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475章 掰手腕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75章掰手腕

  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清帮的众会员让开了路。s.tingfree.

  数十号陆战队的精壮士兵走进了度假村当中来,一个个面色严肃,整齐地站到了林长丰的面前来,啪一声敬礼。

  “林将军,请指示!”士兵们齐声说道,充满了气势,让人望而生畏。

  林长丰没有立刻下命令,而是对着齐昆仑冷冷地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的命令要是下了,可就不会收回了!”

  那些士兵也都齐刷刷转头看了过去,每一个士兵的眼神都凶狠而且凌厉,要是普通人让这么一吓,估计当场就得尿裤子,瘫软在地上。

  齐昆仑缓缓从自己坐着的单人沙发上站了起来,扔掉了手里的雪茄,淡淡道:“看来你是决定一条路走到黑了!”

  “这是在闹什么呢?让不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了?!”此时,一道声音从侧面传来,只见,一位肩扛三星的六旬老人从过道当中走了出来。

  房无恨,华东舰队总司令,三星上将!

  “司令!”林长丰立刻站稳,向着房无恨敬礼。

  房无恨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步履稳健,身穿无衔军装,行走间,气血澎湃,让人看过去就产生一种幻觉,仿佛是在与一头老虎对视。

  杜不为顿时笑了起来,对房无恨道:“房伯伯,真是抱歉,我这场子里来了两个不长眼的东西,打扰了您的午休,还请见谅。”

  房无恨的瞳孔在这个时候忽然狠狠一缩,目光死死盯在了齐昆仑的身上。

  “房司令,您可得为我做主啊,我弟弟被这个狂徒一枪给杀了!他现在还要逞凶,跟林将军对着干!”陈泽荣顿时大叫了起来,要让房无恨来为他主持公道。

  房无恨留着银色的短发,嘴上也带着胡须,整个人看上去却很精神,没有一点老迈的感觉,虽然老了,但身上依旧带着一种军人的犀利。

  杜不为笑道:“房伯伯尽管回去休息,我们这就收拾了这两位不长眼的东西,不会打扰到您了。”

  房无恨却忽然看向了杜不为,冷冷地问道:“你说什么?!”

  杜不为让房无恨搞得一愣,不由有些疑惑,道:“房伯伯,怎么了?”

  “上去掌嘴!”房无恨对着身旁的年轻人下令道。

  年轻人也不问为什么,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抓住杜不为的衣领子,啪一个大嘴巴子就抽在了脸上!这一巴掌,抽得毫不留情,直接把杜不为抽得嘴角流淌出了血液来。

  清帮的会员和大佬们一瞬间就懵了,搞不懂房无恨为什么要让人来打杜不为。

  杜不为没有立刻暴怒,而是狠狠皱了皱眉头,抹去自己嘴角的血迹,态度依旧很恭谦,对着房无恨道:“房伯伯,这是为什么?”

  “我这是以长辈的身份教训你,你没有意见吧?有意见的话,让你爹来见我。”房无恨平静地说道。

  “没有,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杜不为点了点头,显得很恭敬,“房伯伯是我长辈,随时可以教训我,甚至没有理由都可以打我出气,我毫不介意。不过,我这次想知道,房伯伯为什么要这样做。”

  房无恨冷笑着指了一下齐昆仑,道:“这位,是我们华国的五星大元帅,齐昆仑齐大将,你刚才怎么称呼他的?!另外一位,乃是有怒火战将之称的萧破军中将,你说谁不长眼?!”

  说完这话之后,房无恨一步就走到了齐昆仑的面前来,猛然站立敬礼。

  “卑职,华东舰队司令员,上将房无恨,参见齐帅!请指示!”房无恨猛然一个军礼站直,而后冷冷地说道。

  齐昆仑眯了眯自己的眼睛,回了一礼,然后说道:“房司令不必太客套。”

  “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嘛,免得被人说我不懂规矩。”房无恨放下捶胸的拳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齐昆仑,精明的双眼当中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现场一瞬间,落针可闻。

  杜不为脑门上一下就出了冷汗,甚至对房无恨感激了起来,刚刚还好房无恨先一步让人抽了他嘴巴子,不然的话,让齐昆仑借题发挥,那问题才大了。

  陈泽荣则是吓得一个哆嗦,吧唧一声就坐倒在了地面上,嘴角都连连哆嗦,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弟弟何其愚蠢,招惹了一个怎样的敌人!居然,还给这位五星大将的侄女下毒!

  “中将萧破军,见过房司令。”破军也在这个时候敬礼,说道。

  “萧将军客气。”房无恨立刻回礼,淡淡地笑道。

  林长丰的脸色不由有些僵硬,他伸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面颊,对着一群发懵的陆战队士兵喝道:“还愣着干什么?!”

  众士兵立刻随着他啪一声敬礼,捶胸之声震得屋顶都仿佛要被掀开了一样,纷纷大吼道:“参见齐帅!”

  林长丰虽然站得笔直,但身体却是在连连颤抖,显然,内心当中已经开始惶恐不安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竟然对堂堂的五星大将,说了那些狂妄不堪的话语。

  齐昆仑随手摆了摆手,道:“稍息吧,不必多礼。”

  现场一下就显得有些寂静了起来,杜不为大步上前,微微鞠躬,道:“有眼不识泰山,刚刚是我的不对。不过,齐帅在我们清水集团的地头大开杀戒,似乎也不是很能说得过去吧。”

  “闭嘴。”齐昆仑看都没看杜不为一眼,只是冷冷两字送了过去。

  杜不为的脸色一下涨红,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堂堂清帮掌舵人,天下间有几个人敢这样对他?但他在齐昆仑的面前,还真猖狂不起来!人家是黑龙军大元帅,必要时候,甚至可以节制三军,国会赋予他的权力大得可怕。真要撕破了脸皮,也不是做不出派兵把整个清帮都夷为平地的事情来。

  房无恨对着齐昆仑一笑,淡淡道:“不知道齐帅大驾光临,是有何贵干啊?”

  齐昆仑道:“寻仇。”

  “仇人死了,然后呢?”房无恨随便踢了踢地上的尸体,收敛笑容,面无表情地问道。

  “当然是从清帮身上割点肉赔偿我侄女了。”齐昆仑依旧笑容满面,看着房无恨,说道。

  房无恨冷哼一声,道:“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主犯已经伏诛,那就应该到此为止!齐帅想动清水集团,房某人可不愿答应。”

  齐昆仑道:“你不答应又能怎样?”

  房无恨道:“那也就只有跟齐帅掰掰腕子了!”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两个军方大佬针锋相对,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上来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