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15章 寡头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15章寡头

  齐昆仑的确是将红花社的事情忘得有些干净,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一桩桩大事接二连三而来。s..

  杨玉京在当场刺死了杜元祥之后,的的确确是靠着齐昆仑的威望压得众多叔伯低头,不过之后齐昆仑离开松城,没了动静,这让红花社内的一众大佬们心思又活络了起来。毕竟,齐昆仑的身份太高了,在他们看来,齐昆仑可不一定看得上一个社团,更不会时时刻刻给杨玉京撑腰。

  为了压服这些大佬,秦牧蓉不得不出面。

  也好在是秦牧蓉在社团内有些威望,再加上自身武力值不俗,更是由老会长杨虎吞一手培养起来的,所以还是起到了一些短暂效果的。

  在五帝酒店的套房当中,秦牧蓉与一个外国男子相对而坐。

  外国男子大概也就接近三十岁的模样,金发碧眼,蓝色的瞳孔,白色皮肤。

  “呵呵,秦小姐想让我们名下的战斧帮和盘踞于北龙州的山虎社支持杨玉京小会长?”维诺格拉多夫旋转着自己食指上的一枚做工精致的白金镶钻戒指,脸上带着玩味的微笑。

  秦牧蓉微微点了点头,道:“是的,当初我们的老会长杨虎吞与战斧帮和山虎社都保持着良好的往来。我希望,这两大组织,能够把彼此之间的友谊,转嫁到杨玉京会长的身上来,这样一来,我们的合作,可以依旧继续下去。”

  维诺格拉多夫听后不由摇了摇头,道:“生意,跟谁做都是一样的。只要红花社还在,那我们该赚的钱,一分也不会少赚。”

  雪国是重工业国家,轻工业产能极其拉闸,红花社之前就与雪国境内势力做生意,国内倒腾出来的香烟、服装、牙刷以及一应的生活用具,都可以贩卖到雪国去赚个高价,而后又从雪国进口重工业物品到国内来贩卖,一来二去,赚得不少。

  秦牧蓉平静道:“我们可以出让一定的利益,维诺格拉多夫先生。”

  她的语气很诚恳,现在,杨玉京迫切需要外界力量的支持。

  维诺格拉多夫,是她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选择之一。因为,红花社的生意,大多都是与战斧帮以及山虎社合作。

  战斧帮为雪国本土的大势力帮派,听命于八大寡头之一的高夫斯基,维诺格拉多夫正是高夫斯基的儿子。

  如果能够得到维诺格拉多夫的明确支持,那么,杨玉京必然是能够真正站住脚的!要知道,雪国的一个寡头,可不单单是掌控黑帮或者经济命脉这么简单,他们同样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国际政治影响力。

  “利益,你觉得我们还需要利益么?我的父亲,高夫斯基,现在掌握着雪国国有银行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他只要随随便便动一动手指头,大把的现金就会被他从雪国人民的口袋里掏出来,流入我们的账户当中。”维诺格拉多夫玩味地说道,“说实话,这点利益,我还是真的看不上。”

  秦牧蓉的眉头不由挑了挑,她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

  与其老老实实做生意,倒不如跟国家进行博弈,以强大的经济基础为依托造成一轮通货膨胀,掏空中低层人民的口袋。

  之前雪国的货币价值极高,一元雪国货币,甚至能兑换白头鹰国的三点六刀。但是,寡头上台之后,利用各种手段掏空国家经济,恶意造成通货膨胀,导致雪国货币极度贬值,现在,一刀白头鹰国货币可以兑换到一百二十元的雪国货币。而目前,雪国工人的基本工资,也就平均一千八百元而已……可想而知,这些寡头搜刮了多少的民脂民膏。

  维诺格拉多夫缓缓旋转着手指上的戒指,脸上的笑容大有深意。

  秦牧蓉终于沉不住气,沉声问道:“那么,维诺格拉多夫先生,你需要我们红花社付出什么呢?”

  维诺格拉多夫淡淡道:“红花社虽然是个存在很久远的社团,但是,我并不觉得对我们会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秦牧蓉有些挫败感生了出来,的确,面对雪国寡头这样的庞大存在,红花社与之相比,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红花社在华国还是有些地位和影响力的,如果你愿意支持她,我们红花社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秦牧蓉试图说服维诺格拉多夫。

  维诺格拉多夫却笑着竖起了自己的食指来,微微摇晃了两下,道:“我们根本不必让红花社为我们做什么,因为,凭借我们的影响力,我们完全可以让华国政府跟我们达成合作。”

  秦牧蓉的嘴角顿时抽了抽,说不出话来。

  为了从雪国当中瓜分利益,各大国家都纷纷出手。然而,想要瓜分到雪国内部的利益,那就必须要通过与寡头合作。

  所以,现在雪国内存在的七大寡头,完全是各大强国眼中的香饽饽。

  华国与雪国的寡头在暗中也有合作,存在于雪国高原地区的大量天然气,都被寡头给廉价输送到了华国境内来。

  而他们得到的,则是华国在暗中的一些支持,让他们在雪国当中的地位更加稳固,能够捞取到更多的利益。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愿意来?”秦牧蓉挫败道。

  “当然是有我的原因了。”维诺格拉多夫笑吟吟地道,“十年前,我见过杨玉京小会长,粉雕玉琢的,很可爱。”

  秦牧蓉眯了眯眼睛,十年前,高夫斯基的权力和财力远没有现在这么庞大,为了得到更多的支持,他曾亲自带着维诺格拉多夫到华国来与杨虎吞接触。

  “我对小会长一直念念难忘啊!”维诺格拉多夫笑道。

  秦牧蓉两条眉毛微微挑起,带上了一丝丝寒气,道:“你真的很恶心,你有恋童癖?!”

  维诺格拉多夫摇了摇头,道:“我从来都不同意这种说法,在我看来,小女孩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东西。我这个人有洁癖,所以,一向喜欢干净的东西!秦小姐若是愿意把小会长带来与我一见,我可以考虑支持你们。”

  听到这里,秦牧蓉只觉得一阵恶心,甚至有些反胃起来。

  “怎么样?秦小姐?”维诺格拉多夫不慌不忙地道着,“我这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恶心的东西!滚!”秦牧蓉从嘴里冰冷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就想起身离开,却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维诺格拉多夫笑吟吟地看着她。

  秦牧蓉怒道:“你在空调里放了什么?!”

  维诺格拉多夫伸出舌头来,只见舌尖上贴有一粒小药丸,他淡淡道:“只是一些化学药剂而已,对人体没有什么危害的。”

  秦牧蓉的身体软软倒在了沙发上。

  “秦小姐放心,我对你这类的女人没有兴趣,我觉得太脏了。”维诺格拉多夫笑道,“你在这儿,我也就好把杨玉京小会长给请过来。”

  “我一定会杀了你……”秦牧蓉虚弱无力地说道,只觉得眼皮一阵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