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17章 贵客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17章贵客

  “砰!”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一下被撞开,一道人影飞了进来。s.xcmxsw.

  维诺格拉多夫定睛一看,飞进来的人,正是自己的贴身保镖,是从雪国军队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

  此刻,这位保镖的胸膛凹陷下去,整个人都奄奄一息,似乎随时会死过去一样。

  “哪个杂碎敢来坏我的好事?!”维诺格拉多夫忍不住愤怒地大吼了起来。

  “齐叔?!”杨玉京不由惊喜地喊道。

  一道高大的人影走入了室内,仿佛铁塔般的身躯给人非常强劲的视觉冲击力。

  杨玉京看清之后,不由一愣,而后感觉到了失望。

  但是,第二道人影却又立刻出现了,一身黑色的风衣,里面一套休闲西装,身材修长而又挺拔,他并没有前者那么魁梧的身材,但一出现,站在那里,整个宇宙都好像以他为中心在旋转了一般,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

  “son-of-b……”维诺格拉多夫直接扔下了杨玉京,大骂着往前走来,一下拔出了自己后腰上的手枪来,抬手就要开枪。

  不等他手彻底抬平,那高大的身躯就到了他的面前来,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

  “啊!!!”

  维诺格拉多夫痛苦地大叫了起来,手腕处传来密密麻麻的骨裂之声。

  “真是恶心。”站在后面的齐昆仑厌恶地皱了皱自己的眉头,冷冷道。

  破军二话不说,抬脚就踢在了维诺格拉多夫的裆部,接着,惨叫声戛然而止,他整个人捂着自己的裆部软倒在了地上,身体缩成一团,好像一只虾米。

  杨玉京不由高声叫道:“齐叔,我就知道你会来帮我的!”

  说话间,她就大哭了起来,显然是被吓坏了。她的心智就算是再远超常人,但无论如何,都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而已。

  齐昆仑快步走到了杨玉京的身前来,直接把捆绑着她的绳子给解开了。

  “别哭了,快到浴室里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把毛巾裹上。”齐昆仑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淡淡地说道。

  “好……齐叔你看下我姨,她昏过去了,不知道这个畜牲对她做了什么。”杨玉京擦着眼泪说道,跌跌撞撞就往浴室而去了。

  齐昆仑走回到秦牧蓉的身旁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脉搏,道:“只是昏过去了,大概是吸入了什么迷幻剂之类的东西。”

  破军厌恶地看着脚下的维诺格拉多夫,走到齐昆仑的身旁,问道:“这个杂碎,怎么安排?”

  齐昆仑的眼中也不由闪过一抹厌恶之色,觉得恶心。

  维诺格拉多夫虚弱地说道:“你们是谁?居然敢打我……难道,不知道我是谁么?”

  破军和齐昆仑都是冷眼看着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

  “我一定,一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维诺格拉多夫不由愤怒地说道,他感觉自己的下肢此刻毫无知觉,软绵绵一团,估计是被破军那一脚给彻底废了。

  “这种畜牲,连小女孩都不放过,简直该凌迟。”破军恶心道。

  齐昆仑整了整自己的衣襟,微微摇头,也觉得难以理喻。

  成熟性感的秦牧蓉,莫非还比不得稚嫩的杨玉京?这是什么畸形审美。

  “维诺格拉多夫先生!”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人,进门就是一声惊呼。

  维诺格拉多夫看到来人之后,不由松了口气,痛苦地伸手指了指破军和齐昆仑两人,说道:“卓先生,立刻,立刻派人把这两个暴徒抓起来……他们闯进我的房间里,就对我进行攻击,差点把我打死。”

  卓子君不由狠狠吸了一口凉气,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脑袋一下就大了,维诺格拉多夫是什么身份?竟然让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他这下怎么跟上头的人交差?!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动手袭击维诺格拉多夫先生?!莫非,你不知道,他是我国的贵客吗?!”卓子君立刻就大吼了起来。

  “贵客?”破军眼神一冷,“你请来的这位贵客,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犯法,难道你不知道?”

  卓子君却是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历,现在,立刻双手抱头跪下,然后请求原谅,等候我方处理!”

  卓子君是中枢组建的一个特殊办公室的官员,这个办公室的主要职能,就是对雪国寡头进行交涉。

  维诺格拉多夫到华国来的事项,都是由卓子君来负责。

  此刻,看到这位寡头家的公子被打得这么惨,卓子君不由感觉到恐惧,事后,他恐怕都逃不过问责这个环节。

  “你身为华国人,不维护自己国家公民的权利,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处理我们?”齐昆仑侧过身来,眼神冰冷,看着卓子君。

  卓子君摇了摇头,直接摸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了,沉声道:“给我把特勤组派过来,这里有两个暴徒涉嫌危害国家利益,恶意破坏我国与雪国的外交关系,必须要严肃处理!”

  “好好好,好得很,未经调查,就把大帽子扣下来了?!”齐昆仑眯着眼睛冷笑了起来,双眼当中,杀意喷薄而出。

  卓子君把手机一放,看着齐昆仑道:“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你闯下了多大的祸事,这位先生,是雪国寡头的儿子!你把他伤成这样,显而易见,这会危害到我们国家与雪国之间的外交关系。”

  “原来是雪国寡头的儿子,不知道是哪一位寡头。”破军听后,不由吃了一惊,而后皱眉说道。

  “哪一位你们就没有必要知道了,反正哪一位都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卓子君冷冷地说道。

  维诺格拉多夫咬牙道:“这两个人一定要化阉,然后再枪毙……否则的话,我会劝说我父亲,暂停输送往华国北龙州的天然气,以及驱逐在雅各布格勒市内建厂的所有商人!”

  卓子君的眼角都不由跳了跳,然后对着两人冷冷道:“你们听到了?这下,总该知道自己犯下了怎样的大错吧!”

  “错?”齐昆仑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

  他看着卓子君,声音发寒,道:“原来,这些利益,就能让你们枉顾自己国人的权利,不分青红皂白给人扣帽子?原来,这些利益,就可以让你们无视道德品格,扭曲是非对错!”