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04章 阻拦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04章阻拦

  齐昆仑一路把车开得风驰电掣的,虞人坐在副驾驶上都有些害怕,脸都给吓得白了起来。s.xcmxsw.

  不过,她这一路上始终显得很安静,这让齐昆仑不由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

  很快,齐昆仑就把车开到了明珠重监的大门口来,不过监狱门口却是停着好些辆燕京牌照的公车。

  而且,把守大门的,也不再是狱警,而是一个个黑衣特工和调查局探员。

  齐昆仑的车才刚到,破军就跟着到了。

  “来者止步,监狱重地,非请勿入!”一个调查局的探长走上前来,直接冷冷地说道。

  齐昆仑面色冷漠地看着他,伸手就把证件掏了出来,冷冷地问道:“谁是这里主事的?”

  探长看到齐昆仑的文件之后,不由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站直敬礼,道:“参见齐帅。”

  破军一边往前走来,一边说道:“问清楚了,这次主事的人是孟从云那个杂种!司法署那边的态度很强硬,不肯透露更多的信息了。”

  虞人听到这里,脸色也是变了变,孟从云,那可是司法署的第二副总检察长,算是权势滔天的人物了!要知道,司法署下面,管着不知道多少部门,在司法署当中掌权的人,绝对算得上是炙手可热的人物,更何况是一位副总检察长!

  “齐帅,上面有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包括您。甚至,最高首领想要进去,都需要将申请递交司法署,然后交由国会审核。”探长的面色有些为难,轻声说道。

  齐昆仑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道:“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探长微微点头,道:“是,上面的死命令,任何人没有得到司法署几位检察长的允许,都不准进去。”

  华国的权力机构分配平衡,为的就是防止一家独大的局面,司法署这边处理这起重大案件,哪怕是最高首领想要过问,都需要经过国会的程序。

  “那我偏要进去呢?!”齐昆仑冷冷地问道。

  “齐帅,不要让我们这些跑腿的为难啊!”探长连连苦笑道,身体都不由微微发抖起来。

  齐昆仑的威名,他当然早就是如雷贯耳了。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道:“让开!”

  探长脸色一白,没有说话。

  齐昆仑道:“乖乖让开,我没兴趣找你的麻烦。我要找的人,是孟从云!”

  孟从云上次在风城的时候用手段搞莫安妮,想让莫安妮攀咬齐昆仑,不过,莫安妮宁死不从,甚至承受了长时间的水刑。也正是那一次,齐昆仑动手把孟从云给打了一顿,鼻梁都让他给撞断了,两人的恩怨,也彻底被摆到了台面上来。

  孟从云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了齐昆仑的手里,他要说不恨齐昆仑,那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多半不是孟从云在背后策划,不过,他恐怕是主动接手了这件事,就是要针对齐昆仑。

  这个探长站着没动,齐昆仑直接从他的身旁一步走了过去,不过,后面却还有一扇巨大的铁门。

  “齐帅还请止步,如果你再往前一步,那就是恶意侵犯我们司法署的权利,干涉我们的办案。”此时,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眯着眼睛,嘴上带着冷笑,对着齐昆仑进行警告。

  齐昆仑面无表情地看了过去,问道:“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玩意儿?!”

  中年男子道:“鄙人司法署三处处长,谭富。”

  破军则是低声说道:“谭家的人。”

  谭家,一门三上将的谭家。谭富,正是谭家的翘楚。

  “我侄女被你们关在里面?”齐昆仑问道。

  “不是关,而是让她配合调查。等我们调查清楚了,自然会放了她。”谭富不咸不淡地说道,“齐帅这里,没有权力管辖我们司法署的事情。所以,最好还是不要乱来得好!”

  齐昆仑眯着自己的眼睛道:“调查?还是刑讯?”

  谭富耸了耸肩,微微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孟检察长的两个儿子可是死在了齐帅您的手里。您侄女,落在他的手里,我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样的手段呢!”

  虞人急忙拉了一下齐昆仑的手,轻声道:“他是在故意激怒你,你要冷静!”

  齐昆仑转头看了虞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冷笑道:“看来你们谭家经过上次的事情,还不记得痛。”

  “齐帅哪里的话?谭富这里,只不过是秉公办事而已,可没有半点针对齐帅您的意思。”谭富对着齐昆仑笑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处长而已,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您这位五星大元帅对着干啊!”

  谭富的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但眼神当中满是挑衅,似乎巴不得齐昆仑赶紧闹起来一样。

  “齐帅,此事恐怕有阴谋。”破军低声说道。

  “我知道。”齐昆仑冷冷答应了一声。

  谭富平静道:“齐帅要想进去,那也很简单。向司法署递交申请,然后经国会审批,就可以进去了!不过,我不保证国会一定会同意,毕竟,里面被调查的人,与你是亲属关系。按照规矩来说,你是需要避嫌的。”

  虞人冷冷道:“司法署直接把人提到监狱里来审查,似乎也不符合办事的规章制度吧?”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毕竟,珍珠集团可是涉嫌侵吞转移好几百亿的国有资产!这是什么概念,我想,不用我来强调吧?”谭富笑了笑,说道。

  几百亿,那绝对是个不小的数额了。

  司法署没有走正常程序,这也正常,毕竟涉及金额过大,为了及时止损,动用紧急程序并没有什么毛病。

  齐昆仑想都不用想,这样的手笔,大概也就只有柳宗云能够干得出来了,否则的话,谁能让司法署这么配合?谁能把这个局,布置得如此天衣无缝?

  就算是上面的人有心向着齐昆仑,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干预,毕竟,涉案金额巨大,最后这黑锅齐画要是真的背下来了,参与进去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谭富看着齐昆仑道:“我若是齐帅你,现在就立刻向司法署递交申请,然后呈报国会审批,而不是站在这里浪费时间,白费口舌。你把天说破了,我也不可能让你进去!”

  “你想阻拦我,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齐昆仑缓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