “出来啊,你不是无敌的五星大元帅吗?给我出来啊!”田勇书已经进入了疯魔状态,疯狂对着排水渠扫射,打空了两个弹匣。

  排水渠上的水泥盖板都已经七零八落,一个个特工拿着枪开始搜查,想要寻找到齐昆仑的踪迹。

  田勇书装上一个全新的弹匣,一边走,一边对着排水渠扫射,状若疯魔地叫喊道:“姓齐的,你给老子出来!你不是不败战神么?怎么在老子的面前怂了!”

  “如你所愿!”

  田勇书忽然听到一道声音传来,几乎是听到声音的同时,他面前的水泥盖板一下爆开,一道黑影冲出。

  接着,他感觉到身体受到巨力冲击,手臂一下扭转过去,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整个人的身体一下被反拧了过来。

  只见,齐昆仑已然出现在了田勇书的身后,一手反拧他的臂膀,一手抠住了他的咽喉,身上带着污泥,也带着血迹和伤痕。

  不过,他的面色依旧冷漠,情绪依旧冷静。

  “都别动。”齐昆仑对着持枪的特工冷冷地说道。

  特工们将枪都对准了他,但并没有第一时间开枪。

  田勇书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骂道:“都他妈愣着干什么,开枪!开枪!把老子和这个杂种一起打死!”

  齐昆仑听到这话之后不由皱眉起来,没想到田勇书竟然这么疯狂,要直接跟他同归于尽。

  正在特工们迟疑之际,忽然就听到剧烈的破空声传来,接着,一大团爆炸引起的火光在人群当中翻腾而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人耳膜发麻,同时,剧烈的爆炸波,直接将周围的七八个特工当场掀飞了出去。

  天边,终于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哒哒哒哒——!!!”

  直升机上安装着的火神炮瞬间轰鸣起来,直接就往人堆里扫射,一个个特工扔掉了手里的枪抱头鼠窜,满地打滚。

  有一些躲闪不及时的,直接被火神炮当场打成了筛子。

  罗定国松了口气,从卡车后面跑了出来。

  一架直升机还没有停下,距离地面还有四米多高,就有一道道矫健无比的身影从内跳出,落地之后,一个翻滚,而后迅速起身,如狼似虎一般冲向了这些被搞得措手不及的特工们。

  叶峥嵘喝道:“手脚全部打断,留活口!”

  齐昆仑不由松了口气,冷哼一声,松开了田勇书的手,一脚踹在他的后腰上。

  田勇书整个人被踹得飞了出去,一下扑倒在地,摔得满脸是血。

  他惨哼一声,翻过身来,看着天空,无奈而又痛苦地笑了起来。

  破军跳下飞机之后,便如同疯了的老虎一般,身形虽然庞大如老熊,但却灵活如猿猴,一下就废掉了六个特工。

  “你们胆敢伤我家齐帅,罪该万死!”破军怒喝,猛然抬手抓住一辆越野车的车门,就听一阵牙酸无比的声音,竟生生将车门给撕裂了下来。

  他手持巨大的车门,左右抡开,仿佛拍苍蝇一般,砰砰砰闷响声不断,拍得一个个特工骨断筋折,有的运气差点的则是直接被拍死当场。

  齐昆仑不由叹了口气,道:“破军!”

  破军一愣,看到齐昆仑之后,哈哈大笑,说道:“齐帅,您没事可太好了!”

  他扔掉手里的大门,对叶峥嵘道:“叶大校,好好表现!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话之后,他大步就向齐昆仑跑来,到了近前之后,抬手就一记老拳对着罗定国的面门打去!

  罗定国却是一下踩住了一个丁字步,左手一抬,用肘把破军的拳头一下抬开,恼火道:“搞什么?”

  “他妈的罗定国,老子在齐帅身边,屁事没有,你怎么做的事?!”破军骂道,挥起拳头来,就要再次出手。

  齐昆仑却是冷冷道:“行了。”

  破军这才恨恨地把拳头给放了下来。

  罗定国则是一脸忏愧,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此事,是卑职的过错。”

  齐昆仑平静道:“这件事错不在你,是这个人疯了而已。我当时,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敢突然对我开枪!”

  “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不如直接宰了?”破军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齐昆仑道:“不必,把他交给军事法庭审判即可。现在杀了他,我们倒还有不少的麻烦。留着他,可以谈条件!”

  田勇书笑道:“可惜啊可惜,差点就能把你给干掉了,只怪我也大意了点,没把rpg之类的重火力带来,不然的话,今天你就要埋葬在这排水渠里!”

  齐昆仑没有说话,用了一个“雄鸡抖羽”,就听一阵扑簌簌的声响,他身上的灰尘泥土之类,全部被弹了下来,只有衬衣之上还沾染些许泥污。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田处长今天的手笔,还真是让我狠狠吃了个亏呢!”齐昆仑眯着眼睛冷笑道。

  “但还是没能干掉你,这又有什么用?”田勇书冷笑道,“我这些手下,都是无辜的,你抓来也无用。此事,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齐昆仑淡淡道:“是你的主意,还是柳宗云的主意,咱们会知道的。”

  田勇书忽然道:“齐鸿的死,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来,我告诉你啊!”

  齐昆仑听到田勇书提及此事,剑眉微微一挑,带起些许凌厉。

  “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你出自何方,想知道吗?我都可以告诉你!哈哈,哈哈哈……”

  齐昆仑往前走了一步,却忽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